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開家門的千秋,對於耳畔竟然盈滿鋼琴彈奏的樂音,深感意外。

這是... Alborada del gracioso(小丑的晨歌)?
獨特的節奏與韻律感所呈現出來的華麗多彩,豐富地展現著創作者所賦予的曲意。

-這個奇怪的女人到底是打哪來的?為什麼可以把鋼琴彈的這麼流暢?

納悶的千秋專注地聆聽著野田妹的鋼琴,她專注卻沈浸在琴音中的模樣,一眼就讓人能感受到她對於音樂的喜愛。

「嗼呀!哈哈......」一曲奏完,野田妹開心地大叫。
「學長老是過得這麼優渥,原來這架琴這麼早就跟著學長了......」
低低地自語完,野田妹又隨意地伸手敲擊著琴鍵。「還要彈什麼好呢...來彈An Der Schonen Blauen Donau吧!」(藍色多瑙河)

這首曲子的左手跨度比右手大上許多,幾乎是橫跨八度音的距離,沒想到野田妹卻從容不迫地彈奏著,將手指幾乎伸展到極致的寬幅。
讓許多因為手不夠大的練琴者吃足了苦頭的An Der Schonen Blauen Donau,其實是有些吃力的曲目。於是當最後一個音終於結束,野田妹不由得伸出右手按著左手指按摩。

隱身在玄關的千秋,這終於才現身。
「妳...鋼琴倒是彈的不錯嘛!」
咦?學長何時回家的?「嘰呀啵嗯!」
望向提著琴的他,野田妹才想到他今天課後還去上小提琴課,所以才會現在才回家。

「你回來啦?真一!」開心地起身,野田妹出聲招呼。「征子媽媽有煮好喝的湯,要不要喝一點?我去幫你裝吧?」
「不用了。我媽媽去哪裡了?」
雖然心裡欣賞野田妹的鋼琴,但對千秋來說,眼前的女人卻依舊是個奇怪的『姊姊』。
「她去跟某社長吃飯,說要談下個月的什麼審查會...」
「喔。」


踏進客廳的千秋,轉身把手裡的小提琴放下,不過是一轉身的時間,野田妹竟然已經端了一碗熱湯到他面前。
對於野田妹的熱絡,千秋訝異地整個人退了一步。

「我不是說不用嗎?」因為
這樣的舉動感到有些許尷尬的他說。
然而野田妹卻只是一臉微笑。
「因為很好喝嘛!是用蘿蔔燉煮很久的湯唷!征子媽媽還加了鴨兒芹提味唷,真一。」
把湯放在茶几上後,野田妹又押著他的肩膀要他坐在沙發喝湯,才又走回廚房。

「...這季節的蘿蔔很好吃,今天跟征子媽媽去超市的時候,我們買了好幾根回來。野田妹也有幫忙唷!雖然只有幫忙切蘿蔔,可是...」
喝著湯的千秋,品嚐著碗裡當令的白橙兩色的鮮甜蘿蔔,一邊聽著野田妹說話。

-『野田妹』?原來
她姓野田啊?
-湯真的很好喝...


 

觀察著似乎總是臭著臉的千秋,野田妹倒是笑著在他對面的沙發坐下。
「真一今天在練什麼曲子?」
「還是那些基本樂曲。」
對於自己究竟為什麼得在日本學音樂一事,千秋被野田妹這一問,又煩躁了起來。
「你一定覺得不是很開心吧?」野田妹那副好像什麼都能領會的眼睛,盯著眼前的千秋,嘴邊的話無意識地脫出。

-她為什麼知道?

「以千秋的音樂才能,其實應該會很不甘願吧?」
千秋緊抿著嘴不說話,只是撇開目光。
雖然眼前的千秋,表情依舊是那麼自律冷漠,但野田妹卻以向陽的白雪般融化的清新,對著千秋漾開笑意。
「不要急,走你想走的路就對了,真一。」
「雖然你總是那副驕傲又自大的樣子,可是你是天生就該走這條路的,總是那麼認真的你...」
總是那麼認真的真一...真一,野田妹好想你喔...
「什麼驕傲又自大?我哪有...」

抬起頭想反駁野田妹的形容,千秋卻意外地看著她明顯泛紅的眼睛。

不知道野田妹為什麼突然感傷起來的千秋,看著她已然斂起的笑容。「妳怎麼了?」
「雖然他老是說我是個笨蛋、是個變態,可是還是會想他...」
「妳在想妳那個未婚夫?那種人有什麼好?」
然而,野田妹卻只是搖頭。「他總是很認真很認真,雖然經常不在身邊,可是一樣為音樂努力的他,真的很迷人...就像真一一樣。」想到10年之後,眼前的國中生就會變成那樣的他,野田妹不知道該溫暖還是難過。

 


-我很迷人?

