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著手提袋、披著外套的千秋,才一跨出休息室門口,就看見了那個在門外顯已久候的人。

Simon一看見千秋,也省卻了什麼拐彎抹角,直接說著自己想說的話。

「剛剛No.4是怎麼回事?你明知開頭只要稍微一不注意就會容易出錯,難道不明白發呆會造成什麼結果嗎?」

「不好意思。」沒有任何推託之詞,面無表情的千秋,只簡單地說了這樣四個字回應。

在心情尚未整理好之前,千秋是什麼也不想多說。


他未曾想要逃避自己在舞台上所犯下的過錯,然而父親的突然出現卻叫他無法理智地,以成年人應有的冷靜去面對。

 

「你到底是在做什麼啊?」

雖然跟千秋合作的時間不長,但Simon卻深知千秋對於音樂的要求有多高。今天晚上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狀況,其中肯定有問題,於是他不由得關切。

「不好意思。」千秋只是又重複了一次道歉,腳步便直直往外頭走去。

被千秋拋在身後的Simon連忙追上。「喂喂!你別逃走啊!」

「我話還沒說完耶!」

只是,縱然Simon再怎樣試圖喊住他,千秋卻腳下的步伐卻不曾稍有停頓--



是夜。
回到三善家公寓的野田妹,拿出鑰匙準備開啟房門。

然而她的視線,卻沒來由地飄向隔壁的房間,並且隨即移開步伐往視線所及的方向走去,然後又拿出另一把鑰匙,『喀』一聲地,輕易打開房門。

 

沒有開燈的房間被黑暗所籠罩,只有漫射而入的月光,微弱地勾勒著房裡的輪廓。

 

法文課本、資料、紙箱被丟了滿地的凌亂,箱子的上蓋,是被野田妹隨意丟在上頭的的圓點睡衣。床褥上,還有下午淋浴完用來擦身體的普莉語呂太大毛巾、亂丟在床上的胸罩...視線再遠一些,入眼所及,是床的凹陷。


中央的凹陷處,背對著她的方向,躺著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今天...你父親在場。」

當視線終於適應了房間裡的黑暗之後,野田妹靠著門板低低地說。她比誰都來得清楚,此刻的千秋肯定是清醒的。

「你已經知道了嗎?」千秋的身影,動也不動,一如野田妹的站姿也是。

 

不知道究竟經過多久的時間,千秋才緩緩開口。

「...我真是不敢相信。」

 「我一直認為,我跟他之間已經毫無瓜葛,對他這個人,也應該不會有任何情緒或反應了...沒想到,心裡竟然還是會存有想要表現給他看的想法...」連千秋自己也無法理解這樣的情感究竟從何而來。

-不過光是看到他的臉,就讓我失常成那樣,還造成在演出上的明顯瑕疵,就算是已經拼命想要阻止自己,卻還是無法理智的面對,,,,,,

想到這裡,千秋的情緒就越是懊惱。

 

「原來...千秋學長所追逐的目標,是跟你父親同台共演啊?」帶著一絲複雜地表情,野田妹臉上的笑意,有著少見的況味。

 「啊?怎麼可能!」激動的千秋,邊說邊坐起身,對著野田妹大聲駁斥。

「明明就是那麼一回事啊!」野田妹倒是堅持。

我跟那個人?同台演出?「怎麼可能?我跟他共演?妳什麼都不知道,少講得好像自己非常瞭解我一樣!」

「我就是知道!」

野田妹語氣裡的堅定,反而讓千秋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從何舉例反駁了。

 

「你以為我不知道每次只要《夢色。古典》的那個毛江小姐寄雜誌來給你,都會在裡頭夾著紙條給你嗎?尤其是有報導你父親的時候,更是這樣!你哪一次不是因此暴跳如雷了?」

什麼想要冷靜以對、像個成年人的樣子,根本就是學長在自欺欺人而已!

