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過頭看著那久違的熟悉背影,野田妹狐疑地又對著穿著黑色西裝的他喊了一聲。
「千秋學長?」

然而,千秋卻只是繼續靠在Pont St.Louis橋墩上背對著她,並不打算搭理。

「你是千秋學長對吧?這種味道......」雖然不知道學長為什麼不說話,但看到他終於回到巴黎,野田妹卻是千真萬確地感受到自己內心的喜悅。「學長?」
當千秋突然轉身,卻是朝著過橋的方向走去時,野田妹更弄不懂了。
-那並不是回家的方向啊......
「真一?」



「呣嘰!」

千秋奇怪的舉止,終於也觸怒了野田妹。
她生氣地跑到千秋面前攔住他。「為什麼不理我?我們明明那麼久都沒有見面了!」
對於野田妹的質問,千秋卻只是扭開頭不回答。

-哼!到底是誰不理誰?
-我看,是妳心裡根本就沒有我吧!
-當我終於開始要好好面對我的感情時,卻沒想到竟然是被這樣對待!

火氣上的千秋,氣焰一點也不比野田妹小。
「我並沒有不理妳啊。」
這話,千秋依舊是扭開了頭說的。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因為我擅自把聖誕樹放在你房間,所以對我生氣?那是因為你都沒打電話回來,所以野田妹才會沒機會跟你提的......」
「什麼叫做『因為你都沒打電話回來』?妳難道不會打給我嗎?!」千秋也不想一見面就吵架,只是野田妹這種態度真的讓他忍不住放大了音量。

「唔......可是又沒有什麼事,為什麼要特地打給你?」
「而且野田妹學校功課也多,很忙的......」
理所當然地,野田妹覺得這根本沒有什麼好計較的,於是走到千秋身旁,拉起他的手。「走吧真一,我們回家了。」
「回去一起布置我們的聖誕樹吧!我......」

但千秋只是用力地甩開野田妹的手。



「真一?」
「我受不了了,妳真的.......是個變態。」
轉過身背對著野田妹,千秋的心情既是懊惱又是煩悶,不懂為何野田妹完全無法理解他所表達的話、他所想傳遞的心情。
只是一派輕鬆地,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也沒有誰必須因為冷落對方而有改進。

-如果是這樣,還有在一起的意義嗎?
「我想,我們還是不要在一起好了....現在分手,一切都還來得及。」
「學長?」
「妳說的什麼『Je t`  aime』(我愛你)根本就是隨便說說,只是在尋我開心而已。」雖然心情很不好受,但千秋還是繼續往下說去。
「妳只會嘴巴上說妳有多喜歡我,卻只是在做做表面功夫而已,也看不出妳有認真對待我的感情的態度,除了胡鬧還是胡鬧。」

-除了胡鬧還是胡鬧?
-學長為什麼要這樣說野田妹呢?
-野田妹是打從內心地,真的喜歡學長呀!

「......就跟妳對待音樂的態度一樣隨便。」
「我真的沒辦法配合這樣的妳。」
或許野田妹真的該去找同一星球的人交往,我們之間所存在的差異,不是三兩天可以改變的。
講完了話,千秋往橋的那端走去。

而野田妹只是低頭看著懷裡的禮物,那本對位法。



說穿了,千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此刻要往哪裡走,只是這樣的心情,真的沒辦法好好面對野田妹卻沒有情緒,更別說是過聖誕節了......
-也許這樣對她說重話,是真的殘忍了點。
-可是她這種對待我的方式,卻是真的必須好好改改才行。
-她自己得要稍微有點危機意識啊!總不能......

突然被人從背後踢倒的千秋,還來不及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下一刻卻已經整個人跪倒在Pont St.Louis的橋面。

收回腳的野田妹,只是喘息地怒視了千秋一眼。
「哼!」
「真是沒度量到極點的男人!」憤怒的罵完後,野田妹也轉身就走,根本不想多看千秋一眼。

而一旁經過的路人,也因為突來的風波而紛紛停下腳步,看著這對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大聲吵架的情侶。
『那女孩是整個人跳起來飛踢耶!』
『真是非常恐怖!』
『是啊!妳沒看到她男友整個人是被踢到跪倒在地上......』

看著掌心的小石頭跟刮傷的裂痕,千秋彎腰扶著疼痛的膝蓋緩緩站起來。
-這真讓我難以置信...她實在是......
瞇起眼看著她的背影,千秋做了一個深呼吸。


「給我站住!妳這個變態!」
下一秒,揪住野田妹衣領的千秋,氣的把她整個人拉起來給了一個過肩摔。
「什麼沒度量?我告訴妳!是我先提出分手的!」感情被踐踏就算了,至少身為男人的尊嚴是不能任她隨便蹂躪的。

但才轉身的千秋,卻立刻被野田妹飛勾而來的圍巾整個絆住了西裝褲腳,然後在野田妹起身用力一抽之下,整個人重重地摔倒在地。
「呣嘰呀!胡扯的人到底是誰啊!」
氣憤的野田妹也早就殺紅了眼,粗暴地無視於整個趴在地上的千秋。