看著野田妹泛著淡淡愁緒的可愛臉龐,千秋決定轉移話題。
「我要練小提琴了。」
「真一,我想聽Beethoven的Violin Sonata No 5 In F Major- 'spring' (春)!」
本想立刻冷冷拒絕的千秋,在看到那雙盈著水的眼睛後,卻只能乖乖點頭,把拒絕吞回嘴裡。
「喔...」真是個怪人。

悠揚美妙的小提琴,讓野田妹聽得如癡如醉,一臉陶醉地很是幸福。

「再一次再一次!」一曲結束,野田妹對著站在旁邊拉琴的千秋說。
「不要,妳不要妨礙我的練習時間啦!」
「一次就好,我們來合奏嘛!」開心地跑到鋼琴前,野田妹順了一下手指跟琴鍵,對著千秋點頭。
而千秋雖然不知道眼前的野田妹,為什麼這麼喜歡spring,卻還是重新把琴身架在肩膀上,再從頭來過一次。

-雖然看起來像是在胡鬧,可是她的鋼琴真的很棒,好有活力。
-為什麼我身邊就是沒有這種高手呢?她的未婚夫,應該也是個音樂造詣很高的人吧?能被鋼琴彈得這麼好的人稱讚...

看著閉起眼睛彈奏的野田妹,拉著琴的千秋,若有所思。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C
  • Cool! 我喜歡千秋拉小提琴跟野田妹彈鋼琴的合奏. 這是漫畫裡沒有的 對嗎?
  • JC:
    有,在Lesson6野田妹因為掌握不到裡頭有出現,
    當時野田妹因為自己遲遲掌握不到Spring的感覺而去找千秋,
    千秋放了音樂CD給野田妹聽,她聽完之後懇求千秋為她伴奏一次,
    本來正在縫衣服的千秋便放下手邊的事情,邊做提示邊合奏,
    邊拉著小提琴的千秋,還在內心暗自讚嘆野田妹竟然聽過一次CD就能奏出那樣的感覺...

    Hana 於 2008/09/28 11:27 回覆

  • 我也愛攝影



  • 「以學長的音樂才能,其實應該會很不甘願吧?」

    ↑為什麼這裡會叫他「學長」呢?@@a

    剛不是已經直接叫他名字(真一)了嗎?@@a

  • 因為打太順了,
    劈哩啪啦打過去也沒發現,
    感謝指正啊!

    Hana 於 2008/09/28 11:37 回覆

  • Aki026
  • 千秋 , 很有姐弟戀的潛力.... QQ

    我好像在暗示什麼似的....囧rz
  • Aki:

    這個問題,我也有想過,
    不過千秋的個性卻又擅長於照顧人,
    若是姊弟戀好像有點浪費耶?

    Hana 於 2008/09/29 13:29 回覆

  • JC
  • 我有看動畫版, 不記得他們倆有合奏 Spring的劇情. 但是突然想到野田在日本三善家過夜時有跟千秋合奏過 (不記得曲目了) Sigh! 真人版也省略太多了(多到不合法, ㄏㄡ, 好想按鈴申告)
  • JC:
    妳說的橋段,出現在漫畫的Lesson32-33(東立的第六集)。

    大意是千秋被竹彥舅舅叫回老家治療催眠,跟他同眠的野田妹,
    因為誤接了舅舅打給千秋的電話,
    因而被他交代千秋必須帶新女友帶回家給他看...
    夜裡,千秋在音樂室聽著古典音樂,
    想起過去的回憶以及彈奏給爺爺聽的過往,
    此時野田妹打擾了原本獨自聆聽音樂的千秋,
    兩人後來就以小提琴及鋼琴共同合奏音樂。(請注意野田妹此時穿的性感睡衣>_<)

    演奏的曲目是艾爾加的『E小調小提琴與鋼琴奏鳴曲』OP.88

    Hana 於 2008/10/02 22: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