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天我們來練習Bach的The Well吧!小嬰兒。」
「咦!平均率?我們要換練習的曲子了,老師?」

『平均率』,就是將近似的音程加以平均,以使其容易使用的音率。

「6月才考試,進度慢慢來就可以了。」
「Chopin也才練習過一次而已......」
考試的指定曲目,有Chopin,也有Liszt,還有Bach......野田妹跟Auclair老師一起看著筆記本上的曲目,兩人同時討論著。
「沒關係,這就跟葡萄酒一樣,先讓它放著一陣子也不錯。」闔起了筆記,Auclair老師說。

葡萄酒?
邊背譜的野田妹,只是對著老師點頭。



「譜背好了沒?」
「好了!」拿出蒙哥的氣魄,野田妹回答的響亮極了。

被號稱為『鋼琴聖經』的Bach作品The Well-tempered Clavier,今天Auclair老師要野田妹彈奏的是第二冊(共兩冊),即BWV870至893的部分。。

Bach在這部作品當中,使用了和聲理論以及嚴密的對位法規則,追求在平均率之下,鍵盤樂器所能做出的最完美表現。



又『一鼓作氣』彈奏完畢的野田妹,在最後一個樂音停止之際,呼出了一口氣。

「老師,怎麼樣?」看著Auclair,野田妹問。
然而,Auclair老師只是低著頭彈奏了一小段,然後反問野田妹:「我想知道,這個樂句對妳來說,是什麼?」

對於Auclair老師的問句,野田妹不知為何突然想起了遠在日本的江藤老師(折扇)在比賽前的叮嚀......

-妳一定要瞭解『fugue』(賦格)的構造啊!
-因為時間不夠,妳就照著彈出來就好,但妳一定要瞭解背後的意思!
-妳懂嗎......



「我是不是......還是得要學會fugue的構造比較好呢?」
對於野田妹的自問,Luka倒是直點頭。
「那是當然的呀!我現在也正在學counterpoint耶!」(對位法)

「野田惠不喜歡彈Bach嗎?」喝著杯子裡的熱可可,Luka關心地詢問臉色很差的野田妹。
「也不是喜歡不喜歡,應該說是因為平均率是一種結構非常紮實,密密麻麻又一板一眼,非常正經的音樂,讓我覺得很難融入其間......」

「我現在正在練第二冊的第五號耶!」雖然野田妹一臉痛苦,但Luka對於平均率卻不覺得有這麼沈重。
「前奏曲的地方,總是讓我感覺很像聽到有天使在我的耳朵旁邊,『噗噗噗』的吹奏著喇叭一樣唷!」
「我覺得是非常活潑,讓彈奏者也會跟著音樂感到開心的曲子。」

-天使?喇叭?開心?
-為什麼Luke看來非常享受平均率呢?



看著野田妹的筆記本,路卡又說。
「妳現在是在彈第二冊的第14號呀?我很喜歡這首曲子耶!」

「從低音部出現的第二主題,讓人有種威風凜凜的感受,每次都會讓我想到我爺爺!」一講到爺爺,Luke倒是一臉驕傲與愉快的神情。
「我的爺爺,是在教會彈管風琴的唷!他經常會對聖歌隊發脾氣呢!」
「只要一彈到音樂,我爺爺就非常不講理!簡直就跟Bach一樣!」語氣間,不但沒有對於長輩的畏懼,反倒是流露出Luke非常喜歡爺爺的心情。

不講理?「Bach是那種人?」野田妹還是第一次聽到。
「呵呵!Bach曾經因為不滿意低音管風琴演奏者的吹奏方式,而跟對方要求決鬥唷!」
「什麼?!不過......野田妹也認識那種人耶!」想到經常在樂團當惡魔的壞脾氣千秋,野田妹也跟著Luke笑了。

「好好喔!沒想到Luke的爺爺竟然在教會彈管風琴,真想聽!」
「妳沒聽過管風琴嗎?」
「我有在教堂看過,但是沒有聽過現場演奏的管風琴。」
「那野田惠星期天跟我一起去教堂望彌撒吧?!」經常看到爺爺演奏管風琴的Luke,索性直接邀請野田妹一起去教堂。
「好啊!」
「那打勾勾!」
「那有什麼問題......」



挑高的二樓,有人對著眼前的這一幕也露出了笑臉。

-沒想到小惠這麼受小孩歡迎啊?
-真是可愛。
把目光移向遠一點的桌子,是黑木的老師,明明已經上課半小時了,老師卻還在那裡跟其他學生討論課業,似乎已然是完全忘了還有黑木等著要上課似地。

-啊!好想叫住已經久違的小惠。
-可是我待會兒得要上課......
看著野田妹收拾好東西起身離開的背影,黑木終於難以控制自己情緒地瞪視著離去的她。

直到野田妹回過頭,仰起臉。
黑木才從喉間的乾澀,知道自己終究是忍不住大聲的喊住了她。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V
  • "黑木才從喉間的乾澀,知道自己終究是忍不住大聲的喊住了她"
    含蓄而低調 武士般的黑木 內心終究是火熱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