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過頭的千秋,不意外地對上自己最不知該如何面對的那雙眼。

「野田妹?」

面無表情的野田妹,懷抱著不安地緩緩開口,好像只要這樣,就能讓自己聽到宣判的時刻此延緩到來。
「學長...你...要搬家?」
明知道野田妹一定會有情緒反應,早料到這天的千秋,仍是不知該如何啟口,只得移開了自己的目光。
「最近大家都很努力的練習,可是我越來越受不了那些聲音了,我需要一個讓我可以專心的環境...」就算野田妹絕對不會願意,但搬離三善家仍是勢在必行的一件事。

彷如重回夢境裡那個跌入迴旋梯的野田妹,只能倍感暈眩地抱著頭衝進千秋的臥室。
「野田妹!」
著急的千秋立刻跟上。



一進房裡,就看到她坐在地上,把整個人都趴在床褥裡,緊緊地埋著臉。

「為什麼...為什麼突然要搬家呢...」埋在被子裡的野田妹,哽咽又口齒不清地問。
「是因為你討厭野田妹了嗎...」
只能把過錯往自己身上攬的野田妹,內心難過不已。
「妳為什麼要這麼說?」站在她身後的千秋,內心其實全然沒有這樣的想法。
「因為...我之前都沒有來找你啊...」
手指緊緊抓住被子,野田妹自責又悲傷的背影,讓千秋看了都禁不住跟著難過。

可是...
-可是她明知道自己冷落我,卻還是不來找我?
-但是現在卻又是這麼悲傷?
「妳為什麼...這麼不想見到我?」這段日子以來,野田妹刻意的冷落,究竟是為什麼?



「因為學長彈的Bach...還有你爸爸千秋雅之...你們彈的鋼琴讓我憎恨,野田妹也想還以顏色,彈出那麼出色的鋼琴,所以拼了命的練琴!」想到這裡,野田妹憤恨地搥了千秋的床鋪。
然而回頭看著千秋的野田妹,表情卻充滿哀傷。
「可是我沒想到,你竟然會因為這樣厭惡我了,竟然還說走就走,連房子都已經找好了。」

學長怎麼可以這樣?!野田妹是那麼認真在練琴啊!
「為什麼你總是要逃走!」
「啊?我?」被女友瞪視指責的千秋,滿臉詫異。
「要是你氣得受不了,應該要告訴我才對啊!」怎麼可以這樣動不動就要離開?!

受夠了野田妹情緒胡亂波及的千秋,決定趁此機會說個清楚明白。
「就算我是因為這樣感到受不了好了,我也沒有絲毫對妳生氣的意思。」
「這並不是妳的原因!」
看著跪坐在地上看著自己的野田妹,千秋自知自己決定搬走的原因所在。
「我現在...是真的很想專心唸書。」

「妳現在不也處在這種狀況嗎?為什麼不能明白我的心情呢?」
同樣都是想要努力朝著音樂之路邁進的兩個人,不更是應該可以設身處地地,明白對方的心情才對嗎?

千秋的一席話,讓野田妹也跟著沈默了下來。



-心平氣和的談一談吧?
如此做想的千秋,先是環視了房間一圈之後,才徐徐開口。
「小時候,我曾經跟家人一起住在這房間裡好一陣子。」
「我總覺得,如果自己能夠獨立,我也應該要這麼做才對。」

-『一定要在滿月的夜裡擷取,否則無法回到這裡』...
-難道那個夢境,指的是我將因為錯過而失去嗎?
仰起頭看著眼前的千秋,背後竟然無巧不巧地正是滿月相映,皎潔明亮的銀線勾勒在千秋的輪廓上,彷彿那迷幻的曼陀羅所訴說的神秘低語。
-真的來不及了嗎?

明白千秋心意已決的野田妹,自知是無法讓他改變決定了。

「是...」還來不及低下頭,好掩飾順著臉頰滑下的眼淚,野田妹眼眶的淚珠已經
滾落了下來
「...是,我明白了。」
跪坐在地板的野田妹,沒有在說什麼,只是靜默地垂淚。

站在她面前的千秋,未曾料到野田妹竟會因為自己的離開而這般難過,這樣脆弱無助卻還故做堅強的她,是千秋從來不曾見過的一面。
畢竟就連之前離開她跟著Stresemann去世界巡演時,也不見她有這麼難捨難分過。

時間的長河彷彿在月色裡凍結,對視的兩人,眼中只倒映著彼此的輪廓......



