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外套掛回木製衣架,他的心思還圍繞在片刻之前,由平均率所組成的音樂織網裡。

-這樣的想法,或許會有些奇怪......
-可是,我似乎可以體會到,千秋為什麼會跟野田妹在一起的原因。

-雖然野田妹相較於其他女孩,真的是『不太一樣』。
-但是彈奏著鋼琴的她,真的有種神奇的魔力......
-我絕對要努力!絕不能輸給他們兩個!


「對位法?」
像是聽到『我是外星人』地,Tania瞪大了眼看著野田妹。
看著圖書館裡的書架書目,野田妹只是點頭。「嗯,因為想要弄懂『賦格』的秘密。」
「賦格的秘密?」
看著野田妹攤在手上的書,明明講的是音樂,卻有著密密麻麻的數字。
「拜託!這根本就是數學課本吧?」一看到數字,Tania就覺得頭先昏了一半。

「根本用不著這麼徹底的學吧?」賦格那種東西,光用彈的也可以明白呀!
「而且曲式分析課,也會上到對位法呀!何必自己抱著書看呢?」
原本將書抱在懷中想借回家看的野田妹,反倒因為Tania這席話而感到不好意思。

-可不是嗎?
-功課明明都那麼多了......

「認真彈鋼琴就好啦!」拉著野田妹,Tania離開了圖書館。
「對啊對啊......」



等待上課時間到來之前,Luka跟野田妹在教室聊天。
「呼哦哦!好可愛的樂譜書套哦!」看著Luka的拼布書套,野田妹充滿驚喜地看著可愛的拼花。
「我媽媽都會幫我做唷!這樣才不會讓樂譜翻的爛爛的。」
「呼哦!」翻著Luka一本一本包裝精美的樂譜,野田妹隨意翻看著。

-咦!這不是......
-剛剛在圖書館看到的《對位法》嗎?「Luka,這本書是你的嗎?」
「對啊!怎麼了?」
「你真的有在念這本嗎?」連野田妹都覺得頭昏眼花的《對位法》,Luka這個小男孩卻已經拿來當讀物了?
「當然有啊!」
「我並不想只會演奏而已,也想要具有作曲的能力!而且,因為我也想要編協奏曲裡面的Cadenza!」煞有其事的表情,很是認真。
Cadenza:演奏者在協奏曲中加入的即興創作部分)

「所以我當然必須先學會對位法呀!」
「唔......」真的假的?!沒想到他是真的在學對位法啊?

雖然內心充滿了衝擊,但是野田妹卻一臉強做理所當然地表情。
「這樣啊......說的也是呢!我也要作曲,所以可以理解你的想法。」

此時的野田妹,腦海中想起的畫面,卻是在日本時,創作Mojamoja所遇到的瓶頸。
當時折扇老師就曾對野田妹說過一句話:「妳什麼都不懂!」
雖然當時因為時間不夠的緣故,最後折扇自己幫忙譜曲,但是那卻是一條真實存在的鴻溝啊!

一思及此,好不容易捱到下課的野田妹,馬上背著書包,飛也似地直衝圖書館。



趴在凌亂的床面上,野田妹認真地讀著書。

「嗯......『賦格的技法,是音樂的......聖經?』咦?怎麼這本書開頭第一句就寫的這麼偉大啊?」
-真會讓人一看就想打退堂鼓啊!
-不行!野田妹一定要征服對位法!
「諧和音程......不諧和音程的解決......這是什麼東西啊!嘰呀啵!」
「不可以那樣、不可以這樣......怎麼這麼多規矩呢......」

果然沒過多久,躺在千秋襯衫上的野田妹,已經瀕臨神智不清狀態。
「千秋學長......」
嗅著襯衫上的熟悉氣味,總算讓野田妹的不安、焦慮,稍微得到舒緩,而決定暫時逃避這讓人頭昏眼花的對位法。

「學長應該也會對位法吧?」
「等學長回來,野田妹要叫學長教我......」
「千秋學長......」
野田妹的呼喚,換來床上那張千秋大頭照動也不動的回應,而被她放在床上的襯衫跟西裝褲,則被野田妹緊緊抓著,彷彿是救生圈地緊緊扒著不放。



好不容易撥通了千秋房間的電話,接電話的人,卻出乎黑木意料之外。

Allô?千秋學長?」
-是野田妹的聲音?
-她......還以為是千秋打回來的......
-真不好意思。

因為被錯認而尷尬的黑木,連忙出聲。「啊......對不起,我是黑木。」
-野田妹應該很想千秋吧,連接起電話也直接喊他的名字。

「嘰呀啵!黑木對不起,野田妹認錯人了。」
「沒關係......」會思念男朋友是很正常的。
「你好啊!怎麼會特地打來給學長呢?」
「沒什麼啦!我只是以為千秋已經差不多應該回來了......」沒想到竟然去這麼久?
「學長才沒這麼快回來呢!他得忙到聖誕節左右才會回來唷!」
「『大概』啊?連野田妹也不確定?」
「是啊!因為他年底又要開始忙巴黎的活動,所以應該是頂多忙到聖誕節就非得回來了......還是黑木需要學長的手機號碼呢?野田妹可以找給你。」如果沒記錯,千秋好像說過會他近期的行程確實是如此。

「不......不用了。他既然不在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只是心情真的很低落,想找千秋談一談的......沒想到他卻還在荷蘭。

-明明真的沒有什麼事。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想要找千秋。
-只是就真的覺得對這裡的學習環境很疲憊......

想到最近接連碰到的狀況,不是找不到合作演奏的對象,就是對方答應之後又反悔,種種的不順利,讓黑木深感懊惱,心情也降到谷底。
陷入低潮的他,原本還想藉由跟千秋談談,或許會讓心情找到一個調適的出口,卻沒想到千秋去荷蘭不只是一兩個禮拜而已,遠水根本是救不了近火啊......


「啊~等一下!」喚住正要掛上電話的黑木,野田妹急急喊道。
「黑木今天有空嗎?」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