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Polo帶著Basson現身在木管徵選會的會場時,令所有在場者都訝異地瞪直雙眼。

固然盧馬列過去這一百三十幾年以來,都是使用Basson,但這次在徵選之前就已經決定要改用Fagotto了。

既然如此,為何Polo卻還是帶著Basson前來?難道他是故意的?

「請多指教!」
帶著惡作劇地笑容,Polo對著千秋說。而在他身後準備以鋼琴伴奏的,則是他的母親。
「那是Basson吧?」
「奇怪,明明說是要招考Fagotto,為什麼這個人卻......」團員們果然竊竊私語地說。



法式的Basson與德式的Fagotto,看似相近,實則各異。

比起按鍵較多,完整度高的Fagotto,Basson的構造從巴洛克時代迄今就不曾有什麼變化,按鍵較少,演奏者的控制技巧更為困難,但其明亮的音色,與豐富的表現力,卻是最大特質。

-可是現在全世界的管弦樂團主流,都已經傾向使用Fagotto,採用Basson的反而只剩下法國的部分樂團,以及部分個人演奏者。
-而且盧馬列這一季已經說好要開始跟著改用Fagotto了......
-但是Polo卻依舊選擇帶著Basson前來。
聆聽著Polo的演奏,千秋擔心的不是他的演奏技巧,而是對於Fagotto與Basson的爭議。

只是,Polo的演奏固然無法挑剔,但台下卻是耳語不斷。

「沒想到Fagotto組竟然會出現了刺客,不是說好要招考的是Fagotto,為什麼這個人卻還是帶著Basson來?」
「怎麼這麼多個人色彩濃郁的人來應考?一下是小提琴組的那個怪人,現在又是這個硬要用Basson來考Fagotto缺的人......」
「別說了,真的很怪啊......」



當Polo的演奏一結束,台下的Fagotto首席立刻提問。
「你應該知道,我們招考的是Fagotto,不是Basson。假如你有機會順利進入盧馬列,是不是可以考慮改用Fagotto?」
「完全,沒打算。」Polo倒是明快地一口拒絕。
這哇哈哈...果然如此。「那很抱歉,你失去資格了。」Fagotto首席毫不留情地立刻宣判Polo出局。

「不,其實我覺得用Basson也是無妨的。」
Simon突然插嘴地說。

「為什麼?不是說好改為Fagotto的嗎?」首席狐疑卻也不滿地直問。
「盧馬列一百多年以來,不都是用Basson嗎?為什麼非得要跟著潮流改為Fagotto?」Simon竟然反問首席。

沒等他回答地,Simon又自顧地往下說。

「我認為,Basson是法國的傳統樂器之一,如果能在歷史悠久的盧馬列被保留下來,不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嗎?」
「話是沒錯。但,就算如你所說,也未免太過......」語意模糊間,Fagotto首席仍是不願意放棄自己的立場。「但是,就連我所尊敬的某國立樂團的Basson首席,也因應潮流改用Fagotto了呀!」

「就算是真的這樣好了,但你又是為什麼必須跟進,也改用Fagotto?」Simon又問。「難道你是想模仿他?」
「那是......」話是沒錯,確實是如此。
固然心裡很想點頭,但為了保有自己的尊嚴,Fagotto首席卻只能欲言又止。



-連著名的Basson首席都無法保留的樂器,我們這種樂團又怎有能力保留的下來?而且老實說,我也實在是累了。
在Fagotto首席的心裡,充滿了怨懟。

「而且,在Fagotto當中,有一位Basson也無妨吧?這並不是不行的吧?」Simon的語間雖像問句,卻更帶有宣布的口吻。
「確實,並非不可行。」

這回,搭話的人是千秋。



為什麼?

這兩個人是怎樣?串通好了不成?為什麼又一次意見一致?
彼此面面相覷的團員們,雖然有滿肚子問號,卻無法理解眼前的兩個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在這次的徵選會裡,兩人竟一次又一次地獨排眾議?



披著外衣的長田,站在Tania房裡,忍不住哈哈大笑。

「哈哈~Tania也『中鏢』了嗎?」雖然不該幸災樂禍,但長田卻無法按耐心底的笑意。
「這下可終於確定罪魁禍首了!肯定是野田惠的咖哩害的!」
為了這場磨難,長田可是足足瘦了三公斤。「妳看吧!野田惠,我就說是咖哩害的,這下連Tania也跟我那時一樣動彈不得。」

「哪有?我就沒事!才不是因為咖哩......」抓著自己的裙擺,野田妹仍是不願意面對自己的手藝真的有這麼恐怖。

「我......」Tania微弱的聲音,讓所有人的注意力全移到她身上。
「我想請問......徵選結果出來了沒?」
黑木立刻搖頭。「不,還不知道。」
「對啊,都已經半夜十二點多了,學長還沒回來,可能還在忙吧?」野田妹看著窗外高掛的明月說。

「我確實有正確的彈到最後吧?」坐起身的Tania,縱使臉色仍是蒼白,視線卻緊緊揪著坐在床邊的黑木問。
「有啦有啦~不用問這麼多次。」都已經強忍不舒服到最後,竟然還關心是不是有正確演奏,Tania也真是的。「我也有認真的把曲子吹完,後來的視譜測驗,我也已經盡力表現了。」

(視譜測驗:係將管弦樂團的分譜中,較為困難或重要的部分篩選出來後,所進行的臨場測試。)

最後,黑木又訕訕地補了一句。
「如果還是不能錄取,我想就是我的能力真的不夠了......」黑木刻意雲淡風清地說。
他怎麼會這麼說呢?「阿泰......」
知道黑木為了參加這場考試用了多少心力的Tania,聽到這話不禁有些難過地輕喃,眼底也跟著噙滿了淚。

站在一旁的長田,看著兩人你來我往的低落對話,卻露出一臉振奮的神情。
「幹得好,這就是『愛』啊!」
一旁的長田,忍不住對著眼前這兩個年輕人說。



愛?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lly Chu
  • 不好意思 請問.....

    「盧馬列一百多年以來,不都是用『Fagotto』嗎?為什麼非得要跟著潮流改為Fagotto?」Simon竟然反問首席。

    請問第一個Fagotto是不是Basson呢?

    ....第一次留言 好緊張啊

    (前幾天才發現這裡 快馬加鞭的從lesson1拼命爬 感謝妳寫下這一篇篇啊)
  • 一定是神智不清了,改好了。謝謝提醒唷~^^

    Hana 於 2015/11/11 21: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