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夠了野田妹與松田對著彼此互相嚷嚷的噪音,千秋忍不住伸手推推野田妹,要她回房。

「野田妹,妳該回去了。」
-真是的!浴室也跑來這裡用!
-儼然是把我房間當成自己家了吧?

「喔......」
「咦?」看著乖乖走向門口的野田妹,松田倒是疑惑。「她不是跟你住一起?」
啊?什麼跟我住一起?「她住在隔壁房間,這棟公寓類似學生宿舍。」

「拜託!什麼學生宿舍阿!學長這種房間哪叫學生宿舍?」野田妹嘟囔著說。
「只有千秋學長才住在這種豪華寬敞的房間裡,以前就這樣,來巴黎還是這樣!野田妹的房間裡,根本連浴缸都沒有!」

學長?學生宿舍?
「妳是學生?千秋是學長?」
-沒想到千秋倒也會來『近水樓台』這套,直接追學妹?
「是的,我是巴黎音樂院鋼琴科的一年級生,野田惠。」轉過頭,野田妹有禮地對著松田自我介紹一番。
「真一是我在桃之丘音樂大學的學長,現在是我的丈夫。」

丈夫?「並不是!」
一旁的千秋,立刻對『身為人夫』的身份大聲駁斥。
然而野田妹卻只是笑。「雖然他總是愛否認,可是他自己說過,我們有天一定要共同演出,成為黃金搭檔......因此,我現在正在努力的學鋼琴唷!」愛情,是前進的最加助燃劑呀!

野田妹的這番話,倒是讓千秋立刻紅了臉頰。
「笨蛋!」
「那是因為妳那時......」
「妳快回去啦!」不知道該如何自處的千秋,又開始伸手推著眼前的野田妹。
「好啦好啦~不管原因是怎樣,這不是也是很好的事情嗎?唉唷~」被千秋推向門口的野田妹,邊走邊繼續說。
「快回去!」
「啊?!可是野田妹還沒預約錄我的普莉語呂太耶!」
「回妳房間去弄!」千秋此刻只想把野田妹快快送走。
「可是我的錄影機怪怪的嘛!」
「那就別錄了!」
說完,千秋用力把房門關上,不再給野田妹任何說話機會。



坐在沙發上,松田看著他們有趣的互動,嘴角揚著竊笑。
「原來......」
「你的夢想,是跟女友一起同台演出阿?還真是美好!」
對於松田的調侃,千秋並不想回應。
「父親是世界知名的鋼琴家,母親也是家境優渥名門閨秀女友是個奇怪的變態......」
「真是羨慕你多采多姿的生活啊?!」


對於松田所說的話,千秋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房間拆下領帶、解開襯衫。
「只是我所選擇的人,剛好是個變態......」
野田妹雖然真的是個變態,但其實自有她有魅力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
千秋的回答,果不其然引來松田一陣大笑。
「......我的計畫並不是這樣,變成現在這狀況,完全是因為已經疲於抗拒......」
「呀哈哈哈!」
千秋充滿無奈的辛酸,讓松田笑的更是捧住肚子,活像深怕自己笑死似地。
接著,擦拭著眼角溢出的眼淚的松田,有一搭沒一搭地接話。「說的也是,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


突然響起的電話聲,讓松田的注意力被拉了過去。
『喂!幸天王!』
「小舞?」她突然打來,是為哪樁?
『我想問你唷!下個月25日左右,你有空嗎?』
「為什麼問這個?」
『喔!因為男子15人樂團,要在我老爸的新大樓啟用酒會上演奏,你願意來幫忙指揮嗎?』
「啊?」要我去指揮那種場合?
『我已經跟老爸提議,他也覺得這是好點子。』
「我25不行,R☆S管弦樂團有排練。」拜託,那種酒會豈需要我去指揮?
『那是樂餘樂團,不去也不會怎樣吧?』
「妳很囉唆耶!別打這種無聊電話給我。吃了小餅乾就快去睡覺啦!」煩死了!
-唉!我的《未來日記》裡的計畫又亂了!
-跟小舞的關係本來就是可有可無,失序也就算了。



「喂!」
拿著西裝西套的千秋,把衣服丟還給松田。
「雖然還只是半乾而已,不過請你快點回去吧!」
「哼!你就受盡折磨吧!我將會繼續出人頭地的!」拎起外套,松田走出了三善家。

-千秋這個天之驕子傢伙真的很討人厭!
-你最好都不要跟隨我的腳步!
-哼!
-我松田幸久,將會成為在世界舞台大放異彩的頂尖指揮家!
-走著瞧!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