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後的陽光,暖暖地鑽過疏密有致地葉縫,灑了一地綠意繽紛。

「哇!這公園真的好美喔!」
仰起頭,Rui因為眼前的美景而不由得發出由衷的讚嘆。
「野田惠,妳覺得Chopin當年不知道有沒有也踏過這片草皮、看過這片美景當前?」
「一定有吧!」巴黎不就這麼幾個著名的公園,生活在這個城市裡的人,應該多多少少總會四處活動吧?
「唉呀!早知道應該要先查好資料的,說不定Chopin在哪張椅子沈思、在哪棵大樹下停佇過呢!還是曾經在這裡約會嗎?在這樣微風徐徐的下午......」充滿了各種想像的情節,Rui倒是說的非常沈醉其中。

看著她欣喜的表情,野田妹有些征然,由於就生活在巴黎,總是忙碌於學校跟住所兩端的課業,她倒是從沒心思想過這些。


「昨天我跟Tania他們一起跑去Montmartre,看到Berlioz當年在那裡時所居住的房子,真的很有感覺呢!聽說諸名畫家像是Picasso、Lautrec,甚至連Van Gogh也都在那裡住過。那真是個藝術家的搖籃!」
說著,Rui臉上也洋溢著濃郁的幸福感,這種體驗各種新經驗的旅程,無時無刻都帶給她新奇的感覺。
「我們隨意地坐在草地吃三明治,然後邊看著表演,那樣自由自在享受音樂的感覺,真的好棒。」

或許這些事情,在別人眼中看來都是習以為常的生活瑣事,然而對於從小到大都是依照媽媽的安排,生活不是進行表演,就是在練習鋼琴的孫Rui而言,卻讓她猶如初生的嬰孩般,對這世界的一切都感到如此新奇而有趣,並且可貴。

「我真的好開心唷!無論是跟朋友一起喝酒,或者糊里糊塗就這樣在朋友家睡著,都是很有意思的體驗耶!」
「這樣自由的巴黎生活,讓我好期待!」伸起雙手交互扣著手指,Rui煞是開心地陶醉在如今的自在情境之中。
「呃......那個......」並不是有意要打斷孫Rui的好心情,而是因為野田妹實在是不得不喊住她早就飄離的理智。

「雖然很難啟齒,可是我還是得跟妳說。對不起,快三點了,野田妹真的得去學校了......」
「哈哈!那裡有噴水池耶!」心神被一旁的水池給輕易勾走的孫Rui,一溜煙地從野田妹面前跑掉。
「喂喂!」
怎麼這樣啊?野田妹還在講話耶!



嘀咕著趕緊跟上孫Rui跑走的方向,果然沒多久就看到一座噴水池。

對著野田妹嚷嚷地,正是孫Rui。「妳看!是木製帆船耶!哇!巴黎的孩子,連玩具都與眾不同,非常有情調!」
站在池畔的孫Rui打算先好好休息一下,等等再繼續她的購物行程。「我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野田惠!」

然而回過頭的孫Rui,看到的卻是一旁已經跟小男孩開始討論玩具帆船該如何操控的野田惠。
「......如果把遙控器朝著那個方向移動,應該就不會卡住......」
「這樣嗎?那來試試看!」正因為木製帆船卡在池畔而懊惱的男孩,滿心歡喜地說。
「好!來吧!右滿舵!」
「哇!!!」
不一會兒,就傳來兩個人高興的歡呼聲。「前進了前進了耶!」
「哈!對啊!」
「啊!姊姊,船開太遠了啦!等等會遙控不到!」指著被野田妹遙控到水池中央的木船,小男孩突然著急地想起。
「什麼?也不早說!」

話才說完,果然木船已經停在池中央的位置,動也不動。
方才還雀躍不已的男孩,此刻的表情儼然已是愁雲慘霧。「怎麼辦啦?」
「沒關係,姊姊幫忙想辦法!」找來木棍,野田妹彎著身子往池中的方向拉長伸展,想要把船給勾回來。

豈料,木船卻在可見不可及的遙遠,無論如何,都無法觸及。
「唉呀!差了一點耶!」
「傷腦筋......」懊惱的野田妹,看著漂在水池中央的木船,滿心想著該要怎麼解決。
「沒關係啦,姊姊。我們等風帶來的水波把船牽引到岸邊吧!在旁邊等一等好了,不然根本也沒辦法......」
蹲在池畔的野田妹,只是不發一語地盯著在水波上晃動的船。
「危險啦,妳不要蹲在這麼邊緣很危險,萬一掉進去水池怎麼辦?」
「我知道啦,不用擔心。」
「可是我媽媽說......」

小男孩才擔心地說著,信心滿滿的野田妹,卻在轉瞬間面前跌進了水池裡。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