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James Depurais,是嗎?

看著手上的《夢色。古典》,在佐久間學的專欄裡,是這麼介紹這個人的:

使諸多草木的種子萌芽,
成長茁壯為豐饒的大地,
他的音樂充滿了生命的喜悅,
他的溫暖人性也受到許多樂迷的熱情擁戴......

盧馬列管弦樂團的新任音樂總監James Depurais,是將Oregon交響樂團培育為全美主流樂團的重要推手,在歐美及日本都非常活躍,是受到普世認同的當代指揮家。

-這個人是音樂界的良知,認真投入的程度,跟總是玩世不恭的Stresemann是截然不同的類型。
-我還在日本的時候,就曾經聽過由他擔任指揮的演奏會,那真的是非常幸福的音樂體驗。
-我真的......可以在由他擔任音樂總監的樂團裡工作嗎?
-真想跟他見面好好談談......
翻看著雜誌的千秋,內心不停地想著這事,另一手卻依舊不忘記要攪拌湯鍋。


碰!

「我......我...回...來了!」嘴巴喊著,野田妹腳步也沒停地走到床上,然後用力把自己整個人趴向大床。
「好累......呼哦......好香的味道。」嗅著床鋪的淡淡香氣,野田妹喃喃地自語。
「嗯......還有令人垂涎三尺的燉肉香氣耶......呵呵。」
臉上洋溢著笑容的她,幸福地閉起眼。「老公,你要先洗澡還是先吃飯呢?嗯......這個嘛......我看今天先洗澡好了......」自導自演地,野田妹倒是全然沈溺在自己的世界裡。
「喂!」
千秋不客氣地抓起一旁的枕頭,就往野田妹的頭丟去。「回妳自己的房間啦!」
「嗚嗚~至少讓我先吃飯嘛!」可憐兮兮地哀嚎,野田妹此刻可是已經又餓又累了。
「妳實在是......」


「哇!好久沒有吃到學長親手做的咒語料理了耶!」看著千秋裝盤之後擺好的晚餐跟麵包,野田妹幸福地嚷嚷。
「什麼咒語料理?這只是紅酒燉肉而已。」拿起開瓶器扭開紅酒的軟木塞,千秋看了一眼桌上的燉肉、法國麵包、沙拉,倒是不認為這樣的晚餐是什麼豐盛大餐。
「真一今天遇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歪著頭,野田妹狐疑地問。

-咦?這傢伙未免太敏銳了吧?
-她怎麼知道有事情?

「這......」
「因為你只要一遇到開心的事情,就會把情緒反映在做菜上面呀!」
-是這樣嗎?怎麼連我自己都沒注意到有這種習慣,這傢伙倒是比我還瞭解。
把倒好的紅酒,放到野田妹面前,千秋倒是訝異於野田妹的觀察。

「所以,究竟今天是發生了什麼讓真一這麼開心的事情呢?」拿起餐巾攤開平攤在膝蓋上,野田妹繼續看著眼前的千秋詢問。
被料中的千秋真是答也不是,不說也不是,反而情緒複雜地不想多說。「沒......沒有啊!」
「真的嗎?」
雖然仍然很疑惑,但既然千秋不說,野田妹也不想再問下去,畢竟肚子已經飢腸轆轆了,快點開動比較重要。「那我要開動嚕!」

「......嗯,好好吃喔!幸福!學長果然是料理天才......」
「野田妹還要......」
看著野田妹幸福地吃著晚餐的模樣,千秋只是又為自己倒了一杯紅酒。



滿腔心事地吃完晚餐,千秋拿出了預先買好的票,打算邀請野田妹一起去聽音樂會。
「野田妹,妳明天不用上課,一起去......」
拿著票走到客廳的他,卻發現野田妹竟然已經抱著抱枕坐在紅沙發上鼾然地睡著。

-真是的......
-這傢伙,最近怎麼常這樣一吃飽就立刻睡著?
-雖然她什麼都沒有提,不過......音樂院的課業,應該真的很重吧......

