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心底的傷痕,讓茉里奈頓時哽咽,卻無法辯駁。

「不都是這樣嗎?」
「不是這樣的,我相信征子女士一定有苦衷的,你也知道她因為忙著文化事業,所以得經常……
「妳不需要替他們做任何辯駁!」大聲斥喝的千秋,不耐地對著茉里奈吼。

他的怒氣,把茉里奈的眼淚也拉到了水線之上。

咬著嘴唇低下頭,此刻的茉里奈,不知道對於盛怒中的他,除了道歉之外,自己還能怎樣撫慰。
「對不起……
「不要再道歉!」
自知自己無法阻止任何人離開的千秋,煩躁卻也無力地甩甩手,丟下茉里奈,疲憊的走到陽台去。



看著千秋獨自靠在陽台抽菸的背影,茉里奈想靠近,卻又怯怯地轉身。
深呼吸一口氣之後,決定離開,好讓時間跟空間去換取千秋情緒上的冷靜。

只是,當茉里奈的手握在門把準備離開之際,另一隻手卻堅決地覆上她的手,阻止那道門開啟。
「不准走。」

想到
12歲那年,父親也是這樣悄悄的突然離開,就再也不曾踏進家門,千秋根本不願意讓眼前的茉里奈離開自己。
「就算之後非走不可,現在也不准走!」

生氣的翻過背對自己的茉里奈,千秋卻在愕然發現她臉上未乾的淚痕之際,整個人安靜了下來。「怎麼哭了?」
但茉里奈卻只是搖頭,什麼也不想多說,不想說她的心疼、不想說她的不捨、不想說她的難過,怕自己的眼淚會掉的更凶。

「對不起。」自知肯定是傷了她的千秋,只好愧疚的把她擁進懷裡。「不要走
……
千秋帶著絕望的擁抱,用力的讓人窒息,但茉里奈卻選擇對他點頭。
好,我不走,我一直在這裡,在這裡陪你……

如果這樣的陪伴,是僅能做的。



靜靜趴伏棲息的人魚公主,白晰透明的皮膚映著淡淡薄紅,柔順的長髮披散在她背上,也披散在床單上,好似回到大海的擁抱般恬靜。

那規律均勻的呼吸,直到在她背脊滑行的頎長手指干擾,才驚醒了她的好夢方酣。
「嗯」帶著沙啞的聲音,輕輕地問。
「睡不著。」
半撐著身軀躺在旁邊的千秋,低頭吻了她的額際。

「可是我想睡,明天下午還要去排練
……」帶著撒嬌的口吻,茉里奈又眷戀地閉上眼。
「嗯。」 
只是,雖然口頭答應,千秋的手卻順著脊線在光滑肌膚來回滑行,徐緩又均勻地,讓人無法漠視。疲倦的茉里奈,縱使有再多睡意,也被他的手指給如數趕光。

「不要鬧我嘛

嚶嚶抗拒的茉里奈,像隻求饒的小貓,明明沒了睡意,卻還緊閉著眼睛不肯醒。
「不行。」
「你好固執。」對著千秋嘟起嘴,茉里奈一臉抱怨,總是漾著溫柔的大眼,此刻盈滿控訴,直指千秋的不人道行為。
「我媽確實也說我很固執。」沒料到千秋會同意自己確實固執的茉里奈,頓時失笑。
「脾氣不好又固執,你這樣不行喔!是會嚇壞女生的!」一睜開眼,茉里奈就指著千秋的鼻尖指責。
「沒關係,我就是這樣。」

聞言,茉里奈只是帶著寵溺的笑,對於千秋這種性子顯然很是莫可奈何。
「唉,這傢伙還真的是非常頑固啊
「喂!沒禮貌,什麼『這傢伙』的?」撩開茉里奈的長髮,千秋故做警告地扯了她的長髮。
「啊!你才沒禮貌,不可以玩我的頭髮啦!」
終於起身的茉里奈,氣呼呼地扯回千秋手裡的髮。

「女人的頭髮是...」
 
「我爸媽,是在我12歲那年離婚的。」

千秋的話,帶著悠遠的回憶,讓茉里奈止住的溢到嘴邊的話,而將荏弱的身軀偎進他懷裡,輕輕環抱著他的胸膛。

「嗯,所以應該有記憶吧?」

其實爸爸在我的記憶裡,一直都很少看到他出現,幾乎拼湊不出什麼對於他的完整記憶,只記得他很少回來,偶爾出現也不一定會陪伴我,反而都是在練琴,好像鋼琴才是他的家人。」

 
「學習音樂本來就很辛苦,不是那麼光鮮亮麗,千秋不也是這樣日復一日地努力彈琴嗎?就算有朝一日成名了,那些四處去演奏的音樂家們,還得克服各種異文化、異環境,才能秉持著音樂的熱忱去到世界各地。」
同樣身為音樂家的茉里奈,理所當然地希望千秋能夠理解。


「我當然能體會學習音樂很辛苦,但我無法體會爸爸為什麼要拋家棄子。」

 如果家人並不需要存在,當初又為什麼要結婚,甚至生子?

