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靜地凝視野田妹彈奏最終曲目的嬌小身影,千秋也再度陷入若有所思的情境當中。

-Schubert這個人啊......



兩年前-

-野田妹真是太胡來了!

-她根本就不是個比賽型的演奏者,總是那麼快樂彈奏鋼琴的她,為什麼突然決定參加馬拉度納?
-固然野田妹對於鋼琴的彈奏音質,以及技術的展現曾次都非常嫻熟,可是......

-正因野田妹總是彈奏的那麼恣意,所以對於鋼琴演奏的缺陷上,也同樣存在著許多亟需克服的缺陷...就算教導的人換成了折扇,但這樣的缺點,真的能被導正過來嗎?

-但是...如果不試試看,又怎麼會知道結果......
輾轉得知野田妹決定參加鋼琴大賽的千秋,處在複雜的心緒當中。他的心底既是擔心訝異又是焦躁、既是期許又是不安。

千秋學長♥:
舒伯特,似乎是個很難相處的人呢(◎_◎;)
我很努力地想要與他攀談,
但是他卻不肯跟我有絲毫親近⊕︵⊕......

事隔兩年,想起那則野田妹對於Schubert的難以親近所傳來的簡訊,千秋只覺得彷彿還記憶猶新。然而此刻的他卻真實明瞭,兩年的時間所能帶來的改變,遠比自己所能想像的還要更多。

-事隔兩年,我最好......
-在各方面都要做好心理準備。



「這兩年來...」看著野田妹認真彈奏的身影,Tania也不禁感受頗深。
「我覺得自己在巴黎,也是很認真彈琴的。對於之前的考試也是,可是......我卻覺得自己好痛苦。」
Tania好似喃喃自語的語氣,與臉上揉合了各種心思的複雜,讓坐在她身旁的黑木轉過頭看著她。

沒有回應黑木的視線,Tania只是自顧自地繼續說著。「長時間的獨自練習,讓人總是覺得被孤寂包圍,很寂寞很寂寞。」
「...也越來越害怕,尤其只要一想到未來可能也將這樣繼續日復一日下去,心裡就會覺得更難忍受。」
「或許,我根本不適合彈鋼琴吧......」

「沒有那回事。」黑木急急地駁斥。「我也會有寂寞的時候啊!」
藝術領域本來就是一種孤獨的學習,唯有透過不斷進行自我提升,才能夠讓那些寂寞又漫長的學習得到具體成果。海明威不也說過,寫作是一種終生孤獨的狀態嗎?面對孤獨,是多少人的課題啊?

「就好比世界的服裝潮流不斷在改變,但是卻有些人還會穿著古裝、演奏著古時的樂器...」看著一旁的堡主孫子,也是個個身著中古世紀服裝,Tania又說。

「所以,我看我只能指望『少爺』了,上次管家有說,堡主的兒子會回來對吧?到時候,你要幫我喔!」
幫?「啊?」
對這奇怪的要求,黑木只能不知所以然地呆楞。



是夜,熙嚷熱絡的晚會即將展開,Pierre堡主與老管家來到沙龍與野田妹一行人會合。

「小魚兒,妳今天的表現太棒了!真是辛苦妳了!」甫一現身,Pierre便開心地給了給了野田妹一個滿滿的擁抱。
「再來就看你們的表現了。」
轉過頭的Pierre,對著在場的另外幾個人說。「期待你們有精湛的音樂表現。」

「什麼?」早就預料到有這種可能的千秋,仍是難掩訝異。
「表現?」黑木說。
「不是參加宴會就好嗎?」只想將自己打扮的美麗動人,好吸引未來夫婿的Tania,一臉訝異。

「各位,這邊請。」白天負責收票的年輕人,在一旁熱絡地招呼。
不好的預感又閃過千秋的腦海,看著野田妹身上穿的古裝,他第一次對於自己精確的預感深覺頭痛...可以不要嗎?
-我一點也不想穿古裝啊!

當一行人被帶到服裝間,千秋立刻打算婉拒換裝。
「不好意思,我的工作是指揮,所以對於演奏並不在行......」
「指揮?我知道,不過聽說你的小提琴非常出色,不是嗎?」
孰知,那位西裝男立刻亮出了底牌,意在讓千秋知道,對他『裝死』是沒用的。

-什麼?為什麼知道我會小提琴?
-肯定是野田妹那傢伙透露的!
「是,不過非常可惜,我今天並沒有帶琴,真的很抱歉。」千秋冷然地說。
「沒關係,家裡有把Antonio Stradivarius的小提琴可以借你,雖然不是經典的紅色小提琴,但你應該不會嫌棄吧?」

-什麼?Stradivarius!?
-竟然連名琴都搬出來了,要人怎麼拒絕?



「...小魚兒,我跟妳介紹!這是我大兒子一家。」晚宴上,Pierre開心地為野田妹介紹。「這是我媳婦,那兩位小朋友是我孫子。」
「野田惠~待會兒要一起彈鋼琴,我也會彈小星星唷!」
「我也會我也會!」兩個小男孩熱絡地拉著野田妹,非常期待能與她一起彈奏。

「來,這是我的二兒子跟媳婦,還有他們家的小朋友......」領著野田妹,Pierre跟她穿梭在人群間。「接著是三男,Roman,這個兒子目前從事律師的職業,沒還有對象,正在徵求妻子喔!」

咦?
這個人...
野田妹狐疑地皺眉,這個人不就是剛剛跟千秋學長說話、白天在教堂賣票的那個人嗎?原來他是Pierre堡主的兒子啊?
「你好......」
「你好,我是野田惠的朋友,我也未婚!」打斷野田妹的人,當然是特意衝過來的Tania!



「哦?妳不是那位...剩下7歐元的小姐嗎?」依舊一身西裝筆挺的Roman,雖然表情帶笑,卻目光凌厲地看著Tania。
「妳特意買的項鍊確實非常美麗......不過,請記得要把錢還給妳朋友喔!」
「否則這可算是侵佔,會吃上官司的!」
笑容依舊有禮而溫暖,但Roman的話卻在玩笑間讓Tania明白,獵夫計畫已經宣告夭折。

相較於對Tania的態度,Roman對野田妹卻充滿好感,並彎下身以臉頰輕觸臉頰問候。
「野田惠,謝謝妳今天所帶來的精彩演奏,我已經完全成為妳的樂迷了喔!」說著,Roman的笑也帶著些許靦腆。
「明年妳還願意來這裡辦獨奏會嗎?」
「我......」對於眼前的熱情邀約,野田妹反而頓時不知該如何回應才好。

此時,另一位夫人卻在無意間,及時為野田妹解了圍。
「野田惠小姐,請問妳願意來我家的沙龍演奏嗎?」
「我想把妳介紹給更多喜歡古典音樂的朋友們認識......」

嘰呀啵!這是真的嗎?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