伸起手擦拭眼淚的野田妹,明知道自己該要堅強的接受千秋的決定,畢竟他說的一點也沒錯,彼此確實是忙碌於追求各自的音樂成就當中。

-可是...
-就算是這樣,也不用相隔兩地啊...巴黎明明這麼小,學長為什麼非得搬走不可呢...
-學長難道不知道,他是我的『動力能源』嗎?怎麼可以這樣...

想到這裡,原本好不容易才收盡眼底的淚水,又隨即撲窣窣地落下,叫她只能難過地閉起眼。
帶著氣憤的心情,野田妹討厭自己這樣的脆弱,卻只能無力抑止地陷入不捨的情緒當中......

不知何時來到身前的千秋,半跪著將淚眼迷濛的她擁入了懷裡。
「妳這傢伙...我在家時,不來找我。我要搬走,又掉眼淚,實在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妳。」該說這是變態嗎?好像也不全然是,可是像野田妹這樣的女友畢竟不多吧?竟然是以『怎樣超越自己男朋友』為前進的目標啊...
「學長說的沒錯,野田妹是該體會你的心情的...」
「我們要成為彼此的黃金拍檔,不也是妳說的嗎?難道忘記了那個夢想?」

千秋的話,領著野田妹的回憶回到了河堤邊的那個傍晚......



提著購物袋的野田妹,穿著一襲學院風的紅外套獨自走在回家的河堤上。
握著手機的她,跟學長報告著自己即將前去法國留學的消息。

『...野田妹會在鋼琴上繼續努力。那樣的話,或許有一天,可以像mich和學長一樣,同台演出協奏曲。』
『千秋學長指揮,野田妹彈鋼琴。』仰望著天空的野田妹,因為思及願景的美好,而漾起無限的笑容。
『和費城交響樂團合作...我們的公演將成為史無前例的大成功,學長跟野田妹的黃金拍檔,也因此接受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演出邀請......』




「...野田妹當然沒有忘記那個夢想。」
雙手環在千秋腰際的野田妹,抬起頭看著千秋。
「我也沒有忘記。」伸手為野田妹順了順她的短髮,千秋神情認真地說。「正因如此,我們誰都不能原地踏步。」
「真一...」野田妹自知,縱然再多的不願意,也必須面對事實。

千秋的吻,落在野田妹猶沾著淚珠的眉睫,依附在他唇上的眼淚,又隨著他的吻覆上了野田妹的嘴唇,淡淡地鹹味帶著些許即將別離的惆悵,此刻已是無聲勝有聲...

只是,那鹹鹹的味道,究竟是唇上的眼淚,還是自己頰上又不自覺氾出的淚水呢?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R.FISH
  • HANA老師(舉手發問)

    最後三句話所描述的場景,真的有出現過嗎???

    哈哈哈~~怎覺得好像有『加味』了點,哈哈~~不過味道淡了點說.....哈哈哈~~>///<
  • Fish同學:

    話說...漫畫的畫面,
    只帶到野田妹的那句:「...是,我明白了。」以及跟千秋的對視。
    亦即,後面都是加料的...

    味道不夠重嗎?其實我也覺得可以再多一點...
    可是因為一牆之外有個調音師在,所以才會心有顧忌,決定還是寫到接吻那裡就放手比較妥當...>_<

    Hana 於 2008/09/30 23:11 回覆

  • YU AOI
  • Allo,不好意思,請問千秋搬離三善公寓是在第幾話啊?偶懶得找,嘻嘻…………
  • YU AOI:

    日安!
    目前所寫的進度,是在Lesson 101裡頭(亦即東立的單行本第18集)

    Hana 於 2008/10/01 08:57 回覆

  • 日文文盲
  • Hana已經寫到這裡哦!
    看這一集時心很痛呢!