 

 

 

「我想也許是因為他需要對音樂投注越來越多的專注吧?」
雖然可能會觸怒千秋,但茉里奈仍是希望他可以理解學習音樂的必然孤獨。
這樣的孤獨,並非對於生命或婚姻的孤獨,而是必須讓自己處在孤獨狀態的自我提升中,唯有讓自己能夠保持與自我比較的進步,才能超越昨天的自己。

 
「我相信千秋先生是非常喜歡音樂的,否則也不會在古典音樂界有那麼活躍的表現,更別說總是價格不斐的演奏會,他的專業演出確實無話可說……
「就算他成了世界大師,又怎樣?」

「可是……」嘆了一口氣,茉里奈卻是欲言又止。
「茉里奈,無論妳說什麼,我都不會原諒他。」

 「如果是那樣,就超越他,讓音樂帶著你跨越那道傷痕吧!不要成為那樣為伴侶或孩子帶來傷痕的人,也不要讓那道傷痕那麼顯而易見。」


如果離開已經是既成事實,就應該要去學著接受,並且讓自己不被影響。




「真一,不要再想他了,無論多愛或多恨,他都已經離開。」

說著,茉里奈溫柔地伸手摩挲著他的臉,然後貼在耳畔吻上他的耳垂,想挑起他的熱情。

然而千秋卻拉下茉里奈的手,與之交疊緊扣,決定接替接下來的主導權……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star
  • 18歲的千秋真是太成熟了....(那時就會抽菸了?)
    話說,他那時應該認識彩子了吧?....哈
    大家都離開他,只有nodame死賴著不走~~呵呵
  • star:
    是,彩子與千秋高中就開始交往了,
    所以請把她送去墨西哥吧~
    (請比照『谷岡老師』模式處理OTZ)

    Hana 於 2008/09/14 22:19 回覆

  • 南國玫瑰
  • 讓人羞紅臉的一篇呀~
    為什麼 我有一種偷窺千秋私密生活的感受呢
    接下來的主導權.....(臉頰發燙><)
    看來已經沒有南國玫瑰出場的餘地了.......(明明是我先抱到的呀~不甘~)
    低頭...漸行漸遠............
    PS Hana的進度好快 要一次寫完嗎?
  • 南國玫瑰:

    私密?千秋沒露點,安啦!

    (應該可以今晚寫完啦...因為這樣那樣,所以進度應該可以...您真是激起了我的短期集中力>_<)

    Hana 於 2008/09/14 22:45 回覆

  • Aki026
  • 看完這篇,怎麼臉部雙頰會有熱熱的感覺呢 ??

    呃.....千秋王子要好好向老師學習唷 !!!這樣以後才能對野田妹妹【這樣又那樣~~~~】。記得要溫柔對待小野田唷 !!(發花癡ing....)

    哈~哈~
  • Aki:

    這樣那樣...
    嗯,千秋王子要跟著老師好好學鋼琴唷!
    以後才可以教野田妹彈好鋼琴嘛!
    (↑故作無辜清純)

    Hana 於 2008/09/14 22:46 回覆

  • star
  • 這的千秋真是熱情啊!什麼禁慾派是騙人的.....
    照道理,千秋看上的都是氣質+知性的美女~~
    看來nodame真是打破+帶來千秋很多不一樣的世界阿~呵呵
    看這camellia時我都會不小心想到nodame....真不好意思....
  • star:

    あの...
    千秋本來就是外冷內熱嘛~(汗)
    千秋看上的確實應該是跟他同樣追求極致的氣質美女(棋逢敵手?門當戶對?),
    野田妹絕對是千秋身邊唯一一位這樣特殊的『女性』...

    但...換個角度,女性不是有氣質有知性,就有千秋這種男人追ㄋㄟ,畢竟無論是千秋真一或玉木真一,都只有一個而已啊...>_<

    Hana 於 2008/09/15 01:54 回覆

  • 我也愛攝影


  • 這裡的學長應該是有戀母情節......(瞇眼)



  • 所以...
    意思是只要比學長『老』,就可以吃得到嗎?(開始拿起餐巾圍脖子,呈現預備開動狀態?>_<///)

    Hana 於 2008/09/18 00:18 回覆

  • 我也愛攝影


  • 哈哈!那我也要磨刀霍霍向學長 XDDDDDDDDDDDDD



  • 『向學長』就好...
    請不要『磨刀霍霍』,
    因為他大爺要是不高興,
    可是會對女生過肩摔地...

    Hana 於 2008/09/18 09: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