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要一想到與盧馬列表演的片段,千秋就覺得渾身發冷。

「其實沒有那麼糟糕啦,千秋。」
「打起精神來嘛!真的不是你的錯,每個人都有不如心的時候呀......」走在前頭的孫Rui,不停地安慰著明顯心情低落的千秋。
「不,並不是這樣......」
-是我沒有辦法讓樂團發揮出應有的實力。我本來還以為自己也有本事,操縱魔法。

走到三善家中庭,他們一仰頭卻發現樓上的房間都是暗的。
「咦?Tania他們還沒回來?」孫Rui說。「沒關係,那我們三個一起來喝酒好了!幫你慶祝!」
孫Rui的話,讓千秋非常驚訝地瞪視,這種演出竟然還要慶祝?「啊?」
「千秋,你要打起精神啦!」
「野田惠小姐非常的擔心你呢!」指指旁邊始終沈默不語的野田妹,孫Rui說。

這話,讓沈溺在自己情緒裡的千秋,終於轉過頭看著安靜的野田妹。



然而,野田妹卻只是笑著搖頭。
「不了,我明天一早就要練習,你們去慶祝吧。」
「大家辛苦了,晚安。」
說完之後,野田妹轉身就要上樓。
「妳要睡覺了?我今天還想跟妳一起睡耶!」急急地想喚住野田妹的孫Rui趕緊說。
「抱歉,妳跟千秋學長睡吧。」

跟千秋睡?

-這傢伙是在講什麼?!
聽到野田妹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心生不悅的千秋,一個箭步向前扣住了她的手肘。
「慢著!妳是怎麼了?」
面無表情地回頭,野田妹盯著表情難看的千秋。「什麼怎麼了?」
「我想練鋼琴,不行嗎?」

甩開他箝制的手,野田妹的臉色,不比千秋方才的陰沈好到哪裡去。
「No自由、 No more青春!我現在並不是可以悠閒玩樂的時候!」
-如果只是這樣下去,永遠也沒有辦法跟學長共演的!
-永遠都會有人在我之前登上跟千秋學長所在的舞台啊!

「野田妹......」
沒想到竟會聽到這樣的回答,倒讓千秋感到驚愕。



正當兩人爭執不下時,不速之客突然出現。
「Rui!」
咦?這聲音是?「媽媽?」回過頭,孫Rui看到的竟然是應該在美國的媽媽。

但Rui的母親卻走到眾人面前,用力甩了女兒一巴掌。
「妳都在騙我吧?跟妳住的女士說妳根本都不在家,都在四處鬼混就對了?!」
「當初妳不是說只要讓妳來巴黎留學,每天都會練鋼琴的嗎?」
「妳這樣違反我們的約定,要我怎麼相信妳?」
一連串的咆哮,任誰都知道她的火氣。

「不是的,媽媽......我最近都在找房子啊!」摀著發燙的臉頰,Rui趕緊對母親解釋。
「鬼扯!妳以為我不知道妳都賴在千秋的房間裡?」

-賴在我的房間裡?這又是怎麼回事?
被誤解的千秋趕緊為自己辯駁。「不是的,她賴的真的不是我的房間!」
收容Rui過夜的明明是野田妹啊?

然而已經被怒火給燒去理智的孫Rui母親,卻只是拿著包包往千秋臉上甩去。
「你這個無賴!」
「有怎樣的老師,就有怎樣的學生!風流成性!丟臉!」

臉痛地蹲在地上的千秋,實在不知道該怎樣讓孫Rui的母親息怒。
「回去了,孫Rui!妳明天跟我回美國!這種生活像什麼樣!」扯著孫Rui的手,她抓了人就走。
「媽媽!可是我房子還沒......」
「不用找了!妳無法遵守約定,留學也免談了!」
「媽媽......」

看著突然消失在眼前的母女,千秋與野田妹都只有站在原地發傻的份。



打了幾個關鍵字之後,千秋把網路上的某則舊新聞連結上,點給坐在身旁的野田妹看。
那是一則有關孫Rui演奏的評論。

老實說來,非常令人失望。她以其所擅長的李斯特曲目展現一貫高超技巧,此次甚至還挑戰了......然而,她的演出就像是失去彩度的鋼琴,好比一張以失真的技術加以合成的明信片......

