by:Hana

也喜歡做菜嗎?為什麼孫Rui會突然問我這樣奇怪的問題呢?
「我喜歡吃,也喜歡做菜。」言簡意賅地,千秋此番回應。

然而在他腦海裡,閃過的卻是野田妹每次吃飯時,那總是滿臉開心又滿足地笑臉,那陶醉的表情雖然讓他常覺得變態至極,如今想來卻也可愛萬分。
「而且,我也喜歡看別人吃了很開心的樣子...」不過最近都沒機會見到她就是了。

「開心?」看著盤裡的食物,總是食不知味的孫Rui,還真是不太能體會那所謂吃了會開心的料理,到底是生得怎樣的模樣。
不過,雖然無法想像料理的模樣,但或許稍稍可以理解這樣的心情吧?
「是不是就像看到媽媽為自己開心,也會不由得跟著高興一樣?」
從小,只要鋼琴彈得好,媽媽就會很開心,所以就會更努力的彈琴。那時的自己,不也是開心又愉快的彈著琴嗎?

「千秋,我問你一件事。」
面無表情地,孫Rui垂著頭說。

「當初我們同台演出的時候,你覺得我的演奏如何?」
呃?「我覺得很棒啊...」淡淡地漾著笑容,千秋這麼回答。
「那時,我臨時代理指揮,而且是代替指揮大師Stresemann上場...老實說,我的壓力很大。」
想起自己被託付的大任,那樣充斥著不安與緊張的空氣,彷彿還歷歷在目地凝結在眼前......



『...你是哪根蔥啊?』
『年輕人,別胡鬧了好不好!』
『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吧...』

當時,原本應該與Stresemann合作的上海知名樂團,對於眼前這個一看就是青澀未脫的年輕人竟然要代理指揮大師Stresemann上場,縱然是Stresemann的唯一弟子,卻依舊讓人難服。
那些冷然的視線、不客氣的耳語,無一不是橫亙在眼前的道道高牆。

『千秋,來一下好嗎?』笑容可掬的孫Rui,友善地邀請千秋討論演奏的細節。
『...是這樣嗎?那我懂了......』
刻意邀請千秋討論音樂的孫Rui,讓團員們也進而瞭解到千秋這個初生之犢並非白紙一張,而是也對音樂下過苦功,甚至對指揮苦練過好長一段時日,才走到今日的田地......



「...那時,幾乎都是妳幫忙解圍的。」
「雖然妳是從小就活躍在世界舞台的樂壇神童,但我確實沒想到妳竟然是那麼優秀的音樂家...」

「哪有!」
對於千秋的正面稱讚,孫Rui倒是立刻大聲反駁。
「我也從你這裡得到很多幫忙呀!」
「啊?」撇開視線的孫Rui,想起那時自己的心情。
「那次跟Stresemann的共演,其實讓我很害怕,害怕到很想要逃避的程度。」尤其是在紐約表演得到負面評論之後,對於與大師合作的壓力更是幾乎讓人要為之窒息。
「後來變成由你來擔綱指揮,其實真的讓我鬆了一口氣,只要心裡想到就算失敗也無可厚非,心情就跟著也輕鬆起來了。那時的我,拼命的想要表現出音樂,而你...」看著千秋,孫Rui的視線泛起笑意。
「而你在當時,也給了我很好的回應,讓我彈奏的非常愉快。」

「我也覺得很愉快呀!」閉起眼睛回想的千秋,如此回應。
一流的樂團、一流的演奏家,所呈現出來的音樂自然是水準之上,這樣的協調無暇,是美麗的極致體現。
「而且當時觀眾也都相當的滿意,這也讓我深受感動。」

看著千秋沈思遠眺的表情,孫Rui不禁微微地泛紅了雙頰。
-這是怎樣的感覺?
-為什麼連自己都說不出這是怎樣的感覺呢?
-好像有什麼東西從胸口就要蹦出來似地...



把手插在口袋裡的千秋,因為冷冽的寒意而把臉縮在圍巾裡頭。
「我家在前面路口要右轉,再來的路程妳可以自己回去吧?」
「嗯。」跟在千秋步伐後方的孫Rui,笑著點頭。
「要乖乖回家喔!」請別再跟媽媽吵架了。
「真沒想到,千秋也搬來同一區啊?」想到兩人竟然住的這麼近,孫Rui的內心有些開心了起來。
「下次我可以去你家玩嗎?」
「不行!」
毫無停頓的片刻,千秋在第一秒立刻拒絕。「妳想讓妳媽媽砍死我嗎?」

「那...明天中午呢?明天中午我可以去找你嗎?」
「不行。」
背對著孫Rui的千秋,仍是拒絕,只是此刻他的臉頰上,卻多了些微紅的靦腆之色。「明天...我跟野田妹約好了要見面的。」
-好久沒見到那傢伙了,不知道她最近過的好不好?
-有沒有按時洗澡?有沒有乖乖練琴?好好地做功課......
想到明天即將與野田妹見面,千秋也轉身準備離去,好靜候明天相見時刻的到來。
「再見,晚安。」


-原來...他們倆並沒有分手?
-好冷喔...
-我還以為他們是因為分手,所以千秋才會......
失落地將視線從遠去消失的黑髮背影移回,孫Rui只是若有所失地低下頭,然後獨自走回住所。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