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在窗邊俯看城堡景致,映入眼簾的青蔥翠綠,叫人一早就覺得心曠神怡。

「學長......」
閒適地扣著襯衫鈕釦的千秋,那站在窗邊的身影因為耳畔的呼喚聲而回過了頭,轉向音源的方向。
「嗯?」
「我......」野田妹欲言又止地走出更衣室。

看著身著正式禮服的野田妹緩緩朝自己步來的身影,千秋倒是訝異她一早就開始準備晚上的表演。
「妳怎麼一早就把表演用的正式洋裝拿出來穿?」
「嗯。可是......」才說著,野田妹卻低下了頭。

接著她轉過身去,一整片白晰的背脊線條,全任著千秋一覽無遺。

「後面的拉鍊啦!沒辦法......」
千秋狐疑地順著背部的V型往下看,才發現原來是洋裝拉鍊卡在腰部,根本拉不上去。
趕緊一個箭步走到她背後,千秋伸手幫忙想要拉起拉鍊,卻發現拉鍊根本動彈不得。
「這是妳要出國的時候,洋子才剛做給妳的演出服吧?」整個卡住的拉鍊,讓千秋皺起眉頭。「妳是不是胖了啊?」

噘起嘴的野田妹,沒好氣地嘟嚷。
「那是因為學長在家裡當家庭煮夫嘛......」
「什麼家庭煮夫?我才不是好不好!」
「可是你每天煮好吃的東西給我吃,真的是事實啊......」
「拜託!那根本......」

拉鍊撕裂的聲音,讓千秋與野田妹不約而同地止住了口中未盡的話。



「交給我吧!小魚兒!」
當Pierre堡主一聽聞野田妹需要針線整理衣物,立刻雀躍地引領著她與千秋來到一個房間,並為他們推開了那道門--
沒想到,門後竟是一間藏衣室,各種時期與風格的歐洲古裝應有盡有,儼然是個適合用來辦化妝舞會的好地方!「挑一套妳喜歡的穿吧!」

眼前的壯觀場景,讓野田妹驚訝地張大了嘴。「呼喔喔!」
而千秋則是一臉頭痛地皺起眉睫。
-穿古裝?
-這位堡主究竟想讓野田妹的第一場獨奏會變成怎樣的局面?



野田妹首次獨奏會會場(教堂)—

「什麼?要12歐元?」
拔尖的高分貝女音,滿是一副不可思議的口吻。

「野田惠的獨奏會,為什麼收費那麼昂貴?」Tania煞是不快地問。
負責收票的斯文男性,對著表情明顯不滿的Tania,只是狀似靦腆地點頭。「是的,不好意思,這是場地維護費,必須煩請您合作。」

「拜託~我可是主辦獨奏會的堡主,特地邀請來的客人耶!」
「每位客人都是受邀前來的,真的非常不好意思。」對方依舊保持低姿態,口氣卻顯然很是堅定。
「那個堡主真是小氣...」眼看局勢完全不在掌握中的Tania,只得轉頭望向黑木。



「你...借我錢。」
「咦?」對前一秒還跟人大呼小叫,轉瞬卻低聲細語的Tania,黑木對於她的態度,反倒一時有些反映不來。
「因為我剛剛買東西,所以只剩下7歐元而已。」抖著手裡的錢包,Tania有些難堪地說。
「都是因為妳亂買奇怪的項鍊啦!」
明明同樣都是學古典音樂,黑木對於眼前的女人的奇怪品味卻覺得像是另一個星球的完全無法想像對方的美學。
「拜託!那是很精緻的項鍊耶!」固然黑木一臉不苟同的表情,但Tania卻對自己的品味非常堅持。
「妳到底是來這裡幹嘛的?」黑木忍不住說。

大家之所以來到這裡,不正是為了參加野田妹的獨奏會嗎?這女人卻把錢全花在血拼上頭,根本沒有預留購買門票的費用,更別說她昨晚甚至還嫌棄堡主的招待不周等等,完全是個讓人頭大的傢伙。

「因為聽說今天堡主的兒子會來,我當然要把自己打扮的美一點啊!你不懂啦!」



「今年來表演的是怎樣的人?」
「聽說是日本人耶...」
「前年來的那個男生表演的很不錯,我還記得非常精彩!」
「我知道你說的那個學生,他在德國的鋼琴比賽也拿過第二名...」
「真的是非常厲害。」
「是啊!不過去年來的那個應該也在努力吧?」
「確實......」教堂裡的群眾們,對於即將欣賞的獨奏會充滿了期待,紛紛交頭接耳地討論起前些年參與的感想。

突然被推開的門,走出了一位帶著白色捲髮、身著中古世紀男性裝束的清秀面孔。

咦?
這不是Mozart的打扮嗎?

「是Mozart嗎?」一旁的小孩,對於野田妹的穿著,狐疑地問著隔壁的長輩。
「這...只有Pierre先生才會在大白天的,穿這種衣服吧?」
「她是不是被Pierre影響啊?」
野田妹甫一出場,就引來了許多好奇,甚至有人覺得莞爾地笑了開來。



站在教堂後頭的千秋,臉色更是沈鬱至極。

-真是糟糕透了...
-那時就叫那傢伙不要穿那種衣服。那時......

『不好吧?』
『演出服破掉了,這也是沒辦法的呀!』拎著紅色外套,野田妹對著一臉不贊同的千秋說。
『那也不需要挑那種衣服穿吧?』看著野田妹手裡的衣服,千秋又是搖頭。
『可是我覺得觀眾應該會喜歡這一套呀!是Mozart耶!』學長真奇怪,這套禮服哪裡不好了?非常可愛呀!
『不需要討好觀眾,妳又不是藝人!』

固然千秋的不贊同是顯而易見,野田妹似乎仍是自有主見,並沒有放下手中的紅色外套。

『妳的鋼琴...一定能得到他們的青睞......』千秋的內心只覺得,野田妹真的不需要做這種譁眾取寵的事!好好的挑一套素雅的洋裝上場,不是很好嗎?
『哦哇~』學長這是在稱讚野田妹的鋼琴嗎?
『千秋學長,謝謝你......』得到學長的鼓勵,讓人更有信心了!
『不過...』

對著千秋甜甜一笑,野田妹說。『不過野田妹還是想穿這一套,請你見諒。』
啊?縱使說了這麼多,這傢伙還是完全不聽勸就對了......


看著野田妹出場所引來的笑聲連連,千秋不由得嘆息。
-這傢伙......
-難道不知道,Mozart就是因為不聽他老爸Leopolda的勸,而死的很慘嗎?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麻小吉
  • 最後一句很有笑點耶XD

    過幾天要去泰國
    去看看玉木真人有沒有迷惑到那裡的人XD

  • 麻小吉:

    去泰國要好好玩唷!^_^

    Hana 於 2008/08/27 17: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