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上拎著購物袋的千秋,朝著野田妹的方向走了過來,臉上的表情顯是久候地不耐。

「真是的,排練的時候,妳為啥一直在二樓鬼鬼祟祟?」
「咦?你發現啦?」
自以為把自己給藏得很好地野田妹,對此倒是深感意料之外。
「當然!尤其是那頭髮!」沒好氣地千秋如此回應。「妳以為那樣就叫做藏起來?」
野田妹今天綁的瀏海,一整撮翹地老高,想要不發現她都很難!

「可是我有喬裝呀!」摸摸自己的頭髮,野田妹說。
有喬裝?那還真是完全看不出來!「請問妳是哪裡有喬裝了?」
「我裝成柔道國手『小柔』呀!」
「拜託!」這種話竟然自己還說的出口?

受不了野田妹的千秋,於是轉身就走。
「學長~」趕緊衝上前去的野田妹,自是不會乖乖被千秋拋在原地。


兩人並肩走了一小段之後,千秋才若無其事地詢問起她今天來聽排練的感想。
「那...分部練習的情況怎樣?有沒有學到什麼?」
勾著千秋手肘的野田妹,仰起頭看著他。
「嗯...」

走到塞納河邊的長椅落坐之後,千秋從購物袋裡拿出一些東西,野田妹這才明白原來學長是好買了兩個人的晚餐。
嘴裡咬下夾著乳酪和萵苣、番茄青蔬,還有火腿的麵包,吃在口裡真是讓人不禁覺得,幸福怎麼能這麼簡單的到來呢?

「協...協調......」含糊不清地,野田妹連吃了幾口之後說。
「那個樂團首席,說了這樣的話。」
「啊?」不明所以的千秋,只是狐疑地看著野田妹。
「那是一場袖口與世界取得平衡的協調,所奏起的和諧。」仰看著天際的野田妹說。
「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啊?」

看著夜空的野田妹,那副認真的模樣彷彿要把視線穿透雲朵地,幾乎像要探究清楚銀河的真貌似地。
「那種感覺啊...就好像是在講述整個宇宙的樣子!」



「宇宙?」

雖然野田妹講的七零八落又沒重點,但坐在椅子上的千秋,卻發現自己竟能夠領受到野田妹想要表達的內容。

「我想..那應該是Boethius或者Guido of Arezzo所說的話。」
那是啥東西啊?野田妹真的聽不太懂呢!「Boe?」

「...那是在一千五百年前,為了瞭解神所創造的世界的調和性,進而發展出來的學問。是天文學、幾何學,算術和音樂,這四個學門的學問也被統稱為『四藝』。」視線投注在不知名地遠方,千秋緩緩地以他好聽的嗓音說著。
「四藝?幾何學、算術...光是聽就讓人頭昏腦脹了!」

「一開始的時候,音樂是指具有協調特性的本質原理,理論性地研究其中的真實調和,才被視為『音樂』。」
「原來『音樂』是被這樣定義的?」哇!千秋學長怎麼學識也這麼淵博?
「嗯.....在中世紀的時期,熟知音樂理論,並且『能以理性的力量專心對音樂作品做出整體判斷的人』,才能被視為『音樂家』。」頓了頓,千秋的視線瞥向野田妹確定她有沒有聽下去的興致之後,才又繼續說了下去。

「所以那些吟唱及演奏音樂的人,充其量只能是『Cantor』而已。」
「什麼是『Cantor』?」野田妹緊接著問。
「傻瓜,那就是『Cantabile』的語源啊......」千秋悠悠地說著,也看著眼前的野田妹,總算是浮出了豁然開朗的表情。

Cantabile,正是『如歌的行板』

「原來是這樣啊...」雖然似懂非懂地,但野田妹卻覺得自己似乎因為千秋這席話,更接近、瞭解音樂的初始狀態了。

仰起頭的千秋,看著落在河面上的星斗,做了一個深深的呼吸。

-這真是個夜風徐徐的夜晚啊!
-包羅萬象的宇宙,或許會讓人感到頭昏眼花,渺小沒關係,知道自己的座標就不會迷。
-不過正因如此,我現在也要仔細找出這個樂團的『協調』......



「Tempo primo!」(Tempo primo,回到原來的速度)
「這裡的三連音必須要每個音都用Marcato來表現!」Marcato,強音)
揮舞著手中指揮棒的同時,千秋專注地引領盧馬列的團員將音樂掌握出完美的和諧。

而同樣趴在二樓的野田妹,聽著在千秋的指揮棒下,逐漸被串在一起的音樂,也不禁跟著揚起嘴角的笑。

好不容易結束了排練,團員紛紛拿了東西就沈默地離去,絲毫不似過去的熙嚷,大家只是疲憊地想快點離開。
看著此番鴉雀無聲的後台,黑木很是訝異。生活的疲憊,似乎侵蝕著樂團裡的每個人......繼續這樣下去,真的行得通嗎?



「下禮拜練習這兩首吧,阿泰!」拿著新譜,黑木的老師說。
「沒問題吧?」
「嗯...」沒問題,才有鬼勒!

-法語以及音樂史的複習,還有樂曲的練習...
-對了,差點忘記還得做簧片、打掃房間、洗衣服...
疲憊的黑木趴在床上想著自己手邊該做的工作,但身體卻累得爬不起來,只想好好休息。

「好累......」
-算了,晚飯真的懶得煮......
-不然做簧片就好,其它的下次再說......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我也愛攝影


  • 聽著千秋老師講述著樂理.......



    我也昏昏欲睡了XDDDDDDDDD



    晚安~ (啾)

  • 振作啊!特助~
    不過昨天我也是樂理寫完也昏了,
    後來該寫的東西沒進度,就去爬山了...(枕頭山)

    Hana 於 2008/09/06 13: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