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手指一個音、一個音地,輕輕敲擊琴鍵之後,野田妹低低地側著頭,仔細聆聽音符從出現到消失的過程。

「點描啊......」想起白天在美術館時看到的點描派大師Seurat畫作,野田妹的眼前彷彿還可以看到由『點』所組成的面。
「學長,你說的三原色,反映在音樂上,是Debussy的三度音嗎?」
『度』指的就是音與音之間,因音高所造成的距離,度數從一度到七度均有之,八度以上即稱為『複音程』。換言之。『三度音』就是音階相差三位。

-沒想到這傢伙是真在思考?
-可是這傢伙真的會改變嗎?

「不知道,妳不會自己找嗎?」忙著整理樂譜的千秋,頭也沒回地拒絕。
「千秋王子是小氣鬼!!!」怎麼這樣!
「吵死了,妳快回房間去啦!」
「哼!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居高臨下的傲視你的......」翻看著樂譜的野田妹,因為千秋的拒絕而更感到不甘心,非得想清楚不可。「在那之前,請好好當我的墊腳石吧!」

「妳再胡扯下去,小心我把妳這隻雛鳥一腳踩死。」忙著整理樂譜的千秋,對野田妹的囂張倒是回答的非常無情。
「學長~再帶野田妹去美術館嘛!」
「沒空。」
「野田妹下次會認真聽你說的嘛!給我蚯蚓~」嗷嗷待哺的野田妹,不停地鬧著千秋。
但千秋只是看著手上的樂譜,任由野田妹怎樣哀嚎大叫都不予理會。

果然是鐵石心腸的學長!

-不過,說的也是。
-我本來就不算野田妹那傢伙的墊腳石......


因為野田妹賴在沙發不肯走,千秋索性拿起自己的小提琴練習。
聽著千秋的
Spring,野田妹幸福地輕閉雙眼跟著微微搖晃身軀,手指也熟悉地開始在空中為千秋伴奏。

-學長的Spring,還是一樣這麼動人,好棒。
-希望跟學長一起共演的那天,可以快點到來......

-這傢伙,不知又在想什麼,笑得那麼神秘。
-不過,像這樣一起度過的時間......如果能夠漸漸成為彼此音樂裡的一部份,其實好像也蠻好的......
拉著小提琴的千秋,內心不禁如此做想。


隔天一早,長田就拿著昨夜完成的作品,急切地造訪千秋。

「如何?」邊說,長田高興地拿出一幅水彩。
「這是我昨晚聽你的小提琴畫的。」
看到長田的水彩,千秋整個臉都暗沈了下來。「為什麼是孔雀?」
「我覺得畫得很棒啊!這幅水彩的題目叫做:『發情期』。」

千秋的反應,是把水彩畫當著長田的面,一分為二地撕開。
看來,千秋的修業之路,還有迢迢長路要走......



不知道第幾次看向手錶的黑木,又一次把視線移回門口。
手錶的時針已經從一走到七,黑木臉上的表情,也跟著一分一秒逝去的時間,而顯得不耐煩起來。

「Monsieur Kurokil?」
聽到自己名字的黑木,先是深呼吸收斂了情緒之後,才抬起頭。
「不好意思,我是剛剛打電話給你的小提琴手,我是......」
「對不起,我不能跟一個沒有時間觀念的人合作。」打斷對方的話。黑木背起包包,轉頭就走。

-12月,剛好是來到巴黎的半年。
-然而我卻還似乎無法習慣這種不同的異國生活文化......
帶著灰色的心情,黑木走向布告欄,打算重新張貼找尋演奏合作對象的紙條。

「Tania,妳好討厭喔!哈哈~」
「而且啊......」
看著兩個完全擋住布告欄聊天的女生,黑木不由得出聲打斷她們。「Pa......Pardon......」(借過)
看了一眼全身都讓人感覺陰沈的黑木,Tania轉身之後,冷冷地說了一句話。
「C`est glauque!」(真是陰沈)

-Glauque?
-青綠色?
-那個女生為什麼這樣說我?
-為什麼?
拿著找尋室內樂伙伴的單子,黑木征然地站在布告欄前。

-唉!真想去找千秋!
-之前想說他因為比賽很忙,所以一直都沒去找他。
-可是他現在也應該回來巴黎了吧?去找他應該方便吧?

「嘟嘟~起嗆起嗆!嘟嘟~~」
什麼聲音?

回過頭,黑木意外地看到一片被畫著火車頭圖案的白板『行駛而過』,白板前後還各站了一個人,一個是看來才國小或國中年紀的小男孩,另一個是......野田妹?
「下一站就是終點站了唷!」看著前方專心『開車』的野田妹,對著後頭的Luke說。
「啵~嘟嘟~」Luke收到駕駛指示,點點頭表示他知道了。

抵達目的地之後,一大一小還把白板列車先停在教室外,Luke這才準備去上課。
「野田惠!上完課,我們再繼續玩唷!」
「好啊!那我們到時候在咖啡店見面,可以開讀書會唷!」
有人可以一起玩、一起討論課業,其實也是很棒的拓展社交方式。
雖然Luke是個小朋友,但是他在音樂的素養,卻反而是讓野田妹可以一起學習、一起討論的重要對象呢!
「好!那待會兒見嚕!」抓起書包,Luke趕緊跑進教室。
「沒問題!」

-小惠?那真的是小惠嗎?
-我是不是因為太累而看走眼?
急急想要跟上野田妹趕著去上課的步伐,但是黑木卻在一個轉彎之後,旋即失去了她的蹤影。
看著一間間練習室,黑木獨自站在走廊中央佇立。

-我的鈴蘭。
-為什麼突然出現攪亂我的思緒,卻又轉瞬消失在眼前呢?

-難道,這一切真的是夢嗎?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KI026
  • 野田妹:「在那之前,請好好當我的墊腳石吧!」
    "墊腳石"這3個字有點敏感....
    原來, 126話米奇先生也有說過 「這正是個把千秋當墊腳石,好好大放異彩的最佳時機!」
    千秋王子在野田妹和米奇先生眼中都是墊腳石~~ :)
  • Aki:

    其實千秋應該也樂意於當野田妹的墊腳石吧?
    從發現自己無法離開野田妹開始,
    他不就一直拉著野田妹往前跨出去嗎?
    雖然有時不很盡職、有時若即若離,
    但本質上其實也帶給野田妹重要的安定力量與目標...

    請一直當野田妹的墊腳石吧,千秋學長!
    如果有朝一日可以並駕齊驅,就是更好不過的局勢啦!!!

    Hana 於 2008/08/27 23:07 回覆

  • sommie
  • “墊腳石”...我覺得千秋和野田妹是彼此的墊腳石。
    是一起成長的同伴...
    如果沒有野田妹,千秋恐怕還是個彆扭的王子。一直待在日本,不會來到歐洲。
    They grow together. More likely, they are soulmate.
  • 確實,
    這兩人與其說是墊腳石、紅蘿蔔,
    其實說是一起前進的伙伴還切實多,
    野田妹不也因為『飼主』的悉心照顧,
    才終於正視音樂嗎?

    希望這可愛的小倆口,
    擁有個讓人感動的美好結局啊~

    Hana 於 2009/01/15 15: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