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所有團員紛紛就定位之後,首席Simon拿著小提琴站起身,對眾人奏起中央A(La)的標準音。

虛臾,練習室裡便響起所有樂器各自調音的樂音。

(中央A:並非所有管弦樂團調音均以此音為基準,但在基本上為了統一音頻,多以此音為基準,亦可見於中央A或440HZ以上之基準音,如大鍵琴即多以C音為基準音。)

深著黑色襯衫的千秋,在調音結束之際,緩步走向指揮台。
正面著所有團員的他,將雙手擱在身前交叉,站的一身筆直。

「我是本季開始擔任常任指揮的千秋,請多多指教。」
雖然之前已經跟盧馬列合作過一次,但今天畢竟才算是第一次以常任指揮的身份出現在盧馬列,因此千秋還是決定重新自我介紹一次。

「我們先從William Tell Overture的序曲,『黎明』開始吧!」
說著,千秋揚起了手裡的指揮棒。



這首曲子,主要是為歌頌英雄William而做,因此曲間既是渾厚低沈,又是悠揚如歌,最後並以管樂齊鳴將整體樂曲帶入撼動人心的高點為告結。

樂曲甫始,便是由大提琴的獨奏揭開序幕,接著才緩緩帶出木管及弦樂部的音樂。

「首席,最高音的Si,必須要讓氣氛繃的更緊張些。」
側過頭看著大提琴首席的千秋,樂曲才開始沒多久,就給了首席一個下馬威。
接著,他又轉向隔壁剛招募進來的第二大提琴。
「第二大提琴要小聲一點,聲音壓到第一大提琴了。」
話還沒說完的千秋,目光又掃向其他大提琴演奏者。「聲音要整齊才行。」

千秋雖然語氣說的徐緩,卻讓人人都感覺得到凝結的空氣。

「這裡必須用Re消除Fa的緊張...第二跟第三大提琴的音,從Fa往Si進行,但必須要想像為從Fa進行到升Re......」千秋對於音樂的細膩要求,讓大提琴演奏者紛紛如履薄冰地集中心神,以呈現出千秋所要的音樂。

靠坐在指揮台上的高腳椅,千秋示意大提琴的演奏必須從頭來過。

「好,那就再來一次。記得,合奏必須呈現出具有協調感的音樂。」
樂曲行進間,千秋仍一個小節一個小節地操兵,讓團員們也不敢有絲毫懈怠。「注意音量的平衡!」
「這裡必須更纖細一些!」



好不容易來到了定音鼓出現的小節,才剛響起鼓聲,千秋的凌厲視線馬上掃了過來。

「定音鼓,弱一點!」
「好...」正當演奏大提琴的團員想鬆口氣,千秋卻依舊揚著指揮棒「好...那大提琴的合奏部分,現在可以重頭再來一次。」

-什麼?又是大提琴?
一旁待命已久的小提琴演奏者紛紛睜大眼睛,明明好不容易等到弦樂部就要一起登場的的小節了,結果千秋又回頭去磨大提琴的部分。

其他的團員們,不免也有些許錯愕。
-怎麼一開始就一直練大提琴的部分?
-『黎明』啊...看這種陣仗,黎明根本就還沒來吧?



而曾在R★S與千秋合作過的黑木,雖然比起其他人多了與千秋合作的經驗,看到眼前這種狀況,也只能暗自喂嘆『魔鬼千秋』真的一點都沒變,團練還是一樣高壓嚴格、音樂還是一樣要求細膩,磨人的功力也是......

-我也不能掉以輕心。
-今天要用到的Cor Anglais,我雖然已經有練習過,但還是很不安啊!

好不容易終於樂曲又繼續向前推進,中提琴、小提琴陸續加入演奏,千秋對於指揮的指示卻依舊有條不紊地出現。
「從一開始的PP,就必須做出表情!」
「中提琴!小聲一點!」
「木管木管!斷音不只要俐落簡短,還要營造出讓聽眾期待下一波高潮的音樂!」
「再來一次.....」

憂心忡忡的黑木,翻動著樂譜的手有些不安,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手錶又走了一圈,讓他很是擔心自己會趕不及傍晚的課。



「野田惠!」
「咦?」
還不知眼前究竟是何方人物的野田妹,立刻被一位讓人覺得眼熟的年輕男孩擁在懷裡。

「野田惠,妳最近好嗎?」幾乎與野田妹身高差不多的男孩,開朗地熱情問候。
嘰呀啵!好熱情的法國人!「你你你是誰?」
「我?我是Ruka呀!?」

「Ruka?」可是印象中的Ruka明明就是個小孩啊!
「我在這三個月裡,突然一直長高耶!應該很快就會跟野田惠一樣高了唷!」男孩很是開心地對著野田妹說。
「哇...」好像真的耶,Ruka似乎連聲音都少了些娃娃音。

興奮的Ruka,還拉起了野田妹的手,以掌心對掌心的交疊比劃。
「妳看!我的手也在長!再過一陣子,等我的手指長的更長之後,我就可以彈更多曲子了!」想到可以接觸更多音樂,就讓Ruka止不住滿懷欣喜。

開心的轉身離去前,Ruka又回過頭。
「再見啦!下課後,咖啡廳見!」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