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律一開始,是彷如鳥鳴的輕快活潑,短促的音符組成繽紛熱鬧的氛圍。

「非常的輕快呢......我猜,這應該是一首有故事的音樂吧?」進行鋼琴視奏的同時,Auclair老師似乎已經透過音符與節奏的變化,捕捉到作曲者想訴說的意境。
「這是童話故事的音樂嗎?」
「是有故事的音樂。」開心地點頭,野田妹因為老師一聽就能感受到她的意念而開心不已。
「......嗯,非常可愛喔!」

「啊!這裡彈錯了!」
「沒關係啦......因為妳的譜曲邏輯有點難以預測。」繼續彈奏的Auclair果然不愧是名師,還能邊視奏邊陳述野田妹的音樂帶給他的感受。「不過這首曲子,應該就是這種風格吧?」
「這裡越來越熱鬧了唷......」

「喔喔~這裡開始不安了唷!是不是天空開始轉陰了?是誰開始緊張地嘰喳嘰喳呢?」
「嘰呀哦!這是討厭鬼毛加樹出現了啦!」
「為什麼是討厭鬼呢?」
「因為他的身上總是很臭啊!」沈溺在故事裡的野田妹,彷彿說書人地開始為說起變化的劇情。「連蟲子都很討厭他喔!他厭倦每天都必須一直站著的生活,所以只要暴風雨來襲,他就感到非常開心!」



坐在老師身邊的另一架鋼琴前,野田妹開始彈奏這部分的音節,一個又一個強音不斷從她指尖流洩而出。

「這裡要誇張地,用f(強音)出現的方式,表達出不安感開始被散佈的感覺。」
「譜面上沒寫呀!」皺著眉,Auclair不禁一陣嘀咕。
「唉唷!尤達大師要用心體會野田妹的音樂嘛!」

對於野田妹投入在自己音樂中的模樣,Auclair於是利用機會想要她也明白更多東西。「其實就像妳在Mojamoja裡面想要表現的東西有很多,同樣地,別的作曲家同樣在他們所創作的音樂裡,也有他們想要表現的東西唷!」
「咦?」
「小嬰兒,現在的妳,只是用妳的本能在彈琴,用感覺去詮釋聲音。」

用本能在彈琴?

老師的意思是說野田妹沒有用心去理解、思考嗎?



「不過,妳上次在比賽時彈那首Schubert的16號鋼琴奏鳴曲(op.42)倒真是彈的很不錯。再彈一次給我聽吧?」

老師說我彈的很不錯嗎?
那是野田妹參加第一次預賽時彈的曲子,當時真的花了很多時間練習呢!
「好!」用力的點頭之後,野田妹開始認真地彈奏起來。


咦?
放學回家的野田妹,抽起夾在門板上的信封。
「是不是停電還是停水通知啊?奇怪!」由於有留學贊助,野田妹住在三善公寓,跟千秋一樣是不用付錢的,所以根本不可能是沒繳費通知。
「啊?!」打開信封,竟然是音樂會的票面。

斗大的票面中央印著熟悉的名字,SHINICHI CHIAKI。
-這是......千秋學長拿到Platini優勝的公開演出吧?
開心地立刻衝向隔壁的房門。

卻在把手握上門把的同時,野田妹又靜默地佇立了許久。

-算了。
-野田妹必須要快點努力往前走才行!
-千秋學長是一直都這麼努力的啊!我怎麼可以輸給他!
-不行!野田妹也要加油!
轉身走回自己房間,野田妹用力地關上自己的房門。


由千秋所指揮的La Belle et la Bete(美女與野獸),讓野田妹聽的眼淚直流,一旁的優子連忙丟出衛生紙給她,希望野田妹別連聽個音樂會都這樣嘩啦嘩啦地落淚。
-可是真的好感人嘛!
-學長......
看著千秋認真指揮的背影,野田妹又吸了一次鼻子。

受到音樂感動的,不只是野田妹而已。
看著千秋的背影、聆聽著千秋的音樂,佐久間的心中充滿了讚嘆,激動的他,握緊了拳頭,努力克制自己澎湃的情緒。

-啊千秋!今天的你,是以本能掌握音樂、用感覺控制音符,跟過去的你習慣指揮的方式,真的非常的不同啊!為什麼才不到半年,你竟然已經悄然向前,跨越了這麼大的一步呢?

