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列管弦樂團徵選會,終於正式展開。

參加者的國籍、性別、年齡不拘,以可從事職業演出活動為基本要件,由通過第一階段書面審查的演奏者當中,擇優進行現場演奏。

評審由該組(如弦樂組)之所有團員、樂團首席、樂團指揮共同擔任,每人可有一票投給心中認為合宜的演奏者。

由於這是個現況不佳的樂團,因此千秋原本非常擔心這場徵選會可能會有門可羅雀的狀況出現,沒想到參加者卻是出奇踴躍,連不是住在巴黎卻前來參加的音樂演奏者也不在少數--果然,悠久歷史的樂團還是具有其一定魅力......



「野田惠!把電扇轉過來啦!」

滿身大汗的Tania坐在鋼琴前,對著窩在紅沙發裡,一邊吹著電扇、一邊悠閒看書的野田妹喊道。
「咦?不要!」穿著背心的野田妹,立刻拒絕。
「很熱耶!」Tania瞪視著一派悠閒,翻看著普莉語呂太漫畫的野田妹。

而站在鋼琴旁的黑木,只是靜靜拿出手帕擦拭去額上的汗珠。



「離那邊有昌戶耶!」
嘴裡含著冰棒的野田妹,口齒不清地說。
「妳在講什麼鬼啊?在窗邊有什麼用,根本沒有風!!」
雖然千秋的鋼琴是放在窗邊,但盛夏的巴黎根本連熱風都懶得飄動,空氣簡直像是凝結在保鮮膜裡似地,黏膩成一團地叫人難受。滿身大汗的Tania,忿忿不平地看著野田妹。

「奸詐!還吃冰!」
「沒辦法,真的很熱耶!」
「那還不把電扇分...」

「不要吵了,快點開始練習啦!」兩個女人的戰爭,叫滿心只想快點練音樂的黑木感到焦躁。
「咦?還要練啊?」剛剛不是已經幫他伴奏好多次了嗎?還要練?Tania驚訝地看著似乎怎樣都不會疲累的黑木。
「你饒了我吧!要是你覺得你自己吹的還不夠好,就請你自己練習,我覺得我的伴奏已經彈得很完美了!」

又不是自己要參加徵選會,Tania可不想為了黑木而把自己累死。

「少來!妳剛剛明明彈錯一堆地方!」黑木對著明明坐在鋼琴前,卻不想再彈琴的Tania說。
「不行啦~」黑木抱著頭,臉上是少見的焦急。
「明天就要參加徵選會了,合奏卻還練習的不夠,這樣真的會完蛋!拜託妳啦!Tania......」



雖然被人拜託,有種自己得到肯定的感覺,但一直重複彈奏同一首曲子真的很累人。

「我真的不行了,也拜託你啦!好熱,我熱的暈頭轉向,根本不想彈。」躺在琴蓋上,Tania一臉痛苦的表情。
俄國人這麼不耐熱?「好吧!那算了,也別勉強妳好了......」
說著,黑木轉過身去轉移目標。「野田妹,請妳幫我伴奏好不好?」

啊?他要找野田妹?「我...我我我來彈就好了!」
本來躺在琴蓋上一臉無力的Tania,此刻卻立刻反應靈敏地起身,對著黑木急喊。

啊?他要找野田妹?
「我...我我我來彈就好了!」
本來躺在琴蓋上一臉無力的Tania,此刻卻立刻反應靈敏地起身,對著黑木急喊。

「當初是我自己說要幫忙你伴奏的耶!我彈就是了...」
本來就懶得動的野田妹,只是頗有同感地點頭,絲毫懶得有任何動作,只是繼續邊吃冰邊看著她的普莉語呂太。



從葉縫裡篩落而下的細碎陽光,不規則地棲息在長田那瞇起了眼的臉上。

「...Tania要當徵選會的伴奏?」
躺在樹下乘涼的他,聽著千秋房間傳出的鋼琴與雙簧管合奏。「是為了這個吹雙簧管的男生吧?」
「是啊...」點頭的野田妹,原本是拎著手裡的袋子正打算去買點東西吃,沒想到卻遇到搬了躺椅躺在樹下午睡的長田。

「妳原本是打算要去哪?」
野田妹揚揚手裡的袋子。「我要去買Pizza!」
「可是那家店,今天根本沒開,今天是禮拜天耶。」長田好心地告知。
「嘰呀啵~那不就要餓死了?」野田妹忍不住哀嚎。「不然...吃我昨天做的咖哩好了,還有很多......」黑木跟Tania一起吃也應該夠吧?
「咖哩?」
看著往回走的野田妹,長田跟著她上樓。「我也要吃,夏天吃咖哩應該不錯~」
「那就去我房間拿吧!」

端著咖哩的長田與野田妹,興致勃勃地再度回到千秋的房間。
「咖哩?」
看著長田端來的那鍋黃色稠狀物,Tania問。「妳又煮咖哩?」

又?「什麼『又』啊!妳又沒有吃過!」上次她跟Frank根本也沒吃。
「可是...千秋不是說那東西會『一口致命』嗎?」Tania的臉上可是剩滿了憂心。
「是『濃郁溫潤』,什麼『一口致命』啊!學長太過份了。」
「但是千秋明明說他吃過之後就拉肚子...」Tania仍是感到些許不安。
「我今天沒放豬骨,是用學長的『正確』比例做的咖哩啦!」轉過頭,野田妹看著黑木。「黑木,你要配飯還是麵包?」

然而黑木聽到千秋吃完就拉肚子的驚愕,卻再明顯不過地寫在臉上。
「我...我想先回去,今天也練習的差不多了。」
「啊?不吃完飯嗎?」
「沒有啦!因為我家裡剛好也有咖哩,就不用接受你們款待了。」
-我還是顧好身體參加明天的徵選會比較重要。
-就算我家的是調理包,也至少是安全的。
強露微笑的黑木心想,手邊卻急忙背起樂器跟背包,深怕野田妹非要他留下用餐不可。

「那...Tania,明天拜託喔!」回頭揮手,黑木趕緊轉身離去。
「好!」
腳下的步伐,直到踏出了千秋的房間才終於得以喘氣......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