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過個十年,千秋將會成為怎樣的男人呢?

看著垂下眼簾,視線盯在琴鍵上的他,那似扇的黑睫、有神的眉形、如雕的鼻梁,讓茉里奈忍不住在凝視中陷入沈思。

-真是的,明明是來陪他練琴,怎麼可以心猿意馬?

-他可足足小了自己九歲之多,而且還是征子女士的兒子。

伸手撩過長髮的茉里奈不禁暗暗嘆了口氣。

 

還記得兩人第一次碰面那天……

 

自從確定每週將安排三次練琴課之後,千秋就在等待跟老師開始正式上課的那天到來。

 

然而直到打開門看見茉里奈的那一刻,千秋才突然想到,媽媽好像沒說她找來的竟是這樣出色的氣質美女。

 

她穿著一套連身的粉紅色連身裙,胸前的縐折別著一顆立體的米色山茶胸針,呈現成熟卻又甜美的獨特閨秀氣質。

而那些許棲息在胸前的長髮,更是吸引千秋的視線一路而下,直到發現她那頭帶著些許弧度的長髮,竟是蓄至及腰的長度。

 

「不好意思,我是吉原,請問……」帶著客套的笑容,吉原對折眼前穿著白襯衫的年輕男性說。

「老師您好,我是千秋,最近要多麻煩老師了。」

 

-什麼?他是千秋?

-可是他一點也不像是個剛要上大學的十幾歲孩子啊

雖然內心不免感到詫異,但吉原只是維持著表面的微笑,並且對千秋點頭示意。

 

與其說是為千秋上課,其實倒不如說是陪他練彈。

 

聽征子女士說,千秋從三歲就開始學琴了,到現在也不曾間斷過鋼琴的彈奏,只是由於高中選擇主攻小提琴,因而在過去三年的重心也就相對以小提琴為主。接下來的大學學程裡,因為千秋打算就讀鋼琴科,於是才有了利用暑休加強鋼琴的想法。

 

不過,因為學生的基礎不差,所以也幾乎不需要花上什麼時間去磨他的基本功……

 

 

 

當琴聲停歇,千秋轉頭仰看著站在自己身旁的茉里奈。

察覺千秋視角的茉里奈隨即了坐下來。

掌握的比之前好多了,千秋要記住這樣的感覺音樂既然是藝術,自然不會只是強調一種絕對正確而已。我們今天來練StraussRosen aus dem Suden(南國玫瑰圓舞曲)吧!」

「要彈Walzer?」

「這種季節,很適合在晚上吹著風跳Waltze,應該會非常舒服吧?」圓舞曲跟樂曲的本質都帶著些許浪漫氛圍,差別只在於夜曲相較於圓舞曲更顯得輕柔且短小。

 

對於茉里奈的浪漫想像,千秋倒是沒有太大意見,因為他只關心自己的鋼琴能不能彈奏出理想的音樂而已。「也許。」

 

把琴譜放到千秋面前之後,茉里奈開始為他講述首曲目的創作背景。

 

Rosen aus dem Suden(南國玫瑰)這首曲子,跟Emperor(皇帝)、Blue Danube(藍色多瑙河)並列為Strauss的三大圓舞曲。這首曲子是Strauss為輕歌劇《女王束帶裡的手帕》中的音樂編寫的,氣氛清新又夢幻動人。」

「我們先放來聽聽?」從茉里奈手裡接過光碟的千秋,立刻照辦。

 

 

悠揚的Rosen aus dem Suden旋律,帶著豐富的節奏感,旋即迴盪在整個房間裡。坐在沙發上閉起眼睛的茉里奈,一邊跟著音樂點著節奏,不時還提醒著千秋要注意聆聽的樂段。

 

而另一張沙發上的千秋則是看著譜聽音樂,透過視覺與聽覺的體驗,感受這首曲子的音樂之美。

 

「這首曲子是小快板的節奏你聽,序奏的緩慢,其實是為了跟後面的快版做出對比的刻意編排。」

「這裡要漸強,你聽啊,這裡是一連串的琶音」雖然閉著眼,但茉里奈洋溢在臉上那帶著幸福的笑容,卻不比華麗燦爛的圓舞曲有絲毫遜色。

「嗯,這個部分的切分音很清楚。」千秋說。

「確實。這段也是,剛剛我們聽到的DoDoRe處裡方式,是Strauss很喜歡的方式喔!前面先用兩個相同的重複音以同等音長排列,然後接著從第三個到第五個音就安排較短或者長度不一致的短音,這樣的音樂也譜出了屬於Strauss的夢幻感

睜開了眼睛的茉里奈,走到千秋旁邊坐下,指出幾個她所說的編曲方式,讓千秋在學習鋼琴的同時,也能掌握到一些基礎樂理。

 

「這裡用rit處理?」

指著樂譜上的某個小節,千秋轉過頭對茉里奈提問。

「對,這跟序奏放慢是一樣的道理。你看,因為後面從這裡開始又是逐漸加快的旋律,所以在這裡就刻意放慢,這樣的安排更能引導出後面樂段逐漸到來的高潮。」

「原來如此……

 

「我們來跳Walzer吧?」

突然起身的茉里奈,笑著抽走千秋手裡的琴譜。

 

千秋在驚愕了一秒之後,頓時笑了出來。

「喂!妳是來教我鋼琴的耶!」這個老師真是一點都不像老師。

「可是聽到Walzer怎能不跳舞?」茉里奈理所當然地問?

 

茉里奈的問句,讓千秋倒也失笑。

確實,聽到華爾滋,豈有不跳的道理?而且拒絕女性的邀舞,好像也對老師太失禮了?

 

雖然總是看似冷漠寡言,但此刻的千秋卻收起笑意。
帶著些許臉紅地,對茉里奈帥氣的張開了雙手。「來吧!」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我也愛攝影


  • 請問.................

    「我們來跳Walzer吧」時,學長有沒有......









    嘴翹一邊然後翻白眼?!XDDDDDDDDDDDDDDD





    對不起,我是來亂的Orz.........



  • 果然...特助是KUSO路線的!(跪)

    Hana 於 2008/09/14 04:17 回覆

  • fayfay
  • 隨著千秋敞開的雙手
    我也不禁跟著說---來吧~
    搶在茉里奈老師前面,飛奔到千秋懷裡~~
    千秋: 妳.....妳是誰?
    fayfay: 我.......我是南國玫瑰~~(<--拖出去!)

    非常美麗恬靜的故事
    期待看到更多!^^
  • fayfay:
    嗯...因為腦海只先想了架構,結果發現好像掘了墳墓...
    希望這篇偷情日記(24hr生出來的,勉強算日記吧?)
    以不超過10集『為原則』。

    Hana 於 2008/09/14 22: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