-過去的你,一定是以敏銳的理性呈現音樂,不放過任何空隙地,努力關照每個細節。現在的你,卻讓整個樂曲更加動人、豐富,洋溢著更多情感與想像。

-這真是讓人驚喜的成長啊!究竟是什麼改變了你,讓你的音樂也會充滿柔情呢?



這場出道演出,在最後一個音符消失後,立即換來了群眾熱烈的掌聲與連綿喝采。

台下接連喊出的「Bravo!」一聲比一聲還要更響、更亮,而千秋只是步下指揮台,與樂團首席握手致謝。

「千秋恭喜,你的這場出道演出,看來頗受肯定喔!」
「謝謝!」雖然力圖冷靜,但千秋的語氣間,卻透露著他心情上的波動。
回頭將目光掃向團員們致謝的千秋,看到的是點頭致意,甚至豎起拇指的稱讚,一張張微笑的臉,讓千秋不由得充滿感謝。

接過毛巾,走到後台的千秋,擦拭著額際的汗水,準備等樂團謝幕完畢後,再到台前謝幕。

「恭喜!」
咦?
千秋轉過頭,悄悄出現在後台的人,竟是野田妹。

「學長!幫我簽名!」拿出節目單,野田妹很有誠意地說,千秋出道的第一張簽名當然非她莫屬!
「野田妹是第一個唷!」
「妳太早來了吧?」連謝幕都還沒結束,哪有空啊!
『指揮!請到舞台!』門外傳來的呼喊,讓千秋一震。



重新站在舞台上的千秋,深深鞠躬的同時,心裡想的卻是剛剛在後台的畫面......

把毛巾丟在野田妹頭上,千秋接過了她手上的筆。
「不好意思,學長。」
看著千秋一筆一劃認真簽名的手,野田妹怯怯地開口。「還有......」
「怎樣?」
「學長上次親了我,對不對?」雖然很不好意思,可是就算紅著臉也要說完!
「野田妹記不太清楚了,學長再親我一次好不好?」
嘟起嘴,野田妹仰著頭閉上眼睛。

對野田妹的要求,千秋既尷尬又無奈。
-這傢伙一定要在這種時候做這種要求嗎?
-怎麼又把嘴巴嘟的跟章魚一樣了?
-真是......該拿她怎麼辦才好?

握著手上的黑筆,千秋忍著笑意在她臉頰上畫了兩個螺旋。



『請快點!』前台的掌聲未曾停歇,觀眾都在等待千秋重新出場謝幕。
「Oui!」把筆交回野田妹手裡,千秋趕緊整裝離開後台。

抓著毛巾的野田妹,看著千秋往前走去,卻又突然走回的身影。
「學長?」
但千秋卻只是靜默地看著她,好一會兒都不說話。
然後伸出手,一把將野田妹拉到懷裡緊擁。
-學長......

在雪花與星辰化為塵埃飛揚的世界,
你奮勇地走向前方的大地。
果敢地踏出步伐,
走向彼方!
                                         -佐久間 學





千秋真一,在巴黎獻出了他的出道演奏會。
同時......
正式步入變態森林。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ki026
  • 看完這話,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其實是漫畫版的最後一頁
    三善家一行人也到後台探班;
    這時千秋一手撐在門口(好似要阻止其他人進入休息室).....>_<
    凌亂的白襯衫,微露出的胸膛......猛然一看
    休息室內還有一臉陶醉樣躺在地上的野田妹;
    這時三善舅冒出一句 [她是吃了什麼怪東西嗎 !!]

    [她是吃了什麼怪東西嗎 !!]
    哈~~~當下腦中浮現輔導級畫面.....

    千秋王子一定給野田妹吃了很多很多甜頭吧 ~^.^~



  • 恩,對,但想到要把三善家全又拖進來,

    真的是叫我非常頭大。

    因為在電視小說的版本裡是沒有那堆人的,

    現在寫的《未完待續》卻是從電視小說延伸,

    當初為了要不要寫某些人還讓我困擾很久....


    妳講的那裡很好笑,

    因為千秋衣衫不整,我記得頭髮很亂、扣子很亂,

    整個儼然就是剛在地上跟女人滾過的樣子!

    Hana 於 2008/08/25 22: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