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使已經放慢了速度,然而當千秋已經布置完聖誕樹也整理完房間後,野田妹卻還是不出現時,一直在房間裡等待的他,也萌生了些許情緒。

看著窗外的藍天,千秋突然閃過了與兒時記憶交疊的畫面......
「媽媽!爸爸還不回家嗎?」
五、六歲的千秋,抓著彩色燈泡陪著媽媽布置聖誕樹。

「聖誕節是要全家一起過的對不對?」
「大家都是這樣的吧?」
「是啊,一般都是這樣的......」征子只是溫柔地對著千秋點頭,臉上淡淡地洋溢著笑。
「太好了,耶!」很是開心的千秋,忍不住又叫又跳。

然而,直到那夜結束,千秋的父親都沒有出現......

「......嘖,怎麼會想到那種過去......」那種等待復等待,卻什麼也等不到的感覺,真的讓人感覺很差。

-不打電話也不聯絡,讓人感覺不到她真心的執著。
-為什麼我非在這裡等待她回來不可?
-我也是有我的尊嚴的!

本想上街走走的千秋,卻在套上外套之際,又脫了下來。
「算了,免得又跟那傢伙錯過......」
「還是去找長田好了。」


「這葡萄酒啊!一看就是很美味的樣子!」搖晃著杯裡的液體,長田陶醉在酒香的環繞。
「結果真一還是覺得寂寞嗎?」
「這是什麼問法?真是謝謝你哦!」長田的問句招來的是千秋的冷眼回應。
「那就......」舉起杯子,常田思索著該要用什麼理由敬酒。
「就來敬你被野田妹給甩了吧!?」
「我並沒有被甩!」雖然心裡確實非常不甘願,也確實因為野田妹的態度感到不好受,但根本完全沒有這種事。

「我只是來找你打發時間而已......」如果不是因為野田妹又不知去向,手機也不接的話。
「為什麼你老愛叫我『真一』?好像一副跟我很熟的樣子,真叫人受不了!」
「那是因為......『千秋』另有其人啊......」
雖然知道千秋或許不想聽到過去,但長田還是放下了酒杯。

另有其人......



「哈哈哈!現在的你,真的跟小時候不一樣了,很有主見又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其實我本來也認不出是你.....」
想起千秋小時候的模樣,長田還唱做俱佳地演起千秋小時說話的調調跟兒時故事。

「你爸爸以前也常來我房間坐,我們會這樣一邊喝酒一邊談天說地,他還告訴我許多有關音樂的事唷!」
「啊,對了!我之所以畫音樂抽象化,就是因為你爸爸的緣故,我的第一幅抽象化就叫做『千秋』,我找給你看看吧,你等等.....」
但千秋卻放下酒杯,站起身。「不用,我告辭了。」

回過頭想說點什麼的長田,只來得及看到被千秋給甩上的門。



而結束了表演的野田妹,急忙換裝準備離開教會。
「咦?野田惠,妳怎麼一副要回去的樣子?」
「嗯,對。」扣著大衣扣子,野田妹確實是打算趕緊趕回三善家。「因為聖誕樹才裝飾到一半,我得快點回去布置不可,時間已經不早了。」
「我家也有很大的聖誕樹唷!還有很豐盛的聖誕大餐!還有啊!我家也比野田惠住的地方還要大,妳不要回去嘛!」

拉住野田妹的手,Luka還想再跟她玩。
「我想請妳來我家一起度過聖誕夜,也當作是今天幫忙表演的謝禮啊!」
可是......
不好意思地側過臉,野田妹靦腆地移開目光。
「可是......我想回去見一個人耶......」
這話,像兩把箭同時射在黑木跟Luka頭頂,也讓Luka想跟野田妹一起度過聖誕節的滿心期待,當場落空。


「野田惠!」
是Luka的爺爺。
「Oui!」
「要回去的話,這份禮物妳收下吧。」
禮物?「不用啦!我......」
「這是更簡單易懂的對位法書籍唷!」爺爺補上了一句。「是我學生寫的。」
「真的嗎?!太好了,嘰呀哦!」那就不用一本書讀到死也讀不懂了!真是讓人太開心了!

拍拍一臉失落的Luka,黑木對他笑了笑。
「Luka,我去你家過節。」
「我又沒有要邀請你!」
「可是你剛剛不是說,是今天代演的謝禮嗎?那也該要算我一份呀!我跟野田妹是演同一匹驢子耶!」黑木這句話,倒是完全塞住了Luka的口。
「走吧!我很期待耶誕大餐 哦!而且我也想要聽聽你彈的鋼琴,應該很不錯吧?」

-雖然無法變成像野田妹那樣一個有著強烈自我主張的人......可是偶爾模仿她活潑的作風,好像也挺不錯的。
-我不想再自己把自己關在高塔裡了.....



-回憶起兒時最後一次見到的父親背影,是他穿著外套說要去買菸的畫面。
-說要去買菸的他,卻從此棄家庭於不顧,至今依舊從來不曾主動有過任何聯絡。
-對於他,我不想再想,也不在乎了......

清冷的空氣,讓千秋打了個噴嚏。

-雖然不在乎,可是我也不想再被人給耍的團團轉。
-我並不想把野田妹跟爸爸歸類為同一種人,可是她卻同樣令我陷入苦思又煩惱,這種感覺真的很差很差。
-難道這表示,她已經具有把我輕易耍的團團轉地能力了嗎?

看著車水馬龍的巴黎,天色終於逐漸暗了下來,不知該要往哪個路口移動的千秋,獨自佇立在街頭。

-算了。等這次巴黎的公演結束之後,我想去找在義大利歌劇院指揮的Vieira老師。
-這件事我已經想了很久,是該要好好去做的時候了。這次一定要去,就算得離開巴黎也要去。


繞過聖母院之後,千秋繼續往東邊走,沒過多久就到了連接St.Louis
島的Pont St.Louis,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走的他,靠在橋墩上沈思。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看到那個由遠至近的熟悉身影。

「野......」
然而自顧自走路的野田妹,完全沒有注意到千秋的身影,視若無睹地跟他擦肩而過。

對於這種狀況,千秋只覺得自己此刻的心情,真是彷彿置身暴風雪裡。
-這傢伙到底是想怎樣?
-心裡對我視若無睹,連現在也完全不把我看在眼底?
-我這些日子以來的不好受,被冷落的情緒,究竟是招誰惹誰?
千秋知道,自己的情緒已經到了頂點,握緊拳頭控制自己情緒的他,索性也乾脆不想喊住野田妹了。


然而,來自千秋身上的熟悉氣味,卻讓原本走開的野田妹突然回過頭。
「千秋學長?」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eb
  • 雖然已看過這段漫畫
    但是hana把段落停在這裡
    仍是很釣人胃口的......(扭手帕~)

    還好剛剛你已經寫好了Lesson46了~(快去接上)
  • feb:


    早安!
    昨晚因為白天開會太累,
    所以早點讓腦細胞進入休眠,
    只寫到Lesson 46就不行了......

    對於橋上的對戰,
    雖然表面看來是肢體上的『搏鬥』,
    可是我覺得重點反而應該是內心的糾葛,
    對對方的、對自己的,
    但在這戰,野田妹似乎是佔了上風,
    雖然口口聲聲對學長說『我愛你』,
    可是舉白旗投降的千秋,
    固然看似為了『活命』,
    卻反而讓人從中窺見他對野田妹的感情......

    Hana 於 2008/07/25 09: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