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致勃勃地來到劇場,看著深鎖的大門,野田妹獨自來回地找尋工作人員專用門,卻始終不得其門而入。

「野田惠!這裡這裡!」
對著她招手的,竟是孫Rui。
「工作人員的入口在後面,妳找不到啦!」
被孫Rui拉著往出入口去的野田妹,滿臉訝異。「Rui,妳怎麼會在這裡?」
「哦!因為雲龍找我來聽音樂會呀!」
「我也是來到現場才知道,竟然是盧馬列的音樂演奏會啊!」非常開心地,Rui滿臉笑容。「我16歲就跟盧馬列合作過唷!所以今天想去跟他們致意一下。」

-16歲就合作過?

「野田惠小姐,妳是來找千秋的吧?」
「我......我今天是來......」不知怎麼地,野田妹發現自己竟然說不出『演奏』這個字。



看著同時出現的兩人,Tao一臉欣喜。「啊!代班的來了喔?!」
「咦?妳不是......孫Rui嗎?」
「你好。」
「哇!孫Rui,好久不見!」
「請問你是?」完全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何方人物的孫Rui,一臉狐疑。
「我是盧馬列的行政Tao,妳不記得我了嗎?當時我才來到這個樂團服務沒多久,妳就有跟我們合作,是四年前的事,妳忘記啦?」雀躍地Tao,握著孫Rui的手,繼續說著。「妳現在很受到歡迎喔!」

「對了,妳今天怎麼會來?」
「因為千秋.....千秋今天要指揮對吧?」今天可是特地來看千秋的指揮的。
「對了~!鋼片琴對吧?原來千秋是找妳來彈鋼片琴?」
原本一臉雀躍Tao,此刻更揚起了驚喜。「這真是令人開心的結果!」
「友情演出鋼片琴?我?」
孫Rui只是不明所以地看著眼前的Tao。

「大家一定會因此開心不已,甚至提高士氣的!這真是太好了!」沈溺在欣喜中的Tao,一臉開懷。
「走吧!最後的彩排已經開始了,妳也該準備上場了。」拉著孫Rui的Tao說。

然而一旁的野田妹,卻始終沒能插上話。



宣布完暫時休息,千秋看著手機準備打電話,因為再10分鐘就要開始彩排Bolero了,他卻還沒看到野田妹的身影出現。

「千秋!」
回過頭,眼前出現的人竟是孫Rui。
「咦,孫Rui?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是來看你表演的。」不好意思地,孫Rui有些羞怯。
「千秋,真沒想到你找了孫Rui來彈鋼片琴!」一旁的Tao高興地著千秋說。

孫Rui彈奏鋼片琴?
「啊?這是怎麼回事?」根本沒想過邀請孫Rui來彈琴的千秋趕緊表達自己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他心裡想的那個人,始終都不是孫Rui啊!
「雖然很突然,不過我也想彈奏鋼片琴耶!」一臉期待的孫Rui,兩眼直視千秋地說。「因為可以跟管弦樂團一起登場演出,是非常好的經驗。」
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突兀,但孫Rui仍然希望有這樣的上場機會。
「求求你讓我彈嘛!」

一旁的團員早就注意到她的出現,此時紛紛幫忙答腔。
「孫Rui要彈鋼片琴?」
「哇!太好了!」
「她要彈的是Bolero吧?應該沒問題的!」
「慢著!」

順著聲音看過去,是拿著小提琴的首席,Simon。
「妳不是孫Rui嗎?為什麼會在這?」
看到Simon的身影,讓孫Rui一臉驚喜地笑開懷。「Mr.Simon!」
撲上前去擁住他之後,開心的不停地問候久違的長輩。
「好久不見!您的氣色很好唷!」
「嗯,是啊!」同樣笑的很開心的Simon也熱情地回擁孫Rui。
「之前受到您很多照顧,真的非常感謝!我今天是來找千秋的,他去年代替Stresemann上場指揮,所以跟我曾經在舞台上合作過......」
「千秋?代理Stresemann上台?」那種乳臭未乾的菜鳥,怎麼會代替那樣的大師?