這樣充滿負面的評論,讓野田妹深感訝異。

「當初她跟我共演時,其實並沒有這樣的狀況,所以後來我看到她被這樣評論時,也嚇了一跳。」
看了身旁不發一語的野田妹一眼,千秋才又繼續往下說。
「她好像在一年前就決定要留學,可能是因為自己也有很多想法吧?」
「孫Rui應該不是現在的那樣子。」

-不是那樣子?
野田妹狐疑地看著千秋。

「我總覺得她表現的很不尋常,就好像......在強顏歡笑一樣。」
「我想,大概是因為可以交到同年紀的朋友吧?」
「另外,其實我也感覺得到,她對我特別的熱情......」雖然這可能會讓野田妹不舒服,但千秋只是想說出心中想說的話。
這要叫野田妹怎麼回答才好呢?「學長問我......可是我也不清楚啊?」
眼睛盯著電腦螢幕的野田妹回答。

然而,千秋卻突然把手伸向野田妹的頭,揉著她的髮。
「妳啊!別受到她的影響。」



把下巴靠在野田妹的頭頂,千秋親暱地輕擁著她。
「我知道妳有很強的上進心,在學校也不算年輕,腦袋又笨......妳的心急,我都能明白的......」以前的我也是這樣的,在日本時總是因為無法發揮自己而感到焦躁。

-雖然語氣很溫柔,可是學長真的講不出好聽的甜言蜜語啊?
-他到底想要表達什麼呢?
雖然因為擁抱而開心,千秋的話卻絲毫也無法讓人感到幸福。

「那些跟妳共同度過的時光,一點也沒有浪費。今天,我也有這樣的感覺......」
聽著千秋的這句話,野田妹總算是綻開了淡淡的甜笑,開心地把頭靠近千秋的肩窩依偎。
「沒想到,學長今天說的話,倒是滔滔不絕呢......」啊嘿!而且讓人很害羞呢。

「唉!大概是因為我今天不太對勁,真的是.....一切都不太對勁。」大概是因為被Rui的媽媽用皮包用力打到臉,所以腦震盪吧?
「可是,我覺得很有意思喔!」
「啊?」那場音樂會?
「那首『波麗露』也是,讓我感覺到......每個人都會有犯錯的時候,連千秋學長也不例外呢!而且野田妹也喜歡那首『魔法師的小徒弟』唷!學長彷彿米老鼠一樣!」
講到演奏會,千秋就覺得惡夢又在眼前重演。「別再說了!」
「可是真的很好玩耶!」
「哪裡好玩?」
這種在舞台上承受所有笑聲的困窘,誰想經歷?



玩著千秋的數男指揮棒,野田妹倒是一臉嚮往。「好羨慕可以跟管弦樂團一起登台演奏喔!以後我也要跟樂團表演。」

看著野田妹的千秋,因為她又開始陷入陶醉而笑了,腦海不禁想起那個夕陽下的擁抱。
-跟管弦樂團一起啊......跟野田妹一起......
「那......為了有一天要跟妳一起同台演出協奏曲,讓我們攜手合作成為『黃金拍檔』,我也必須要更加努力才行。」為了未來,一定要努力在盧馬列往上爬,表現自己的音樂。

呃?原來學長一直還記得野田妹說的?
這是學長的愛的誓言嗎?
真讓人感動呢......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odamefan2008
  • 因為是Nodame fan
    所以一直不喜歡Rui&Chiaki互動的情節

    終於等到Nodame要登場了(Lesson 126)
    謝謝Hana讓等待的日子也很充實
  • Nodamefan:

    其實我個人也不愛看孫Rui,
    每次看到她與千秋的互動,
    就會想要要『棒打薄情郎』(千秋),
    因為他明知對方對他有好感,
    卻還經常縱容著她去,
    實在是不可饒赦!

    126快來了,嘿嘿,想到就開心^_^

    Hana 於 2008/08/04 08:59 回覆

  • JC
  • 學長今天算體貼嘉獎一次
  • JC:

    替千秋學長大大的感激一番OTZ
    不過,我還挺喜歡這段的,溫溫暖暖,甜甜的......

    Hana 於 2008/08/27 23: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