 


「那種事情...」

根本不想聽千秋解釋的野田妹,兀自繼續往下說。「今晚的你,明明就表現得很好。」

「甚至還練了鋼琴,在舞台上彈奏出那麼美麗的Bach,不是嗎?」
奸詐的學長,竟然是那麼努力的在為他的音樂準備的,不但努力地學習指揮,甚至還努力的彈奏出那麼美麗的鋼琴。

「學長...其實你已經在朝著你的目標一步步邁進...你確實沒有必要畏首畏尾......」說完之後,野田妹立刻轉身離開了千秋的房間。 

 

-野田妹......

-這傢伙到底是在說什麼?我的夢想是跟爸爸同台演出?

煩躁的千秋,懷著紊亂的心緒躺回床上,卻意外地發現被亂丟在床上的胸罩,遂伸手用力地甩向一旁的地板......

-不對。事情並不是那樣......

看著房間的門板,千秋的記憶彷彿飄回了十多年前的時間點,從門縫的光源裡,好似能隱隱地看見那時的場景--


「...你今天必須待在家裡頭才行!夫人今天不是會很晚才回來嗎?」是保母的聲音。

「我現在就要出門了,那有辦法可以照顧小孩。」彎身拿起自己的手提包,雅之一副『不要來吵我』的不耐煩。

「小孩我就會照顧啦!在家練習不是也可以練習的嗎?難道不行嗎?」為什麼非得要把孩子一個人給留在家裡不可?

「妳少來煩我!在家裡哪能讓我專心練習音樂?!」

音樂音樂,難道音樂就比家人重要嗎?「你這樣還配讓孩子叫一聲『爸爸』嗎?」

「反正我就是個失敗的父親啦!」不想辯駁什麼的雅之,只是訕訕地回應。

順著突然安靜的保母視線,雅之回頭與沈默站在門邊的千秋對視,父子兩人誰也沒有跟對方說一句話......

 

-我一直都很想早一點報復他,所以努力的練習音樂,還拼了命的去參加音樂比賽。

-但是卻在意料之外的,就算我拿了獎,他還是一眼都不肯為我這個兒子分神......

想到老師昔日在兩人分開前的那句「我們以音樂相連」,是那樣讓他心有所感。再想到父親的冰冷無情與刻意忽視,就讓千秋心裡相對地更加難受。


-或許我真的一點也沒進步......


而一牆之外的野田妹,卻也同樣地輾轉反側......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麻小吉
  • 原來漫畫裡野田妹一直說千秋奸詐是因為他默默的在為音樂努力而不讓她知道。


    漫畫固然好看
    但若沒有Hana大努力的以純文字寫出漫畫的意境,我大慨也不會被吸引到去找漫畫來看吧><


    感謝你><!!
  • 麻小吉:

    別這麼說,那是因為老師的原著引人入勝啦!^_^

    Hana 於 2008/09/25 02:17 回覆

  • fayfay
  • 千秋內心還藏著一個受傷的小男孩
    渴望父親關愛的眼神.........
    千秋雅之 有夠欠扁的!

    PS 最了解千秋的人還是野田妹啊
  • fayfay:

    千秋被老爸傷得很重吧?
    雖然嘴巴說不在乎,可是其實早就受了影響...

    因為是賢妻嘛,所以當然最瞭解親愛的千秋學長嚕~ >_<///

    Hana 於 2008/09/25 02:20 回覆

  • Aki026
  • 今天拿到漫畫21集了

    無論什麼書,還是要拿在手上慢慢看;

    才能品嚐出感覺啊 ~~~

    以上發言,完全跟這課無關....... 冏 Orz

  • Aki:
    21才剛出繁體中文版,妳就立刻入手?
    要給妳掌聲鼓勵一下,哈哈!

    請慢慢享用ㄋㄟ,
    務必要每個字、每張圖都仔細咀嚼唷~

    Hana 於 2008/09/25 02: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