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哈哈哈
好平凡的海報!」
 

半掩著嘴的優子,難忍得意地看著櫥窗裡被並列的兩張海報,忍不住發出高分貝的尖銳笑聲。

有別於主打感性路線的白王子Jean,海報上的黑王子千秋,不但穿著三件式正式西裝,連動作也是正拿著指揮棒的樣子,整體構成幾乎與其他音樂會海報無異,不似Jean的搶眼。

Jean,我們贏了!」連海報都印的比蝶尚小張,真是太寒酸了吧?

「不,我覺得千秋的海報很正常啊?優子」覺得自己的海報反而多了些煽情意味的Jean,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反正我們贏了就對了,啊哈哈哈……揚著笑聲的優子,為此依舊深感開懷。



「請。我們是盧馬列管弦樂團,請多多指教。」

以手肘挽著小藤籃的野田妹,邊發送面紙邊對著路人不斷打著招呼。
面紙的正面塞著盧馬列音樂會的小卡, 是在日本街頭經常做為發送廣宣的手法之一。
「咦?免費贈送?」拿到面紙的路人好奇地問。
「是的,請您收下。」帶著笑容的野田妹,立刻點頭。
一旁的Tao也努力的發送面紙給過路的行人,由於少見這樣的情況,頓時就將活動訊息發送出去不少對象。

當然,以盧馬列的經濟狀況而言,自是沒有多餘的預算可支應這樣的花費,因此為了達到將音樂會訊息能更機動的傳播效益,便將活動海報縮小,然後將省起來的經費印製小卡夾在面紙裡發送,也透過小卡進行會員的招募活動。

當然,這都是野田妹利用日本獨特生活文化的經驗跟Tao共同討論出來的戰略。



「...蝶尚跟盧馬列似乎開打了?兩個管弦樂團都非常努力的宣傳。」
「對啊!以前好像沒這樣大幅宣傳ㄟ,是不是因為都換了新的指揮,所以也改變了樂團的營運方式?」
「會不會是因為營運不善......」

「我有拿到盧馬列的面紙唷!」
「我也是,那位指揮雖然看起來年輕卻很帥氣,到時候去聽聽他的音樂吧?」
「好啊!我也正想這樣建議,反正很久沒去聽古典音樂了......」

經過巴黎街頭的民眾,看著四處張貼的不是盧馬列就是蝶尚的海報,不禁也議論紛紛了起來。



9月--

喝完水杯裡的最後一口水,千秋便起身準備出門。

「妳啊...究竟有沒有在練琴?」雖然常看到她跑到盧馬列辦公室,卻不像以前是為了送便當,而是老跟Tao在忙些有的沒的。
「當然有啊!而且野田妹也是今天就要開學了耶!」
那是因為學長老在上演『離家出走』的戲碼,所以才會不知道野田妹到底有沒有練琴。

「有就好。」拿著盤子走到流理台的千秋,自知自己現在實在沒時間像以前一樣陪著野田妹練琴,畢竟身為菜鳥指揮,還是得多花點時間在工作上。
「對了!今後不許妳進出樂團的辦公室。」
學長是惡魔!為什麼不准野田妹去?「嘰呀啵~」

-要這傢伙到巴黎來,可不是要她為了來幫忙樂團發面紙或做宣傳的,要是任由她這樣下去還得了?
-學校開學之後也應該會更忙,不要讓這傢伙再去也比較好......
拿起掛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著裝的千秋,內心暗自打算。

整理好衣領後,千秋拿起了手提包。「我要出門了,盧馬列也是今天開始進行團練。」說完,便轉身往外走。

卻在千秋打開房門正準備離開之際,被野田妹從背後拉住了身子。
「啊!學長等一下嘛!你忘記一件事了!」
忘記什麼?

「Je taime~」嘟起嘴唇的野田妹,想要一個情人的吻。
「不需要。」困窘的千秋,立刻拒絕。
「但是我需要。」伸手拎起千秋的襯衫衣領,野田妹可沒打算放過他。

「喂!妳剛剛有吃納豆耶!」視納豆為天敵的千秋,連忙退開身子,絲毫不敢讓野田妹接近自己。
「野田妹剛剛有用茶漱口了!」
這廂嘟起的可愛紅唇,儼然非得從親愛的千秋王子唇上得到滿足不可。
「不要啦!納豆會有味道。」
伸手推開野田妹的臉,千秋紅著臉仍是抗拒,一想到納豆就讓他全身發毛。
「不會臭啦......」墊起腳尖的野田妹,已經整個人偎進千秋懷裡。
「不要啦!」索性別開臉的千秋,絲毫不肯放棄掙扎。
「野田妹不管......」

「喂!有必要大清早就上演這種火熱嗎?!真的礙眼又討厭!」
那明顯帶著不客氣的語氣,讓千秋跟野田妹都轉過頭。
「Tania?」千秋很是詫異。
臉被千秋的手給罩住的野田妹,從他指縫間也看到了令她非常訝異的Tania。



「因為我變得太美,所以讓你很吃驚嗎?」拎著垃圾袋的Tania,一雙修長的雙腿包覆在貼身的熱褲下,低胸的背心依舊傲人地吸引男人目光,腰際的弧線更是鮮明地叫人無法漠視那道S型。

「哇...好辣。」也提著垃圾袋下樓的雲龍,情不自禁對著Tania的背影說。「可惜竟然是Tania。」
「妳的肚子拉的那麼嚴重喔?」一旁的Frank說。
有關野田妹的毒咖哩事件,雲龍跟Frank剛好未能恭逢其盛,都是聽長田轉述而來的,因此也是剛看到當事人之一的Tania。

「是減肥!減肥,OK?」拉肚子拉那麼久,不出人命才有鬼勒!
「因為那時病倒,發現自己好像有變瘦,所以就乾脆一鼓作氣減肥,沒想到竟然可以瘦下這麼多。」哼!男人們,小心了!我這尤物其將征服你們!

看著眾人那驚訝的目光,Tania誓言這次非得找到火熱的愛情不可!
「你們看著吧!我一定會釣到一個前途無量又有錢的男人!」


看著趾高氣昂提著垃圾袋下樓的Tania,野田妹仰起頭對著千秋笑了。「學長,太好了,Tania好像真的痊癒了耶。」
「還說別人,妳自己是不是也應該要去把垃圾清一清啊?」敲了一記野田妹的頭,千秋警告地說。
「唉唷...」

-新的學期啊......
-進入職業音樂界,首度受命指揮自己的管弦樂團。
-我也要用嶄新的心情好好迎接挑戰!
仰起頭看著巴黎晨間街道,那充滿朝氣的陽光,彷彿也在為此刻的千秋打氣。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