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較於現今所使用的現代鋼琴,在Mozart所身處的時期所使用的古鋼琴,可謂截然不同。

姑且不論呈現的音色,在每個音的呈現音感上,也因為每個音都只由一根弦控制而頗有差異,加上過去所使用的弦並非金屬製品,造成在整體音樂的呈現,往往為聆聽者帶來迥異感受。

正因古鋼琴從樂器構造到呈現音色,均與現代鋼琴不盡相同,在實際彈奏技巧的掌握,也相對具有更高的難度,不僅手指跟琴鍵觸面小、音色也顯得較為沈樸,更因演奏困難度高、觸發響度低,致使彈奏者須有更臻上乘的技巧。

在指尖按下琴鍵的那一刻,野田妹訝異地看著順著自己手指攀爬上的新奇體驗。

啊…這是如此不同的樂器啊……


彷彿,在這樣敲著古老琴鍵的同時,跟過去活在Mozart時代的音樂家們來到同一個沙龍相遇,古鋼琴的聲音與觸感,把人從音樂的這一頭,帶回遠古的那一端而去--



適應差異後,野田妹忘情地嘟起嘴,開心地忘情彈奏用古鋼琴,彈起了輕快多彩的KV576。
站在一旁的千秋,只是靜靜地聆聽著野田妹的音樂,看著她嘟起的嘴唇,心中便暗自明白,這傢伙已然再度忘情地置身於音樂世界的洪流之中。



第一樂章,好似充滿了精靈圍繞在周圍的活潑笑聲,輕鬆又熱絡地讓人忍不住要跟著揚起嘴角;第二樂章,是玩累了的精靈們打著哈欠棲息的靜瑟甜美,既然溫暖又恬適,叫人也不禁跟著輕輕吟起宜人的旋律;第三樂章,恰似忘卻了煩惱的嬉戲,愉悅的音符傳遞著純白的無暇美好……

「Bravo!」
在樂曲結束的第一秒,野田妹還沒來得及將手指從鍵盤移開,卻已從沙龍門口傳來男人的喝采聲,叫她跟千秋同時回過了頭。

沒想到,來者竟是Pierre堡主。
依舊身著一身華服的他,彷彿是踏著鋼琴的樂音由中古世紀踏到這個世紀而來的使者。

「是D大調鋼琴奏鳴曲KV576吧?!」
走進沙龍的Pierre,開始娓娓道來這首曲子的創作背景。「這首曲子,據說是在1789年的時候,Mozart為了獻給德國的Press王國,Ferys公主所創作的樂曲。」

一聽到自己最欣賞的Mozart,Pierre開懷地彷彿心門的鑰匙被打開地,滔滔不絕地發表著對於KV576的感想。

「我喜歡這首曲子,這首樂曲裡的情境,就好比是一尾剛由漁人所釣起的小魚兒似地,活潑有力又生意盎然地,躍動著小小的身軀,水波瀲灩間,好像還能看到陽光下的小魚兒,那因扭動身區而飛濺而出的水珠啊!」

說到陶醉處,Pierre瞇起的眼睛彷彿也因為置身陽光下而閃耀著光芒。



「閣下……Meruci beaucoup!」(謝謝)

看到Pierre堡主這麼喜歡KV576,野田妹也非常開心地致謝。

至於對於KV576各有想像的事,就不是那麼重要的事了。就好像野田妹與千秋,不也經常因為對於曲意的解讀不同,而經常各有詮釋嗎?古典音樂所開啟的想像空間,就是如此因人而異,卻又不謀而和。

 

「可是…」弓起手來回摩挲著下巴,走到鋼琴旁的似乎陷入若有所思。

野田妹與千秋都好奇地看著眼前的Pierre。「怎麼了?」野田妹問。

「我總覺得速度有點說不上來的……怪。是了,是速度的問題,節拍好像有些太快了。」

「太快?」

野田妹把放在琴鍵上的手指嘗試性地彈了部份第一樂章。
「……這樣呢?」一邊彈奏的野田妹問著站在琴側的Pierre。


「Non!」沒等野田妹彈到一個段落,Pierre就開始搖頭。

-彈的慢,難道也不對?

野田妹狐疑地想。

 

「彈的慢,就糟蹋了這曲子的輕快感了!可以再快一點點嗎?介於……剛剛兩種版本之間的速度?該怎麼具體說出我要的速度呢…對了!馬車!」

「馬車?可是野田妹只看過驢子。」這下,可換成野田妹皺眉了,未曾見過真實馬車的她,要如何掌握馬車的行進速度呢?

 

Pierre說完,彎曲著身子學起馬走路的樣子跟速度。「就像這樣,啪卡啪卡~啪卡啪卡~」

原本坐在鋼琴前的野田妹,也起身跟著Pierre一起仿效起馬車的移動姿態。「啪卡啪卡~」

 

千秋只是冷冷地眼前不知所以的兩人,身為堡主的Pierre竟然跟野田妹兩人一搭一唱地在沙龍裡頭轉來轉去,活像兩匹穿著衣服的馬。

-唉……為什麼只要跟野田妹在一起,總會出現這種奇怪的局面……

-真虧野田妹這傢伙還穿著洋子幫她做的連身洋裝,竟然也跟著認真扮馬……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