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燈結彩的街道,滿滿地洋溢著屬於聖誕節的氣氛。各色燈泡與大小掛飾,將白晝的景觀,也妝點地一如夜燈繽紛地熱鬧萬分。


「哇!是糖果做的聖誕老人耶!好可愛喔!」
「黑木你看!這個也好精緻......」
頭一次在異國迎接聖誕節的野田妹,驚奇地不停嚷嚷。

才一回頭,黑木竟然又發現野田妹跟路上的好幾個小孩一起貼在櫥窗玻璃外,看著店家展示的聖誕水晶球。
「野田妹!」
「我們得走快一點吧?妳別一直三心二意的,這樣永遠也走不到目的地的!」
由於一路下來已經好幾次回頭找人,連好脾氣的黑木都覺得非常疲憊。


正因為不知已喊了野田妹幾次,黑木不禁對千秋心生憐憫起來。
-果然只有千秋才能跟野田妹交往。
-千秋實在太厲害了,可以這樣跟野田妹一耗好幾年。

「好啦!」
趕緊跟到黑木身邊,野田妹依舊非常開心地直盯著店家展示的商品。
「不論走到哪裡,都是聖誕節擺飾耶!好棒喔!」
紅色的、綠色的、金色的、銀色的,真是喜氣又歡樂極了!

「當然啦!因為再一個禮拜就是聖誕節了。」到時候,千秋就應該回來了吧?
仰起頭,看著懸掛在騎樓下,旋轉的彩色球體,野田妹讚嘆不已。「好美麗哦!」
-可不是嗎?
-曾幾何時,生活周遭的風景,竟然已經轉換了。



走到跟Luke會合的廣場時,果然他已經等在那裡。

「今天要在教會排練耶穌誕生之夜的劇情唷!」不但Luke爺爺會來,大家還會一起唱歌呢!
「啊?是你那個個性很像Bach的爺爺嗎?」野田妹好奇地問。
「嗯!」Luke用力點頭。「野田惠想要聽聽看管風琴演奏對吧?」記得她說過,不曾聽過管風琴的現場演奏呢!講到爺爺,Luka倒是非常地驕傲。
「我們這樣去打擾,會不會太過冒昧了?」基於禮貌地,黑木對著Luke此般問道。「我家信的是淨土真宗......」
亦即,對於宗教禮俗上的規矩,黑木是不太瞭解的。

「淨土真宗?」野田妹想了想,才想到自己家裡的信仰派別。「我家跟黑木不一樣,我們是『安然往生寺』的施主。」
「淨土真宗?安然往生寺?」

雖然野田妹跟黑木說的都是法文,但Luke卻忍不住眼冒金星,完全聽不懂啊!果然另一個國家就像是另一個世界地遙遠!



安然往生寺?「那是什麼派別?安然往生?」
連同為日本人的黑木,都非常好奇。
一般不就是淨土真宗、日蓮宗、禪宗、真言宗.....這些的,竟然還有這種奇特的寺廟?

「就是尋求安然往生尋往極樂世界呀!」
「啊?」就是好好的死去就對了?
驚訝的不只黑木,Luke更是整個臉都皺成了一團。
「日本真是一個好奇怪的國家啊......」
「不是這樣的......」黑木趕緊澄清。
野田妹的信仰,畢竟是眾多信仰當中的一種而已,真的不能以此代表全日本啊!



Salut!!我現在不在家,有事請留言!』

聽著電話那頭的語音信箱,千秋只是默默地結束手機的通話,然後放進口袋。

-算了。
-要是留言給她,那傢伙又不知道會怎樣拿去亂用......
-之前都敢亂改我電腦的螢幕保護程式了,如果把我的聲音設在手機或其他地方,我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
-不是我小氣,而是野田妹真的不能用常理判斷......

「千秋!」
端著咖啡走近的Oliver,對著千秋的背影叫喚。「這次的工作結束後,如果你是自己一個人過聖誕節的話,要不要考慮今天跟我一起回德國的老家?」
「咦?」

-去德國過聖誕節?Oliver這是在邀請我嗎?
-雖然不曾在德國度過聖誕,或許會是個新奇的經驗,但是......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問我?」
「因為今晚我家附近的教會裡,有管弦樂團演奏的大型彌撒,是非常壯觀的活動,過去在日本生活的你,應該很少有機會看到。」
雖然連在室內都戴著墨鏡,但是Oliver卻對著千秋露出了靦腆的笑,還露出了一大排牙齒。「我也有參加合音喔!所以如果你方便的話,要不要考慮一起來?」



-沒想到總是一臉凶悍又像是『教父』系列電影要角的Oliver,竟然會擔任教會的合音?
-真的是非常難以想像總是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的他,會披掛著白色的聖潔披肩唱歌的模樣......
-光是想像而已,就已經非常耐人尋味了!

「Oliver,謝謝你的邀請。」走到沙發坐下,千秋淡淡地給了一個微笑。
「我是很想看,不過......我得回巴黎。」雖然沒有說明原因,但千秋的語氣卻是堅定的。

-回到她身邊。
-回到有她在的城市。



「是嗎?千秋也有人在巴黎等待你回去嗎?」這倒是讓人非常好奇,畢竟千秋總是那麼低調,處理私生活的方式跟他的老師一點都不相像。
「原來日本人是真的會在聖誕節的時候,跟情人一起共度啊?真好!」Oliver倒是非常羨慕。
「不,不是,不是那樣......」習慣性地否認,儼然是千秋一時很難改變的習慣。
「並不是每個人都那樣的......」

-而且,那傢伙......
-她真的會乖乖在巴黎等待我回去嗎?
-雖然把手機號碼給她了,但是這趟出門這麼長的時間裡,她卻連一通電話也不曾打來......
-甚至打電話給她,也不知道她人在哪裡。

-每次似乎都是我打給她的......
-她真的......真的是我的情人嗎?
-我從來沒有受過女性這樣的對待......


想起野田妹的冷落與漫不經心的態度,總是自信又自負的千秋,也不自覺地感到不悅。

-肯定不算吧?
-根本就見不到她的真心。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eb
  • 連續的幾篇 又把我帶回了當時看漫畫的情境中
    感覺歷歷在目~
  • feb:


    是啊!因為最近都在看漫畫,
    害我把真人版給冷落好些時日了,
    這禮拜的休假日要來好好『重修舊好』一下!

    還有,妳又要跟我比晚睡嗎?

    Hana 於 2008/07/24 00: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