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外不斷向後退去的景致,縱使風光明媚,對歸心似箭地千秋來說,卻只是巴不得能夠逝去地更加光速的風景罷了。

好快些將他帶回那好一陣子不見的巴黎。

睡不著又無法沈住心思,千秋索性打開袋子看看自己要帶回去跟野田妹分享的紀念品。

-從荷蘭買回來的名產,是起司跟醋漬鯖魚,還有基於演出成功而買來慰勞自己的葡萄酒。
-明明是聖誕節,這樣的禮物會不會準備的不太足夠?
-但是今晚就是聖誕夜了,巴黎的商家不知道會不會提早打烊......


聖誕節,不是屬於家人就是屬於戀人的,而一個人的寂寞,又屬於誰的?

想到野田妹應該正等待著千秋歸來,獨自在房間裡製作簧片的黑木,不禁覺得喉間泛著些許苦韻。

「喂?」
『黑木嗎?』
「是......」
『請問你今天有空嗎?』
今天不正是聖誕夜嗎?野田妹難道想.....



雀躍地趕到教會的黑木,卻在來到現場之後,才發現自己真的是一點都不瞭解野田妹。

「什麼?代演?」不會吧?
「嗯!」拿著道具的Luka對黑木點點頭,解釋為何突然得拜託他。「因為演驢子雙胞胎兄弟都得了流行性感冒,所以今天完全沒有辦法來表演了,這樣會讓演出開天窗的。」
「所以請阿泰跟野田惠一起來,你們兩個就合演一匹驢吧!」

-阿泰?
-這小鬼怎麼不是直呼我們名字就是亂取綽號。

「嘰呀啵!竟然叫我演驢子?!之前你根本沒說!」電話裡,Luka只是可憐兮兮的說什麼人手不足,所以需要協助,從頭到尾都沒說是要野田妹來演『動物』啊!
「我不是要來代演聖母瑪麗亞的嗎?」
「啊?可是演聖母瑪麗亞的小朋友又沒請假!」野田惠真是奇怪!
「我是個成熟的女人耶!竟然叫我這個成年人演驢!」

走到扮演聖母瑪麗亞的小女孩身旁,野田妹伸手扯著她的頭巾。
「妹妹,再怎麼說,我演聖母瑪麗亞都比較合適,對吧?」

因為野田妹奇怪動作而受到驚嚇的『瑪麗亞』只是用力抓著頭巾。「我不要......」
「妳不適合演瑪麗亞的唷......野田妹比較......」
一旁的黑木,因為野田妹處心積慮要扮演女主角的樣子,而感到訝然。

看著野田妹以成年人的姿態,對著自己教會裡的朋友施壓,Luka也挺身而出。

「野田惠!請妳講理一點,妳就是來演驢的!」
「這是小朋友的戲劇表演,妳不可以跟小朋友搶角色的!」此刻的Luka,雖然仍是一嘴的小老人調調,倒是完全承認自己是小朋友那國的。
「妳有沒有聽到啦!喂......」



一路風塵僕僕趕回三善家的千秋,意外地撲了個空。
房間裡沒有野田妹的身影,甚至連聖誕節的布置都好似未完成地,被她隨意丟了滿地。

仰起頭看著房間裡,那棵因為過高而導致駝背的奇怪聖誕樹,千秋有些愕然。
-就算不計較她到底跑去哪,可是.....
-這棵樹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是野田妹跟賣酒的老闆要的啦!」看著千秋房間大開的門,原本想跟野田妹打招呼的長田,正好看見千秋對著樹發呆的模樣,於是好心地給了答案。
「因為去年的樹到現在長太高,不適合放在室內了,所以野田妹就跟他要來。」
「是常田先生幫她搬回來的嗎?」
「不是耶!野田妹自己搬回來的唷!非常厲害吧?」

手上的重量,提醒了長田自己還買了紅酒。
「別管那個了,千秋。我們在樹下喝一杯吧?這是我剛剛買回來的葡萄酒,請你喝一杯吧!」像是為了證明所言不假,長田還從袋子裡面拿出了玻璃酒瓶。
「為什麼好好的聖誕夜,我得跟你一起喝酒?」找不到野田妹已經心情夠不好了......
「因為只有我跟你在家啊!Tania跟雲龍,都跟Frank回他老家去過聖誕假期了!野田妹說什麼去學校找同學......不過我只可以陪你喝一下喔!因為我晚上也要去找朋友過節。你特地回來卻孤伶伶一個人,實在太可憐......」

千秋的反應,是揮手把門關上,讓舉著酒瓶的長田硬是吃了閉門羹。


-去學校了是嗎?
-我相信她馬上就會回來的。

拿起被野田妹丟在地上的紙箱跟聖誕燈泡,千秋決定接手繼續幫野田妹把聖誕樹布置完成。
「樹明明那麼大,吊飾卻那麼少,這傢伙真的是個呆子......」
雖然嘴巴叨唸著,但只要一想到野田妹等等回來,看到自己的驚喜表情跟『千秋學長』的叫喚,千秋卻還是淡淡地感受到喜悅的期待。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