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靜的環境跟獨立的感覺?

「是這樣嗎?搬家的理由只是因為這樣?」
雖然明知自己兒子不至於為這種事情欺瞞什麼,但征子仍是忍不住又一次探詢。

為媽媽倒茶的千秋,心裡仍不免嘀咕著母親為何為會這種小事特地前來?要搬家的事,也已經先以電子郵件知會過媽媽了,並不是自己貿然興起的想法。

「對啦!妳幹嘛為這樣特地來巴黎啊?!」
「我是來歐洲洽公,真一說話不用這麼大聲吧?」皺著眉的征子仍是自覺搞不懂兒子的想法,這個兒子總是這樣。「我是去維也納工作,所以才會順道繞過來巴黎。」
「...反正,每次媽媽撥電話給你時,你也只會跟我說什麼『嗯』、『沒事』那些不著邊際的話。」
征子的直接,倒讓千秋頓時不知該如何接話。

端起了茶杯就口啜了口熱茶後,征子才揮手示意千秋坐下,好讓她別得一直仰著頭說話。
「那...野田妹還好嗎?」
當熱茶的霧氣散去,征子隱藏在朦朧後的此行真意,也總算是顯露了出來。

我就知道要問這個。
「她很好啊!」避開征子的視線,千秋隨便地敷衍而過。

然而千秋那過於輕快的口吻,卻還是讓征子覺得有些詭譎的感受。
「因為她已經好陣子沒寫電子郵件給我,這讓我不由得會擔心,是不是因為你們兩個出了什麼問題?」野田妹的失聯與千秋的突然說要搬家,實在讓人很難不聯想這其間的關係究竟何在。
「沒有啊...」

摸摸自己的鼻子,千秋的語間猶是帶著些許飄忽。


「...還是老樣子啊...」
征子恰似低喃自語,其實傾訴的卻是自己身為母親對於他的閃爍其詞,所感受到的距離與敷衍。

-這孩子,明明不是沒事,卻還回答『沒有』,怎麼總是這樣慣性的敷衍自己母親呢?
-雖然或許雞婆了點、多事了些,但是真一是真的該要好好珍惜跟野田妹的感情。
-那女孩,很不一樣,尤其是對於真一而言......

「沒關係,等我自己看到野田妹就知道了。」
最後,征子如是說。

站起身,征子看著眼前已經比自己高上一個頭的兒子。
「對了,今天大家都去學校了嗎?」征子問。
「嗯,大概吧。」隨意靠在櫃子緣側的千秋,點頭回應。
「那Frank、Tania和雲龍不就全都外出了?他們幾個也已經好久沒來信,我好像好久沒看到他們幾個,不知道那幾個孩子過的好不好,暑假之後也都沒有來信呢...」


腦海裡想著盡是自己目前處境的Frank,回想起自己這一年來幾乎把時間跟心神都花在室內樂的學習上,無論是二重奏、三重奏,甚而以至五重奏,幾乎都已經體驗過不同的音樂合作。甚至在最近,小提琴的客座名師Abra,甚至還指名要他擔任班上的伴奏助理。
當然,可以被此般報以正面肯定,Frank自知自己是該要高興的,然而他只要一想幫忙伴奏時,那位老師所說的話...
 
「今天也非常感謝你喔!Frank!」下課後,收拾著上課資料的Abra說。
「我可以感覺出來,你對於各種不同的音樂都有下功夫去研究,甚至在合奏時對於他者的觀察與感受能力也非常細膩。」
被如此稱讚的Frank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只好靦腆地露出一笑。「是我該謝謝老師。」
「別這樣說,不過...你今後也願意繼續繼續擔任我的伴奏助理嗎?」斂起笑容的Abra,煞為認真地探詢。

-咦...老師的意思是說「今後」?
-得到這樣的肯定當然讓人很高興,也非常榮幸,我自己也非常喜歡室內樂,可是...
-如果一直只是在當別人的伴奏...
那麼,要到何時才能提升自己的音樂?找到以自己為主體的音樂世界呢......


轉下樓梯前,Frank意外地瞥見熟悉的兩個身影。

「今天的課程,是Debussy的作品喔...」
「Debussy?好,那麼我會在7點登門拜訪的。」
「那...要記得買上次吃的那種巧克力喔!」素來喜歡吃甜食的Auclair,帶著期待的口吻說。
「好。」
像是為了怕對方忘記似地,Auclair又急忙補了一句。「要記得喔!我要10顆的兩盒,會給妳錢的!」
原本跨不走開的孫Rui,忍不住笑著回頭。
「好~」

-這是怎麼回事?
-孫Rui跟Auclair?Debussy?晚上7點?
在還沒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時,Frank已經連忙追上孫Rui的腳步。
「Rui!」

看見Frank突然出現的孫Rui,回過頭的神色有些詫異。

「妳跟Auclair是舊識嗎?」想到剛剛老師竟然要Rui代買點心的表情,Frank就覺得內心泛著詭異。
為什麼會這樣問?「這...」
「與其說是舊識,不如說他目前在幫我進行個人教學的課程。」

個人教學?
孫Rui的回答,倒讓Frank更訝異了。

「我本來進來這裡的初衷,就是想跟Auclair老師學習鋼琴的,誰知道卻被分配到另一位老師那裡去,我沒辦法這樣就死心..所以我一直跑去拜託他好多次,硬是要老師非得收我不可。」想起對Auclair的死纏爛打,孫Rui如今想來倒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我已經打算請現在的老師同意,讓我明年能換到Auclair老師的班上去。」

-什麼?怎麼有這種事?
-之前一直以為不可能換指導老師,而且我跟Rui的指導老師現在也是同一位,他也沒什麼不好啊!
-當初我不也是因為想要跟著Auclair學琴,才會進來這個學校的嗎?
-現在卻已經全然忘記了那樣重要的初衷?

看著孫Rui因為被發現竟然有這種『秘密課程』而顯得不好意思,Frank的內心頓時百感交集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