    野田妹的好強
    讓她完全沒發現到千秋其實很愛她,
    連知道被她故意放著不管
    都還是很愛她

    這個調音師實在太煞風景了
    按照漫畫中千秋的衣衫不整程度
    他們兩人的纏綿程度,再繼續往下發展,大概會跑到18禁的範圍裡
    幸好有調音師在
    才讓這個漫畫維持在少女漫畫的範圍裡
    而不是成人漫畫:)
    Hana兩天之內就連發五篇
    超強創作力啊!
  • 日文文盲:

    bonsoir!
    確實,
    lesson 100 之後的各話(東立的20-21集)都很揪心,
    那可惡的曼陀羅儼然是開啟黑暗之門的毒花嘛!

    自從千秋王子覺醒之後,
    在感情上的需求層次跟付出都顯得易見,
    反倒是野田妹妹因為心繫鋼琴,
    所以把心神多投注在古典音樂的世界裡了...

    以這部漫畫目前主幹劇情看來,
    確實是如二之宮老師之前受訪所說的,
    是兩個年輕人為音樂而努力向上,
    在追求音樂的過程中又夾雜著其他元素,
    所以愛情似乎也就相對不是第一順位,
    這樣的發展(成長)歷程在巴黎篇尤其鮮明。

    哈~我倒覺得調音師很可憐ㄟ,
    有看過{角色資料書}的人就知道,
    千秋的房間平面配置是進門就是臥室,
    穿過臥室才是客廳,最裡頭是餐廳跟廚房。

    換言之,
    那位調音師根本無法偷偷先行離開,
    若他想要避開這樣的尷尬場面,
    只有爬窗或跳樓一途ㄋㄟ~~~

    Hana 於 2008/10/02 00:22 回覆

  • 日文文盲
  • Bonjour Hana
    在法國玩耍時
    常看到法國人當街熱吻
    千秋與野田妹的激情熱吻
    在法國人眼裡應該是蠻正常的,
    調音師只需悄悄退場即可,
    彈琴這一筆
    我覺得是二之宮老師的浪漫,順便暗示他們兩個人的激情,
    吊書迷的胃口,搔書迷的癢處啦!
  • 親愛的日文文盲:

    Bonjour!

    還沒聽妳說高山之行的旅感ㄟ,
    不知道這次去有什麼好玩的?
    其實我還挺想去屋久島拍世界遺產,
    可是對於得背單眼跟腳架上天下海很保留啊...

    二之宮老師在處理情人間的互動,
    確實如妳說的『曖曖內含光』,
    總是似有若無地內斂而不多做著墨,
    讓書迷們只能在看書的同時咬著自己的小手絹哪!

    Hana 於 2008/10/02 08:56 回覆

  • 我也愛攝影


  • 咳咳........
    是說調音師,這時候該識相的退場嚕 =.=+

    請讓老爺和夫人順利進行「離別的翻雲覆雨」場次。

    請隨我來 ( 小聲說 )





    導演:卡卡卡!這個路人甲是哪裡冒出來的啊?ˋˊ


    北七特助:我是全校第二名的........( 被場記毆飛 )

    ぎゃぼー




  • 特助:

    我想...
    大河內守,應該是這部作品的少數『悲情人物』吧?
    您就別KUSO他了...怪可憐的>_<

    不過在二宮老師的原著裡,
    他可是光榮接下S團...

    Hana 於 2008/10/02 23:30 回覆

  • 我也愛攝影


  • 呃......= =a

    我以為假扮全校第二名的大河內守就可以混進來說 ˊˋㄠ嗚~~



  • 特助:
    妳就報上『我是御(玉)用特助』,應該就可以所向無敵了吧?哈哈^_^~

    Hana 於 2008/10/03 15:23 回覆

  • JC
  • 人家眼淚也掉下來了. 終於看到這一段, 真是 like father, like son! 壞學長! (打定主意這次不給學長 benefit of the doubt)
  • JC:
    握手握手,
    我也會跟著劇情又帶笑又皺臉ㄋㄟ!
    不過學長選擇離開三善家,
    真的在當下讓人很感到揪心啊...Orz

    Hana 於 2009/01/22 17: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