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Allo?」
接起手機的千秋,看看手錶指著十點整,也差不多該是孫Rui打來的時間了。

『千秋?早安,我是Rolan!』
-羅蘭?他打來做什麼?「什麼事嗎?」
『千秋會拉小提琴對不對?』
「呃?會啊!你問這做什麼.........」以前還為了學小提琴而吃了那麼多苦,怎麼可能不會?
『嗯!那請你帶著你的琴下樓吧!』
「咦?下樓?」走到窗邊往下一看,Rolan竟然站在中庭,對著他的方向揮手。
『對啊!你快點把琴帶下來啦!』
「喔......」
-他是要我借琴給他嗎?真是奇怪。
-對了,之前他說過要跟我談盧馬列的事情,趁此問他一下樂團狀況好了.......

然而當Rolan一看見提著琴下樓的千秋時,卻拉了他就往外頭走去。
「好!我們走吧!」
「走?可是我......」可是孫Rui等等打來怎麼辦?說好今天要陪她去找房子的。
「走吧!你一定會想去的!我們去參觀盧馬列的團練,從今天開始,我們兩個都是盧馬列的團員喔!」
-什麼意思?
-去看他們練習?

站在窗邊的野田妹,邊刷牙邊看著千秋被拉走的身影,表情也是一臉狐疑。
而被千秋丟在床上的手機,則是一聲聲地響個不停,孫Rui獨自站在街頭不知該往哪去。



「什麼?要我臨時參加演出?」深知自己有多久不曾好好練琴的千秋,對於這樣的要求感到非常驚訝。
「哈!可以的、可以的!因為連我都是一早接到電話被臨時叫去,那個團的人數根本已經因為流失過多,湊不全一個團了,所以你去也絕對不是問題的!」
Rolan坦白又直接的話,讓千秋聽了也皺眉。

這樣的團竟然還可以存活著?未免也太過神奇了吧......

「重點並不是我去有沒有機會上場,而是我將要接下盧馬列的常任指揮一職,再怎樣也總會有人認出我吧!總不可能整個團裡,都沒有半個人認識將去跟他們一起工作的指揮呢?」
「這當然不是問題!我早就準備好了!」

從包包裡拿出一副黑框眼鏡跟髮蠟,Rolan把千秋原本飛揚的頭髮梳成了完全服貼的呆瓜頭,配上眼鏡之後更有『古人』扮相,那模樣確實是老土到讓人不會想看第二眼。



「你看!很土吧!」
千秋只覺得,鏡子裡的自己還真可怕。
「真是夠了。」
「千秋會不想跟我一起去嗎?因為我認為,這是你可以直接瞭解盧馬列的最好機會。」
與其跟千秋說什麼,其實倒還不如直接帶他去參加團練,是最直接有用的瞭解方式。
「呃.....謝謝,我是真的很想瞭解這個樂團。」雖然得用這種出乎意料的方式做第一次接觸。


甫踏進團練的空間,一個蓄著長髮的年輕人就對著Rolan大喊。「哦!Rolan,你來啦?」
「早安,Teo!其實我本來還猶豫要不要來耶!」
「別這樣說嘛!真的很高興你願意來幫忙!你可是Wellendo交響樂團的中提琴副首席,有你在,這次演出的中提琴部就沒問題了!」拍拍Rolan的背,Tao看來是明顯寬心了不少。
「那,小提琴的部分,應該也可以拜託你吧?」
果然連小提琴演奏者也湊不齊,真是完全被料中!「什麼啊!當然不行,不過......我已經料到這種可能,所以順道請我朋友過來幫忙。這位是日本學生,豐田。」

啊?歐洲人對於日本只知道豐田汽車嗎?

「日本人啊?你跟我家的汽車同名耶!沒想到真的有人姓豐田,哈哈!」Tao拉著千秋的手寒暄,很是熱情。「代班是沒有酬勞的,所以真的很謝謝你,願意來幫忙!」
「不會......」千秋說話時還低著頭,將視線躲在鏡片後面。
一旁的Rolan看著這狀況,於是也幫忙把話題岔開。「啊,好像又有人來了,那我們自己先進去準備好了,Tao你去忙吧!」


準備樂器時,窸窸疏疏的說話聲,傳進正在整理琴弓的千秋耳裡。

「你是吹長笛的樂手嗎?」
「是的。」
「請問你會吹短笛嗎?」
「會,可是......」對方似乎為難地陷入支支吾吾。
「沒帶嗎?好吧!那還是請你協助第二長笛的部分......」
-這個樂團......
-聽起來真的問題多多,真的任何人都可以來代理任何一個位置嗎?
-就算排練時並沒有薪水,也不該這樣吧......

坐在小提琴部最後一排的千秋,心情複雜地開始為自己的小提琴調音,然後翻開剛剛拿到的樂譜。
-啊?是要演奏Ravel的『Bolero』?這是一首好曲子呢!
-不過,高中之後就沒再跟別人合奏過小提琴,先來稍微練習一下好了。

熟悉的旋律、指尖的手感,讓拉琴的千秋閉起了眼,沈浸在自己的音樂世界裡。
-記得音樂一開始是小鼓吧?輕輕的撥音的旋樂接著跟進,然後是長笛的主奏,再來才是單簧管將樂章重複演奏,並帶出低音管......
-這是首素材單純卻不單調的可愛曲目,簡單卻多彩的特質讓人聽來別有意境。



看著陶醉在自己小提琴中的東方人,首席Simon忍不住在經過千秋身邊時對他說了句話。
「喂!不要得意忘形了,年輕人!」
睜開了眼睛的千秋,看到的是一個頗有年紀的中年人,那嚴肅的表情確實可以讓人不寒而慄。

此時,Tao突然跑進了團練室,慌張地揮舞著手上的資料。

「不好意思,有個不幸的消息必須通知各位!」
「剛剛收到通知,合作的指揮Mermec臨時決定取消這次公演,現在已經在回去波蘭的路上。而且他說,以後再也不來盧馬列了......」

這話,無疑又將千秋推進了黑暗的深淵。
好不容易有機會瞭解這個團的音樂,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一起演出,卻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不過,一想到前天那場演出的悲慘情形,與樂團完全不受指揮駕馭的即興演出,卻讓千秋很能理解Mermec終止演出的心情......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