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陣高聲喧鬧的聲音,從一踏進公寓就聽得到,然而完全不想理會也沒心情嬉鬧的千秋,只是背著琴盒轉身回房。

才關上門,被丟在床上的手機就響起,擔心是孫Rui打來的千秋,趕緊接起手機。
「Allo?」
『千秋,你好嗎?』
原來是Eliza啊!那個把問題多多的盧馬列塞來的罪魁禍首。「不太好,怎樣?」

『有工作上門了唷!你應該要感到高興的!』
『著名的盧馬列管弦樂團請你務必去指揮,三天後演出。』
「務必?」

哼!Eliza根本在鬼扯!剛剛現場的情形根本不是這樣,走投無路的盧馬列根本就沒有務必非要誰去不可,只是不想開天窗而已。



『是的!而且對方還說,請你務必要免費指揮!』
「免費?不是『廉價』嗎?」
千秋可是千真萬確地記得,剛剛在盧馬列剛剛聽到的是『年輕又廉價』,可不是『年輕又免費』!
『這就很抱歉了!因為酬勞實在給的太低,只能給事務所抽成而已,所以只好請你免費指揮啦!』電話那頭的Eliza對於謊言被拆穿,可是絲毫不會覺得不好意思。

冷冷的,千秋緩慢地放聲警告。「喂!妳每次都在騙我就算了,總也要有個限度。」
『沒辦法!事情就是這樣,為了要將眾所期待的新人推出去,公司當然必須把握讓你曝光的機會,至於必要的付出,也是你理所當然要接受的。反正我等等就會把資料傳真給你......』
Eliza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說完之後立刻掛上電話。

-可惡!
-我要殺了盧馬列那個首席!還要殺了Eliza!這些人真的太過份了!
-三首演出曲目,怎麼在三天裡的一次練、一次彩排當中取得最好效果?這真的是天大的難題!
-那樣已經分崩離析的樂團,練兩次能改變什麼?
-不但如此,我自己能夠在一天之內準備好三首曲子嗎?我真的能辦得到......嗎?



伸了懶腰,睡了一夜好眠的孫Rui,在垃圾堆中醒來。
「睡的真舒服......咦?這是哪裡?垃圾屋嗎」眼前陌生的髒亂房間,讓她不由得訝異地大喊。
「這是~我的房間~~」
低壓壓的聲音,卻看不到任何人影,孫Rui驚慌地以為聽到鬼嚎,更加驚恐。「垃圾屋有鬼......」
「因為妳昨天喝醉了,大家把妳丟給我!」
地上的棉被突然被掀開,在地板睡了一夜的野田妹無奈地說。

整理好之後,來到千秋房間,野田妹卻只看到他留在餐桌上的紙條以及跟兩個罐頭,並且千秋在紙條上署名簽下了『真一』。


野田妹:
把這兩個罐頭拿去吃,
冰箱裡的飯拿出來解凍就可以了。

我有工作很忙,妳暫時別來。
真一


「千秋今天也不在家啊?」本打算要賴著千秋一天的孫Rui,遺憾地大喊。
「本來想說今天非要他陪我一天不可的!」
「而且......好過份哦!這是什麼紙條啊,他是在養貓嗎?」

那隻『貓』則是看著千秋的紙條,對這種狀況似乎已經習以為常。

「算了!既然這樣,我要去找雲龍幫我!」說著,孫Rui就往外頭走去。
「慢著!他們今天都去上學了啦!不然昨晚怎麼會把妳塞到我房間!」野田妹沒好氣地說。
怎麼會這樣?「那野田惠妳呢?」
「我?」有種不安的預感,讓野田妹小心地回答。「我是不用上課,但是我必須要做練習。」Bach的平均率,還練不到一半,得在上課前完成才行!
「那請陪我到下午三點吧!拜託!」
可憐兮兮的求情,孫Rui現在只想要有人可以陪她去找房子就好了。
「可......」
「太好了!謝謝妳,野田惠小姐!」



此起彼落的互道『早安』聲音,揭開了今天忙碌的排練序幕。

「聽說那個新的常任指揮今天會來?」
「好像是個很年輕的日本人?」
「雖然年輕,但是據說蠻優秀的,剛拿到指揮大賽第一名。」
「哈哈,對啊!評價似乎不錯,對不對啊?Rolan?」
Tao轉頭問著算是在場最瞭解千秋的一個。

「嗯!他是優秀又會散發黑色羽毛的英俊青年唷!」

「黑色羽毛?什麼東西啊?」一旁的演奏者,聽到這種形容不禁笑了出來。
「英俊青年?真的嗎?」趨之若鶩的,自然是女性團員。
「他在我們Wellendo樂團有『黑王子』的美稱唷!」在指揮大賽期間,大家總是以『白王子』、『黑王子』這樣代稱特質各異的Jean與千秋。
「不會吧?『王子』耶!」
「那一定很有氣勢!真是讓人充滿了期待吶!」

「沒時間了,你們還在這裡聊什麼天!」
樂團首席Simon的聲音突然出現,讓原本歡樂地討論的團員全斂起了臉色。

說完之後,他就提著琴盒轉身走進練習室,不再多說一句話。
「他今天心情不太好喔?」
「真是可怕啊......」
「『黑王子』真的行嗎?就算氣勢再強,壓的過首席嗎?」
「雖然這樣說很失禮,可是『黑王子』不贏過首席不行啊!」
「是啊!畢竟指揮才是領導樂團的掌舵者......」
「啊,千秋!」Rolan對著剛踏進門的人喊道。

所有在場的團員們,頓時全把頭轉向那個一身黑色西裝,提著黑色細長盒子出現的年輕人。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