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料到波蘭指揮家Mermec,竟會不惜破壞自身名譽也不願意留下來與盧馬列進行第二場合作,Tao趕緊詢問樂團首席Simon該如何處理這件燙手山芋。

「代理指揮的事情,要怎麼處理?」
看著紛紛起身收拾樂器的團員身影,Tao說。
「有馬上能來臨時支援的指揮嗎?」
「對了!Emmanu怎樣?」

正在收拾小提琴的Simon,緩緩點頭。「他還不錯,很優秀......優秀到我希望他可以成為我們的常任指揮。」
「啊?」Tao對這答案倒也意外。
「但是他最近人都在美國,而且指揮的價格又貴,樂團無法負擔吧?」
雖然不想對首席潑冷水,但身為樂團行政,Tao認為自己還得告知他現實情形。
「對不起......」
插話的人,正是Rolan。



「那個確定要接下任常任指揮的千秋,不也可以考慮嗎?」
深表贊同地,Tao猛點頭。「對哦!千秋,那個日本人!」
「不行不行!」
Simon大聲駁斥的拒絕,讓Tao跟Rolan,以及站在遠處的千秋,紛紛望向了他。

「那種乳臭未乾的小子!突然找來又怎樣,也肯定沒有能力可以指揮的!而且我們根本已經沒時間了,演出在即哪有時間陪他練音樂。」
「誰說的!千秋當然可以!」Rolan聽到這種充滿主觀的觀點,立刻不快地回嘴。

Teo這下可是因為Rolan的話,而彷彿注入了一根強心針,開始滔滔不絕地想要說服眼前的樂團首席。
「Rolan的Wellendo交響樂團正是當初跟Platini指揮大賽合作的樂團嘛!連Rolan都推薦,這等於是Wellendo交響樂團的品質保證啊!」
「更重要的是,千秋是下一任的常任指揮,現在開始接觸也不錯,而且對樂團來說也是好事。」
「Simon先生,你覺得怎樣?」

「哼!什麼下任常任指揮!我是完全不認同的!」
「講到這我就生氣,這件事從頭到尾根本沒有得到我們樂團同意,就找來新常任指揮,我才不承認這種來歷不明的菜鳥!」
對於Simon的怒火,Tao深感無奈。「可是這是下任音樂指揮總監Depurais決定的呀!又不是什麼阿貓阿狗的決定!」
「可是我根本也沒聽說Depurais要接音樂總監這件事!」顯而易見地,樂團Simon對於近期的人事更迭非常有意見。
「那是協會會長決定的,跟我根本沒有關係啊!你那麼生氣幹嘛?!」
對於語氣一直兇巴巴的Simon,Tao也自覺頗為委屈。

「不管了!三天後就要公演,現在已經沒時間了!就找他來有什麼關係啊!」
「那個千秋,也住在巴黎,而且是個年輕又廉價的指揮!」
「Mr.Simon,您說不定到時候會中意他的,就找他來試試看嘛!」
有鑑於時間真的已經非常緊迫,Tao開始遊說起首席,好讓三天後的公演能夠如期舉行。

-年輕又廉價的指揮......
-竟然是被這樣定義的......
千秋聽到這樣的評價,臉色不由得也跟著陰沈下來。

「決定了!」
「下一場就由千秋指揮!」
聽到Tao的宣布,讓Rolan非常高興地拍手。「太好了!」



千秋出門之後沒多久也跟著出門的野田妹,去了學校卻借不到練習室,只好心情低落地回到三善家,打算到千秋房間練習鋼琴。
樓上傳來的高聲談笑,卻讓她的目光往Frank的房間望去。
「啊?!妳回來啦?!我們正在Frank房間開派對耶!」正巧要回房拿東西的Tania,看到樓梯下方的野田妹,如此對她說。
「上來吧!介紹一個特別來賓給妳認識!」
特別來賓?

一打開Frank的房門,大剌剌坐在桌畔的人,竟然是孫Rui。
「妳好啊!野田惠小姐!」笑著跟野田妹打招呼,孫Rui一臉笑意。
Tania驚訝地問。「咦?你們已經認識了?」
「妳是千秋的女朋友吧?」
在野田妹還來不及回答時,孫Rui又繼續說道。「妳也是音樂院的學生吧?主修的好像也是鋼琴?」昨天看到她拿著琴譜,可見應該是是鋼琴科系的學生。
「對啊!我們幾個都是主修鋼琴的唷!」

Frank好心地說明。
「而且除了雲龍不是念音樂院之外,我跟Tania、野田妹,全都是念音樂院的。」
招呼野田妹坐下後,Frank為她倒了一杯果汁。「不過千秋也實在真是過份,明明跟Rui約好了,卻又放她鴿子,真是不應該。」

-學長跟Rui約好?
-他都沒告訴我......

「他答應要陪Rui去找房子,卻不知去向,我在千秋房間前看到她蹲在那裡等,才把Rui帶上來這裡的。」Frank非常心疼地說,畢竟千秋這樣的行為實在非常失禮,失約也應該要先聯絡才是。
「所以我們一起幫Rui小姐找房子吧!」
「沒錯沒錯!」
「真是謝謝大家!」

「妳放心吧!Rui,同樣是中國人,我一定會幫忙到妳找到房子為止,因為妳是我們中國人的偶像
!」與有榮焉的雲龍,非常積極地對Rui表示。
「哇!太感謝你了,雲龍!」
削著蘋果的Tania,像是想到什麼地問道。「不過只是為了要唸書,其實沒有必要終止所有表演活動吧?」
「是啊!我們也有同學是一邊表演一邊求學的,這其實不那麼絕對。」雲龍也深有同感地點頭。

「不了不了。」
「我想要自由......享受有朋友、戀愛、臉紅心跳的年輕生活......並不是只為了唸書而已,而是想要真正過點屬於自己的生活。」講到戀愛時,孫Rui還非常不好意思地紅了臉。
「哈哈,我們幾個男生也都在尋求臉紅心跳的對象唷......」

看著大夥高興地嬉鬧成一片,喝著果汁的野田妹,只是握著杯子沈默。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