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這篇文章並不是寫『折扇』-江藤耕造,而是一本書的讀後感,請千萬別誤會啊~

然頂著「紀伊國屋演劇賞」、「山多利音樂賞」等多項舞台設計大獎肯定的光環,但『妹尾河童』這位阿公的魅力,可不僅只存在於舞台設計的專業唷!今天來跟大家分享最近在看的這本書-《窺看舞台》。


因為本人是嚴重「手繪『控』」,所以只要畫的不差、內容有物的手繪書(例如《千年繁華》的京都系列、《男的民俗學》...)都會掏出鈔票搜回家!說到河童老師這人,雖然已經是個快要80歲的『阿公』,但濃厚的好奇心、專業的執著度、敏銳的觀察力,無一不是獨特魅力所在,每次看著河童的書,明明書裡就一大堆的手繪圖,卻也非得很用力的仔細看著每一條線的筆畫不可,恨不得能把那樣的手繪功力給啃進肚裡去!


已經出版15
本著作的河童老師,可說是一手畫圖、一手寫書的代表人物之一。


在老師的諸多著作中,台灣只翻譯了約略半數作品,幾本讓我非常想拜讀的主題多無譯作,例如《神戶消滅與再生
-阪神大地震的1000日紀錄》(很想找來跟《走過阪神大地震-災後重建的1000日》對照不同面向的重建紀錄。)、《河童窺探12位專業者》(非常好奇是不是類似《男的民俗學》那套書?被挑上的各種專業者,應該會有非常有趣的被窺探吧?)等等,讓我非常引頸翹盼吶!


以遠流甫出版的《窺看舞台》來說,雖然已是河童老師
1988年的作品,如今讀來卻還是覺得非常有趣,某些工作的心情與幕後的工作內容,也讓人非常有共鳴。


既然名為
《窺看舞台》,書內自然以老師的舞台設計工作做為這本書的內餡,但在其中也穿插交代與舞台設計工作中必須交手的其他職業,以及各種幕後工作的特殊體驗,一如老師說的『戲劇,乃綜合藝術』,舞台的演出,自然也就不會只有劇場設計一環了。不懂舞台沒關係,因為本來就是寫給從未看戲或不瞭解舞台幕後的讀者看的,所以也千萬別因此卻步而錯過唷!


這本書在本質上,儼然是本破解『騙術』的說明書。讓人知道原來假造的,得搞到幾可亂真、平面的,得搞到彷彿立體、手繪的,得搞到恍若照片,更別說是各種舞台上(下)所使用的機關,莫一不是奧妙所在,只能邊看邊讚嘆啊!


一開始的
〈日本是旋轉舞台的始祖〉,破題便為讀者勾勒出舞台發展的認知輪廓,以及旋轉舞台發展史、保存現況、基本技術及部分術語等基礎內容。老師還親自跑去瞭解日本最古老的旋轉舞台,並動用當地文化保存團體共同披露這座老舞台的原貌。這裡所謂的『旋轉舞台』,不一定是指整個舞台都得旋轉,轉台當然有時小到只有一兩個人站立,但也有時是部分場景設計於圓軸基盤上(只需推動圓軸就可以完成換景)、有時是整面牆可以推個半圓完全轉換(全部家具都得同時拎走),更有時是把重要場景整個搭設在軸線上,亦即是整個舞台上的景,都隨著圓軸進行旋轉。怎樣達到換景效果,卻又不會讓觀眾等得無聊?怎樣創造出明顯差異的舞台,卻又不被現場演出環境限制......


在〈騙術〉裡,老師也講述了如何「騙人」的伎倆,這樣的高超騙人技巧,可不只是舞台設計一人可完成的!老師還提到了舞台上的樹枝-畫在舞台背面的樹叫做『佈景』,但是如果是演員手上拿的樹枝就叫『道具』,因此看似相同的東西,其實完全是由不同的負責人管理或負責的!


接下來的幾篇,則是介紹了與舞台有著密不可分關係的「舞台總監」、「服裝」、「道具」、「燈光」等行業,其中對於有著「扇子的卯釘」這樣重要角色的「舞台總監」,尤其有著深入的介紹,處在『整合時代』的現在,『卯釘』可才是狠角色,被整合的專業雖然都是獨一無二,但都只是扇面的其中一片。


其實在設計的專業中,本來就是一種整合與跨域的結合,現在各自發展的所謂「專業」,其實有許多設計在過去是並進而行的!例如15世紀的藝術大師『達文西』,可不是只會畫圖,人家可也是有設計兵器的(日本有出過一整套『食玩』,就是將達文西的兵器由古圖直接做成立體玩具唷!)、20世紀的『萊特』,也不只是會蓋房子,也是既做家具設計、又發展餐具設計、家飾、地毯一堆周邊設計,讓建築由外至內的美感均以『草原式風格』統一呈現,強吧!


同樣的,河童老師其實也不只扮演了劇場的舞台設計一職,有時還要做服裝設計(別懷疑啊!),雖然在講求『整合』的現在,或許已經不需要發展自我的全方位專長,而能以主要專長做為專攻,並擁有其他高度專業設計涵養的工作者,真是叫人讚嘆不已!然而這些優秀的專業者,卻往往是觀眾看不到也感受不到的隱形人,當舞台的幕一升起,舞台便只屬於演出者所擁有。


〈誰說「特技」「機關」是邪道〉一文,非常有趣地講述了特技與機關的重要性,並且以過去完成的糖果屋爆炸(就是格林童話裡那個兄妹在森林迷路卻看到糖果屋的故事)做為案例,講述如何在舞台上製造出爆炸崩落的效果,別懷疑,每一片倒下的牆面都是被編號計算過的,可不是把牆推倒就算完成了舞台上的爆炸效果。負責推牆的人在製造牆倒下的瞬間時,負責閃光跟煙霧的人全得跟著備戰,製造屋牆倒下所引起的煙霧及視覺上的崩塌感。當然,怎樣騙過觀眾眼睛,也就成了舞台上,不可或缺高度技術了!


