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乎意料地,當長田一看到Frank拿來的T恤時,竟是立刻斥之以鼻地朝著他們的臉丟回去。

「這是Picasso?」一臉不以為然的長田,臉色極為難看。「根本不是!」
「不要拿這種鬼東西來煩我!」
情緒一直處在創作瓶頸的他,最近的情緒始終煩躁的很。


「你不用這麼兇吧?!」Tania沒好氣地接住T恤回嘴。
「回去回去!我房間不是你們這些小孩子來的地方!」
「唉唷......」

站在門邊的千秋,因為早就領略過粗暴又凶猛的長田發飆的樣子,只是站在外頭看著。

「喔哇......這真是有趣的畫作!」
「這是在畫漩渦嗎?」
是野田妹的聲音。

原本正對著彼此嚷嚷的長田跟Tania、Frank,全因野田妹而轉頭。
就見野田妹蹲在一堆收在牆角的畫作前,很開心地欣賞著長田的作品。


「那是什麼畫啊?」
對於野田妹所說的『漩渦』,Tania倒是對作品很不以為然,然後自己下了結語。「我覺得很俗氣耶!」

「長田先生,你是在畫妄想畫嗎?」蹲在作品前,Frank問。
「那叫做『抽象畫』!」這些年輕人的藝術素養真差!
「可是你之前不是都在畫建築物嗎?」Frank又問。
「建築物是畫好玩而已,不是我主要的創作內容。」
「原來如此。不過,這幅很俗豔的漩渦到底是畫什麼?」由於『漩渦』一畫的整體用色非常俗氣,Frank實在非常地好奇。

有些不好意思地,長田宣布了答案。
「題目是『Tania的鋼琴』。」
這答案讓Tania立刻站起身,氣呼呼地走到長田面前。
「你是什麼意思?!」那麼俗的用色?
「因為那是聽著妳彈奏的鋼琴時,依據感覺畫出來的。」
「可是我的鋼琴為什麼會是這種感覺呢?真討厭......」Tania一臉毫不掩飾的懊惱。「而且配色真的好俗豔!」
紫色、藍紫色、紫紅色、綠色......好俗氣!


「Tania,但這幅畫的用色跟妳現在穿的衣服,真的好像喔!」
指著Tania的藍色眼影、紫色上衣、綠色裙子,Frank如果不是顧忌到Tania的反應,他還真想哈哈大笑。
「不一樣!才不一樣!」果然,Tania對著Frank大吼。
「不過野田妹覺得這樣的配色也很性感呀......」目光在畫作跟Tania之間來回,野田妹倒是覺得感覺沒那麼差。
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地,Frank回頭看著長田。
「該不會這裡也有以我的鋼琴為題材的畫吧?」

「有啊!」邊說著,長田抽出了一幅水彩與粉彩,進行複合創作的畫。
「好可愛喔!」
「這倒是很像Frank的內心世界呀!」果然很像單純的宅男,但是......「這哪裡像鋼琴了?」
對於Tania的提問,長田只是淡淡地回答。
「抽象畫,本來就是畫出本質與心象,而不是視覺。」

「那......請問有描寫我的畫嗎?」怯生生地,野田妹好奇地問。
「有是有......但是,我畫不下去了。」憤恨的目光掃向了一直沈默地站在門口的千秋。「因為他!」

因為千秋?



長田的怒火,讓Frank、Tania,甚至野田妹都感到訝異。千秋才剛回來巴黎不到半個月而已,他會跟長田有什麼過節呢?

「前不久,她明明還用鋼琴引爆了沸騰的生命......可是,這樣一個平凡的男子,卻把她困在地上拔掉了羽毛!」忿忿不平地怒火始終不曾稍有趨緩,反而因為千秋回來之後的這半個月,都會盯著野田妹練琴而燃燒的更加旺盛。「再這樣下去,她將會變成無法飛翔的墮落天使!」

墮落天使?

「請問......」拿著一幅被單獨放在角落的畫作,野田妹皺著眉頭打斷長田的悲鳴。「描寫我的畫,是不是這幅呢?」

畫面裡,描繪的是一群吵著吃東西的幼鳥。

Frank、Tania、千秋,全對著這幅畫皺眉。
還『墮落天使』勒!看來根本連起飛的能力都還沒有啊!畫面裡的主題是初生的雛鳥......
「她以後會飛起來的!飛的比父母高!飛向遙遠的彼端!」對於大家的一臉陰霾,長田不由得趕緊為自己的畫辯駁。「她一定會飛的很高,直到不知名的遠方......」
「不知名的遠方?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啊!」Tania乾脆摀起耳朵,完全不想聽到這奇怪的論述。
「這也太悽慘了吧?!」連Frank都忍不住抗議。

看著三個人在一旁又開始互相嚷嚷,千秋低頭在始終蹲在地上的野田妹,以及那幅『雛鳥』之間來回穿梭。
「我想,這是不是在畫上次在彈Feux follets(超絕練習曲)的野田妹?」
千秋的話,讓長田立刻大喊。「對對對!就是那首!那首聽起來好像一個爆發的自由靈魂!充滿了爆炸前夕的氣氛!」



野田妹幽幽地把畫作放回牆邊。
「可是那時候......野田妹都在想要怎麼彈奏,才可以讓人喜歡我的鋼琴。不然就是怎樣彈奏出世界最快的鋼琴,讓人家看到我的與眾不同......」那低瀰又帶黑暗的語氣,任誰都知道她的心境。

-世界最快的鋼琴?與眾不同?
-這傢伙還真的老想著奇怪的事。
千秋聽到這樣的話,臉上的眉峰也不自覺地跟著攏了起來。

「可是,評審完全不喜歡那樣的鋼琴喔!」無論是老師或者是千秋學長,都對彈奏那首曲子的野田妹抱著負面的評價。是完全不行的唷......

野田妹的話,讓長田頗受打擊地沈默佇立。



「真是可笑!我的鋼琴應該是比這幅什麼『漩渦』有質感多了吧!要聽我的演奏,請多用心一點啊!」
「我的也是啊!才沒那麼幼稚呢,整張圖面都粉嫩嫩的......」
「根本就不懂音樂!」
「真是失禮......」

Tania跟Frank邊抱怨邊離開了長田的房間,留下千秋與野田妹兩人。


走到覆蓋著白布的牆面前,千秋突然無欲警地掀開了那塊布,揭露出掛在布幔之後的滿牆畫作。

「哦哦!」野田妹一看到,立刻跑到千秋身畔,好奇地盯著作品瞧。

那是一系列以建築物的『牆壁』為主題的連作。

「說真的,我並不懂你所說的什麼飛與不飛的問題。」
那些論述,其實就像佐久間的詩一樣,只是一種個人情緒的投射而已。
「其實你自己應該知道,你已經在畫屬於你自己的東西,需要的只是時間。」

被千秋一語道破的長田,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看著低頭沈默的長田,千秋打算把話一次都講完。
「她的問題,跟你的問題並不一樣。」這個『她』,不用說都知道是野田妹。
「所以,請你不要多管閒事。」千秋相信,自己遠比長田更瞭解該怎樣引導野田妹、陪伴她成長。

講完之後,千秋拉著野田妹就離開了長田的房間。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