連續兩次膝蓋直接撞擊在地面的疼痛,讓千秋一時之間因為劇痛而無法起身,驚愕的他只能翻身坐著。「妳到底鬧夠了沒?實......」

但突然跳起身的野田妹,竟然還從天而降地,整個人跨坐在千秋身上,雙手直接用力掐住了他的脖子。

這一連串的暴力攻擊,讓旁邊圍觀已久的路人紛紛為此擦了把冷汗,一陣議論紛紛。
『日本人真可怕。』
『是不是要報警比較好?』
『那個男人應該要去醫院包一下吧?』
『先等一下好了......』



「野田妹一直都是很認真的!你憑什麼認為我是隨便或是逃避的?」哽咽地,野田妹因為千秋的指責而感到既生氣又難過。

骨頭痛到只能稍微撐著上半身的千秋,喉間的緊窒令他幾乎要窒息,但讓他比被封喉還要更驚訝地,是眼前的野田妹那雙泛紅的眼眶。
畢竟,就連上次參加鋼琴比賽失利,野田妹也不曾在他面前掉過半次眼淚......
「若即若離......」
「你跟音樂......為什麼都要這樣呢......」
看著地上的那本《對位法》,野田妹的鼻子也不自覺地充滿了更多酸楚,終於情緒崩潰地,任著眼淚不停落下。
「嗚......」

「我......我又沒有說要......離開妳。」氣若游絲地,千秋虛弱的說。
「哼!你剛剛明明才想離開我不是嗎?什麼沒辦法配合這樣的我,不就是要丟下野田妹嗎?!」滿臉淚水的野田妹,氣憤地又把手上的力道加重。

此時的千秋因為瀕臨窒息,而只能什麼都不說地由著她去。
-這傢伙,竟然這麼用力,是真的要我沒命就是了?
-這樣下去,我看她很快就會如願了。



為了保住自己的命,千秋用力地伸出手,硬是把野田妹用了所有蠻力的手,從自己脖子上扳開,然後跟她的手指緊緊地交握。

「慢......慢著.......好......我知道了......」
「......我們......從頭來過吧?」真受不了這個女人。

聽著千秋沙啞的聲音說出這樣的回答,野田妹的眼淚又撲窣窣地落下。
這次的眼淚,是如釋重負的喜悅。「真......真一,你是說真的嗎?」
「唔......嗯。」千秋對著跪在雙膝之間的她點頭。
「啊嗚嗚......」
知道他說的是真的之後,野田妹更是放聲大哭了,兩手緊緊的環著千秋,就好像害怕他會再次消失在眼前似地。


野田妹的哭聲、喉間的痛楚、掌心的血痕、作痛的膝蓋......交雜地讓千秋閉起了眼。
-為什麼......
-為什麼到最後,是我被迫必須改變態度......
-為什麼自從碰到野田妹之後,好像一切都不在我的掌握內了......

橋邊的咖啡廳外,服務生看著跪在地上抱著千秋嚎啕大哭的野田妹,非常關切地討論著最新發展。
『那兩個日本人終於和好了?』
『對啊!剛剛還真是可怕!』比手劃腳地跟一旁的客人表演剛剛這兩人展現的種種招式。
『看起來似乎是那個男的求饒了!』
『誰都想保住一條命吧?』要是他再不起身,就真的要報警了!
『說的也是......不過這下總可以好好過聖誕節了吧?』
『是啊......』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odamefan2008
  • Wa,ha,ha--- 這是我很喜歡的一話
    完全在我的想像及意料之外
    第一次看到漫畫時 真是笑到眼淚掉出來
    又腹肌酸痛 真的很久沒有這麼開懷大笑過了
    謝謝Hana這麼精彩的文字描述
    想到Hana這麼辛苦的為大家寫作
    我也要耐心一個字一個字的拼注音
    表達感謝才行啊
  • fan:


    沒想到妳喜歡『動作片』啊?
    我當初一看到這話,
    其實非常飽受驚嚇啊!

    感謝妳的中文留言,
    讓英文程度非常破的我,
    感到非常窩心哪!!!!!!!!

    Hana 於 2008/07/26 22:27 回覆

  • Aki026
  • 自栩為正常人的千秋,遇到火星人野田妹;似乎一切都失控了 :P

    他應該沒想過會有在巴黎街頭上演【全武行】的一天吧 !!

    我認為他們二人是互補的,每當有一方疏於聯絡時,總是會有另一個人掛念著對方。
  • Aki:

    當初我看到他們在橋上暴力相向的橋段時,
    其實也是一整個陷入目瞪口呆啊OTZ
    不過這一對愛侶的暴力事件,
    基本上只能當作『變態森林』的溝通方式視之,
    那根本是另一個世界啊~

    千秋很正常嗎?
    其實越看越覺得也不全然啊!
    在兩人相處模式的潛移默化裡,
    『千秋學長』也逐漸被改變了......

    請繼續牽著手,一起向前走吧!
    (眼底呈現星芒的發光狀態)

    Hana 於 2008/08/27 23: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