一臉崇拜地,孫Rui繼續講述著千秋的豐功偉業。「是的,您不知道嗎?千秋是您最欣賞的指揮家Stresemann的唯一弟子呢。」
「什麼?」
「所以千秋儼然是『L ’apprenti Sorcier』(魔法師的小弟子)化身呀!所以今天的演出可以想見,應該會非常精彩!」一想到這裡,就讓孫Rui非常期待。

「哼,什麼L ’apprenti Sorcier?我看只是平凡的徒弟而已吧。」
不以為然的口吻,Simon明顯地帶著個人情緒。「但願他知道怎樣使用魔法。」

Simon的話,讓現場陷入一片尷尬的冰冷。



為了轉移話題,孫Rui趕緊出聲。「我只要彈奏Bolero嗎?」
「什麼?Rui妳要彈Bolero?」
「我想要一起彈鋼片琴啊!」想到可以上台彈奏,讓孫Rui充滿了期待!
不對啊!不是這樣的!「等等!我找的代班是......」千秋趕緊大喊。
躲在門外的人影,突然吸引了千秋的注意。
是野田妹。

野田妹不停地揮手,示意千秋不要說下去。
但千秋卻急忙地走到她身邊,拉起野田妹的手。「妳不要躲在這裡,出來啦!」
然而野田妹卻只是堅決地站在門後。
「沒關係的,我不彈。讓Rui彈吧!學長。」
「可是我拜託的人並不是她,而是妳。」
「真的沒關係,學長。」雖然心裡很不甘願,但野田妹卻一臉堅決。「你要注意現場氣氛啊......這才是我的用意。」

回過頭的千秋,看到的是原本因為跟新任指揮關係而籠罩處在低氣壓裡的樂團,竟然因孫Rui的現身而頓時改變了氣氛。
團員們熱絡地跟她開始聊天聊音樂,以及今天要演出的Bolero。



「抱歉......」低下頭的野田妹,自知自己在孫rui面前,也沒了彈琴的自信。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可......」原本想讓野田妹上場的千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千秋!」Tao的呼喚,拉回千秋因此而低沈的情緒。「時間差不多了,要開始彩排嚕!咦?妳是?」
這個女孩剛剛好像是跟孫Rui一起進來的,。
「妳是孫Rui的朋友?」
「不,我是......千秋的妻子。」
野田妹的臉上,又掛起了招牌的賢慧笑容。

這個出乎意料的答案,讓Tao頓時失去表情。
「千秋你原來已經結婚了?」不會吧?『黑王子』竟然這麼年輕就結婚了?
「我還沒結婚啦!」
縱使千秋趕緊澄清,一旁的野田妹卻繼續誤導下去。「外子平常受到您的照顧了,真是萬分感謝。」

「老公,快點開始彩排吧!大家已經等候很久了。」
語氣溫柔卻堅毅地,野田妹將千秋推向舞台的方向。
-野田妹會在舞台下看著你的。
-就算失去了這次上台的機會。

又看了野田妹一眼,千秋才轉身走向舞台。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C
  • 很失望野田妹沒幫千秋伴琴成功尤其我蠻喜歡波麗露這首曲子可是也能體會野田妹的沒信心還有她的體貼懂事(注意到樂團團員對Rui的反應)
  • JC:

    其實我也覺得這裡很可惜,
    Bolero真的是很不錯的曲目,
    可是正因為這樣的劇情,
    才能帶出賢妻的懂事與野田妹的可愛,
    若只想到自己或因為貪玩硬要上台,
    似乎就不是我們所認識的那個野田妹啦!

    而且此時的野田妹,
    也似乎還有許多可以成長的空間,
    第一次總還是多做點準備比較好,
    等就等,反正千秋學長這輩子都離不開野田妹啦!

    反正你喜歡野田妹的鋼琴是吧?
    那就一輩子聽你喜歡的鋼琴,多好啊~

    最近又有柴可夫斯基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要在兩廳院演出,
    如果有興趣可以去聽唷!

    Hana 於 2008/08/27 23:31 回覆

  • JC
  • 真幸福! 住台北真好. 就是有這種地利享受藝術的熏陶.
    這讓我想到大學時代都會跑去兩廳院和國父紀念館聽演奏看表演.
    順便請問Hana那盆插花偏左半邊黃綠色滾紅色的葉子是什麼植物?
    看起來有像我同事給我的一盆盆栽 (bromeliad的其中一種).
  • JC:
    我也覺得這是台北生活的高度便利性,
    真的應該要多多運用這樣的資源才對!
    尤其中間因為求學離開過台北10年後,
    更覺得台北真的是藝文生活的天堂啊!!!
    (我忘記花名了,晚點回給妳)

    Hana 於 2008/08/28 10: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