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耐煩的小手,用力地推開了大門。

魚貫而入的女孩們,立刻打斷了盧馬列的練習。「好啦!到此為止!」
「最後的樂章下次再練吧!各位叔叔阿姨!」
「很遺憾的,你們的租用時間已經到了!」
「換人啦!換人了啦!」

身著芭蕾舞衣的女孩們,此起彼落地嚷嚷,相繼踏入練習室,嘴巴還不停叨唸著。
「這個指揮好囉唆喔!」
「每次都超過時間,真討厭......」

拿著指揮棒的千秋,兀自呆楞地站在指揮台,而台下的團員則是看看女孩們之後,又低頭看著手腕上頭的表。
「真的超過15分鐘了耶?」
「收工吧!收工吧!」
「哈哈~太專心了,沒想到竟然連時間到了都不知道啊?」

-拜託!你們明明遲到了20分鐘還敢自命認真?
-搞什麼鬼啊......
儘管一臉老大不願意地沈著表情,千秋卻只能選擇停止排練,放下手裡的指揮棒。

 「沒關係啦...今天團練的狀況還不錯。」起身收拾小提琴的Simon,背著身說。
彎身拿起總譜的千秋,只能揚著嘴角接受這番勸慰。
雖然樂團的財務依舊貧困,可是說真的,樂團的練習氣氛確實已經改變了,最近的幾次公演也表現的很順利,要是這一季可以交出好成績,就讓人更欣慰了......

驟然作響的手機,讓換裝的千秋走上前去,看著螢幕上顯示的來電者姓名。

Rui。



「什麼?忘記帶錢包出門?」
怎麼會有這種事?都幾歲了還會做這種糊塗事?

對著眼前的千秋雙手合十,孫Rui不好意思地點頭。
「嗯。可是我現在肚子餓了,你請我吃飯好嗎?」
「妳家不是就住在附近嗎?回去拿錢包不就得了?」對此感到不合常理的千秋,並沒有立刻同意。
「話是這樣說沒錯啦...」想到家裡,孫Rui就不由得低下頭。
而拉開了椅子的千秋,一屁股凳進木椅裡,仍搞不清楚孫Rui到底想幹什麼。

「...可是我媽媽來找我...我們吵架了......」
「呃?」
一想到孫Rui那個會為了女兒就隨便大吼大叫、動手打人的母親,千秋不由得也立刻跟著臉色凝重起來。
接著,趕緊拿起菜單擋住臉,深怕又天外飛來無妄之災。

「我媽媽不在這裡啦...」雖然千秋的樣子很好笑,但孫Rui一想到自己跟媽媽的摩擦,就覺得滿心煩躁。
「我會還你人情的啦!陪我吃飯嘛,千秋。」
「這種人情還不用要妳還啦!」上回孫Rui到盧馬列幫忙彈鋼片琴的事情,千秋可還沒有忘記,這回就當作對於孫Rui的謝禮吧!「不過,妳剛說吵架是嗎?」
「唉...千秋,你可以明白我的心情嗎?我媽媽的蠻橫跟不講理真的非常強硬。」
「是啊!」領教過的人,都很難忘吧?

掬著紅酒,千秋不由得立刻深有所感地點頭。看來,孫Rui的蠻橫可也不輸給她母親,才會連錢包都不帶就跑出來...



「我明明也在努力學習獨立,為什麼媽媽卻不願意放手,讓我這個女兒去闖闖呢?」
看似自言自語的孫Rui,內心想著母親的高壓對待,既是氣憤又是苦悶。
無論抗議多少次,母親卻總是恍若未聞一般,彷彿抓著求生浮木似地,怎樣都不肯絲毫鬆開手些。
「她這樣讓我真的搞不懂,當初同意讓我到巴黎留學的意義到底在哪裡了。」
臿起盤子裡的馬鈴薯塊塞進嘴裡,孫Rui儘管嘴裡吃著晚餐,臉上卻盡是不快。

「原來...妳是為了要脫離母親的控制而跑來巴黎的啊?」
端著酒杯的千秋,頓時有些明白這對母女上演的是怎樣的拉鋸戰。

-為了脫離母親的控制?不,不是這樣的...
-其實我是想要離開鋼琴,甚至去念跟音樂無關的學校,或許可以為我開啟不同的人生大門。
-可是媽媽不會允許我那樣的隨心所欲,所以我才會用『重新學習音樂』這樣的理由從美國跑到法國來。
-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停止所有音樂表演活動了......
想起與母親的關係,孫Rui的表情不由得充滿失落。

-可是...那時我在三善公寓外頭聽到了野田惠的鋼琴。
-還有,為了幫孩子撈小船,竟然會整個人都跳進池塘裡。
-那種事,我根本不可能去做的...不會,也不敢...
沈溺在自我的情緒裡,孫Rui的表情又從失落轉變為憧憬,卻又以嘆息結束。
猛一回神,才發現千秋正專心吃著他的晚餐。



「啊...好好吃喔!」仔細咀嚼著口裡的食物,千秋緩慢而細膩地品嚐著舌尖的味道。
「咦?」好好吃?有這麼好吃嗎?孫Rui的表情很是好奇。
「這個義式玉米糕很棒,真的很好吃。怎麼做的,為什麼會這麼好吃呢?」撥開玉米糕,千秋邊吃邊研究著食物裡頭的成分,究極的表情,煞是認真。
「...是杜松的果實風味嗎?」
「我做得出這種味道嗎......」
低著頭專注地解析口中的味道,千秋儼然沈醉於解開食物成分的課題之中。

「千秋,難道你也喜歡做菜?」千秋該不會跟Auclair老師一樣吧?既是美食主義又是一流廚師?
「咦?還好啦!我平常會自己下廚就是了。」
只是這樣嗎?雖然千秋回答的輕描淡寫,但孫Rui內心的負面預感,卻依舊強烈。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ydaygi
  • ><
    有新的文章了
    好開心(轉)

  • 是啊是啊!有新的文章了耶~
    連Hana自己都忘記之前寫到哪裡了,
    還得去爬自己的舊文才能接著寫下去,
    真是非常地『汗顏』啊~ >_<

    (跟著一起(((轉轉轉))))

    Hana 於 2008/10/21 02: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