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前的小提琴演奏者,陶醉地沈溺在自己的音樂世界中,他那風格強烈卻具有強烈魅力的風格,讓千秋與Simon都顯得興致盎然。

可是...
-他一定非得把襯衫的袖子給剪掉不可嗎?
-看來就是個誇張路線的演奏者。
小提琴現任副首席,不由得對眼前那個滿頭捲髮的演奏者大皺其眉。



「不錯,他不錯喔!」看著演奏完之後對大家致謝的徵選參加者,Simon低聲對一旁的團員及千秋說道。
什麼?首席竟然稱讚那個怪人?「但這是管弦樂團,個人風格太強烈不好吧?不是技巧上乘就可以了!」副首席頗不認同地說。
「像這種人大多都不能瞭解跟他人合奏的意義,不是嗎?!」
「不瞭解?他如果不能瞭解,花點時間讓他瞭解不就好了?」Simon依舊面不改色地回答副首席,看來心中已經有了定見。

「我也覺得這不是問題。」
終於打破沈默的千秋,如是說。
-當初阿峰剛進S樂團不是也整天只想搞個人秀?
-最後不也融入了R★S樂團,並且同樣保有了屬於她的個人音樂特質?

什麼?
團員們訝異地將目光在Simon與千秋之間移動,難以相信這兩個總讓人捏把冷汗的人,竟然會對徵選一事有這麼高的默契,真是太讓人訝異了!



凌晨三點,千秋終於踏入三善家。

-雖然是因為沒錢沒時間,所以在一天內辦完弦樂組的徵選,可是似乎還是太過吃力了,這種長時間徵選簡直要人命......
-真累......
把外衣甩到床上,又累又熱的千秋,滿身疲憊。
轉動因為長時間工作而僵硬的肩膀,千秋扭著頭來回舒緩緊繃的身軀。

餘光瞥見的熟悉雙腳,讓他狐疑地回頭。



擔心地趕緊踏入一旁的客廳,映入眼簾的卻是躺在地板上,動也不動的野田妹。

「野田妹?」該不會因為不在家,她自己也沒弄東西吃,結果這傢伙餓到昏倒吧?
但半張著嘴巴的野田妹,卻喃喃地說著夢話。
「是...我沒有偷吃喔......」
「噗...」千秋忍不住失笑,蹲在地上看著酣睡的她。「看來蠻會吃的嘛,妳這傢伙......」
-原來野田妹是因為太熱,所以睡在地上。
-她竟然會睡在這裡最涼爽的地方,也不回自己房間去。

「妳是貓嗎?」笑著拿來薄被,千秋輕輕地幫她蓋上。
幫她拂開額際的瀏海,千秋看著絲毫沒被驚醒的野田妹,似乎好夢正甜。這傢伙,到底是夢到在吃什麼?

明天就是木管組的徵選了,不知道黑木準備的怎麼樣......



聽著眼前的演奏者,千秋既是因為對方純熟的演奏技巧感到高興,卻又因為唯恐黑木不是此人的對手,而滿是憂心。

-這個人,應該是黑木最大的敵人吧?
-不過只要黑木可以好好的吹奏,我相信以他的程度而言,絕對沒問題的。

稍後登場的黑木,果然為大家帶來全新的洗練感受。
除了無可挑剔的演奏技巧之外,還多了精緻之外的感性,比起過去與千秋在R★S合作莫札特協奏曲的技巧還要更加純熟,在他慣有的銀灰色中,多了些許淡淡的粉紅......

-看來,黑木入選是絕對不成問題了!
-只要可以保持下去,不要出岔就行。

當黑木的演奏只剩下一個小節就結束時,千秋的心裡也終於稍微放下了掛念。



然而Tania的狀態卻顯得怪異,緊繃的表情加上冷汗直流的不對勁,讓千秋雖然不知原因卻也不住地跟著皺起眉。

就在曲目最後一個音終於完結之際,Tania終於再也無法承受地,整個人在演奏會場當眾倒下。

「啊?怎麼了?」
「快叫救護車!」
「快點啦......」

詫異的黑木,也被眼前的景象所鎮攝,躺在地上的Tania只是狀似痛苦的按著胃,冷汗直下地完全無法言語......

這件事情,後來也成為野田妹令人嘖嘖稱奇的「毒咖哩事件」。



拿著腸胃藥坐在長田身邊的野田妹,倒是不以為意。「...才不是我的咖哩害的勒!」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野田妹又補充了一句。
「不,一定是咖哩,會讓人腸胃痛到死去活來的東西,肯定就那個鬼東西而已!」長田這廂倒也異常堅持。
「才不是!」

真是好心沒好報,那是野田妹的愛心耶,竟然被講成那樣,太過份了。
「我吃的時候就覺得味道不對,一定是的。」
「你快吃藥啦!」

把手裡的藥罐推到長田眼前,野田妹沒好氣地瞪視著他。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