拿出毯子為野田妹蓋上之後,千秋看著被野田妹丟在桌上的一堆課題,並且順手拿起其中的樂譜翻看。
-Poulenc?這是一首很棒的曲子!
-有雙簧管跟巴松管,這傢伙應該是找黑木一起搭檔的吧?
-嗯,我也得趕緊往前走,好好努力學習音樂才行......
-畢竟我即將成為一個常任指揮了。


Plan劇場-

「呵哦!這個地方,好有歷史感喔......」勾著千秋的手肘,野田妹仰起頭看著偌大的空間裡的古老氛圍,從柱飾到色彩、座椅到簾幕,都看得出非常具有時間感。

-這座劇場就是盧馬列的重要據點嗎?
-不知道盧馬列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樂團?
懷著心思的千秋,只是想著自己即將在工作所面對的新局。

「野田妹,等等要演出的盧馬列管弦樂團,是個從1857年就創立的老樂團。」兩人落坐之後,千秋開始為她介紹今天要聽的演出。
「哇!1857?那足足超過150年了耶?是這麼老的樂團啊?」
「嗯,Stresemann大師以前年輕時,也曾經指揮過這個樂團。」
「Milch?」真的啊?真是沒想到呢!「所以這裡不就曾經是個年輕的好色指揮所常駐的基地?像千秋學長這種理性又嚴肅的指揮,應該很不搭軋吧?」
「喂!妳是又扯到哪去了?!我......」
逐漸暗下的燈光,讓千秋也停止了往下的話,轉過頭將視線投注在台上。


 

登場的音樂,是Rimsky-Korsakov的音樂,Capriccio Espagnol(西班牙綺想曲),是首以民間舞曲為創作取材的音樂,曲間同時洋溢著繽紛燦爛的情境與優雅卻熱情的氣氛,全曲的五個樂章並以熱鬧的節慶感劃下休止。

-怎麼會這樣?好好的曲子,卻被這麼草率的演出?
-而且這明明是一首有許多獨奏的繽紛曲目,怎麼卻演奏的像是散落一地的灰色水窪?
-竟然會演奏成這樣......這不是真的吧?

隨著時間過去,千秋臉上的陰霾越來越沈重,更別說是他那彷若要將人當場凍死的嚴峻表情......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odamefan2008
  • 我想二之宮老師真是很認真辛勞的研究音樂世界
    James DePreist? 真有其人呢!
    二之宮老師應該是有得到他的同意才把他寫進去吧
    Hana也好厲害那麼了解音樂 真棒
    我是不懂音樂的 必須是非常有名的曲子
    或是常被播放的古典音樂才知道
    呵呵 以前有朋友找我去卡內基聽音樂會
    我還不去呢
    現在卻跟著漫畫盡量去找到提到的作品來聽喔
    喜歡這漫畫的教育性
    可是也期待它的娛樂性呦
    不然就太们悶嘞
      
  • fan:


    老師的作品裡頭提到的許多登場人物、團體、空間,其實都是真假參半,所以我其實也常是四處Google後,才敢下筆......


    因為不像老師背後有一堆專業音樂人支撐以及提供音樂上的諮詢及意見,我只有一台5歲的NB、10根手指頭,加上一條網路線,知道的就寫,不知道的就自己多做功課。(深刻而具有見解的樂理,我也不敢亂寫在文章裡頭,而藝術相關的認知,也只是以前唸書時的藝術史跟設計史......)


    這部作品的教育性與音樂性,無庸置疑,很多人因為它進入古典音樂殿堂,也有不少人因為它重新回到古典音樂懷抱,真的造成很大的影響。


    不過,我也因為這部作品又去買了不少音樂聽,最近才又剛買了一張高價版的管風琴.......OTZ

    Hana 於 2008/07/26 23: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