而〈實際的聲音、做出來的聲音〉中,則是破解各種情境聲,例如「雨聲」(不同的雨、不同的雨量所用的道具又不同)、「蟲鳴」(光是竹笛的種類就讓人覺得眼花撩亂)、「蹄聲」(還得模擬馬的脾性,不是出聲就好),更讓人有種:「坐在舞台前,還真不知道舞台後有那麼多人在拼死拼活?」的感受,每個篇章都讓人體認到舞台要呈現出的完整性,真的是非常專業的具體合作後,才能完成的「作品」!


全書的最終單元。〈請別再蓋奇奇怪怪的劇院〉,可說是河童老師以舞台設計一職對於劇場空間設計及國家相關單位提出的最佳建言!國際建築大師萊特就曾經說過,失敗的建築只能種長春藤遮掩外表,眼不見為淨-當然,這只是玩笑話,因為真正受到夢魘摧殘的可是住在裡頭的使用者!相對地,若以劇院建築來說,當然就是舞台的使用者了。空間使用上的連貫性(例如休息室是否設置於舞台附近,避免演出者得來回奔跑)、樂團席與舞台的空間尺度(曾經發生過樂團席不下整個樂團【歌劇樂團編制為60-130人】)、舞台天花板高度過低(會致使懸吊在道具的道具被觀眾一覽無遺)、有無良好動線規劃(道具進出場會不會卡住、有無垂直電梯、舞台左右的翼幕空間夠不夠放下換場用的道具),全都是工作人員的血淚史。例如著名的雪梨歌劇院與其『難用』(設計不人性)是同等著名,每個專業者接到這個場地都頭大!


實在
是本有趣的書,有空不妨可以找這本或河童老師的「窺看系列」來拜讀唷!

 


 

後記

 

大學的時候,其實曾跑到他系去旁聽(設計學院都在同一棟裡)劇場設計課好一陣子,那時光是聽到從事「劇場設計」得掌握的各種專業知能,就讓我覺得非常可怕。每一種設計,都不會只是一種單一的專業,在「劇場設計」(或舞台設計)這樣的工作,除了要有基本美學底子之外,還得瞭解結構(才不會讓舞台出意外)、照明(才可以凸顯想表達的重點)、道具(與主體佈景之間的關係),更是佩服河童老師竟可以就這樣幾十年過去啊...

 

 

很久以前,我看過一場舞,主題約略是講述有關女孩與花以及青春的故事。

在舞台側面立著一根鋼管,突兀地不時讓我移去視線。直到跳到那個橋段才知道原來是要主角繞著鋼管徘徊走位,在動作的來去之間表現內心的猶移不定--可是,當我看著手拉在鋼管上,舞去舞回又貼著鋼管上下滑動的她,卻只覺得瞠目結舌>_<說我是『澳客』好了,但那場舞的舞台設計真的只有「恐怖」兩個字!主角們在立起的假牆上行走,要做出青春的不羈感,然而人在上頭走,牆在下頭搖,讓我看的七上八下...

 

誰跳的舞蹈、怎樣的細節,早就全都忘光了,但那可怕的舞台設計,卻叫人怎樣都歷歷在目啊!

 

 

河童老師這本書,讓我想到之前做過幾場策展的點滴,下回有機會再來繼續聊這些543...(非常不好意思,這篇跟交響『完全無關』,純粹是自己想寫而已 >_<)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C
  • 是啊! 我還真的以為妳是要寫折扇仔的事呢...
    劇場, 舞台設計確實是一門大學問. 我外行人只會根據自己的直覺看喜不喜歡, 配不配劇情來評斷好不好而已. 去年看了第一部歌劇 (Opera not Broadway show), 這部歌劇 Faust 首映是在 1859年的巴黎, 戲裡有個道具鏡子之類的現代感好強, 雖然很 fancy, 但讓我失望因為覺得不符合故事的時間背景. 問一起去的同事(大學是主修音樂歷史的), 她說這叫 poetic license (又叫dramatic license, artistic license): 改變服裝, 道具或背景 設計來反應現在的時間點, 用意是要給觀眾新鮮感, 但常常毀譽參半. 對啊! 我就是不喜歡的那一半. :-P
  • JC:
    我確實有想過寫折扇的『美女與野獸』,
    清良跟黑木也都是列在想寫的人選中,
    哈哈...不過大家似乎對野田妹與千秋王子之外,
    比較沒興趣...

    道具,除了其實呈現出舞台美學外,
    反映的也是專業者的用心度與素養。
    台灣當然沒有那麼多『葉錦添』(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
    可是對自己的專業如何到位地呈現,
    我覺得卻是身為設計者該要追求的標的...

    就像我也不喜歡『某國』在修復文化資產時,
    都會把修過的部分以不同顏色表示出來,
    好讓觀賞的民眾能一眼區分兩種不同的狀態。
    妳可以說那是一種『真實性』的留設,
    可是我就是怎樣都不喜歡那種看起來像『破布』的修復方式,
    總認為就算要留設也應該只是非常小幅度的不影響外觀為原則才行...

    Hana 於 2008/09/19 09: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