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熟悉的電話聲又響起之際,野田妹正坐在千秋的鋼琴前練彈。

「學長?」
『我是優子。』
「優子?」那個Jean的女友,恐怖的魔女優子?

-為什麼會突然打來?
-真是奇怪。


『喂!我聽說了唷!特地打來恭喜的。』
「恭喜?」恭喜什麼?
『恭喜千秋出道啊!你們兩個還真是低調啊?!』
「啊?」出道?

-學長不是被Milch帶去巡迴演奏會嗎?
-怎會說他出道呢?



『他是在Stresemann大師的中國那場公演出道的,沒想到竟然這麼幸運,才拿下Platini指揮大賽冠軍不到幾個月,就立刻出道了!』有多少人是有實力卻沒運氣的?!千秋的好運卻儼然是好運連連啊!
『好像是因為Stresemann身體不適,所以無法上台指揮,所以千秋代替他指揮,應該是這樣吧?!』
『不過這也倒是非常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沒想到千秋竟然會在亞洲出道啊?畢竟,歐洲才是古典音樂的大本營吶!』

拿著話筒的野田妹,走到電腦前一邊開啟網路搜尋優子講的這則新聞。
『話說回來......你們兩個也太過份了吧?!竟然騙我說是什麼Milch Holstein的徒弟?他根本就是個世界級指揮大師的唯一弟子嘛!』不僅師承名人,還是大師親自教授的唯一弟子,這也難怪千秋能一舉拿下Platini首獎了!

『妳根本是故意騙人,好讓我跟Jean降低危機感的吧?會不會有點卑鄙啊?太奸詐了啦!』
霹哩啪啦一股腦不停說話的優子,不停地講著她的長篇大論。


-找到了!
-著名Stresemann大師身體不適,日本人緊急接棒。
-大師因旅途奔波而感冒病倒,由於高燒不退,原訂與中國鋼琴音樂家孫Rui(20)合作之演出,一度傳出可能取消,致使場面混亂。經甫獲Platini指揮大賽首獎肯定之Stresemann唯一弟子-日籍之千秋真一(23),緊急上場代替大師上場......

『......喂!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講話啊?』

-令全場觀眾興奮的中國鋼琴新星孫Rui,所彈奏的Rachmaninov名曲Piano concerto No.3 in d min,令現場聽眾如癡如醉......
-孫Rui......

『妳在嗎?野田......』

-她是誰?




落落寡歡的野田妹,一個人獨自坐在公園。

-那個孫Rui,為什麼可以跟學長共演?
-那明明是屬於野田妹的夢想啊!
-為什麼呢......

「這位可愛的小姐,妳遇到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嗎?為何如此憂愁?」
抬起頭,原來是一個約末五、六十歲的紳士。
他臉上帶著溫柔,輕聲地關心著心情低落的野田妹。

「我來巴黎已經快要三個月了,卻完全沒有進步。」
「我明明想要趕快開始上學,好好努力唸書的......」
聽到野田妹說的話,那位穿著西裝的紳士淡淡地笑了。「妳真是個懂事的好女孩。」

「不過......這是個屬於太陽的美麗夏日,妳看看大地多麼清新、綠意多麼迷人?有很多事情,縱使沒有上學,也可以讓人體驗到人生的美好。例如與不同的人相遇,就是其中一種方式......要不要到我家吃飯,我們可以好好聊一聊?」


呃?怎麼會這樣?
熱情的法國人突然笑著侵進野田妹,抓起她的手......
「野田妹!」

是雲龍。
「我們該回去了!」
「啊?喔喔.....」趕緊站起身,野田妹鬆了一口氣地跟著雲龍離開公園。

走回街道上後,雲龍開始不客氣地指責起差點被奇怪法國人帶走的野田妹。
「妳是傻瓜嗎?那種搭訕還理他!」
「可是他看起來已經超過六十歲了,是老爺爺了耶!」
「告訴妳!法國人是沒有分年紀的!法國人就是法國人!」這種把戀愛當呼吸的民族,到死之前都會想要享受戀愛的粉紅空氣,管他二十歲還是八十歲,根本是完全不會有差異的!

-不會吧......
-難道法國人全都像Milch一樣嗎?


「一個人出門的外國女性容易被搭訕,妳自己小心點啦!」看起來就是一副很好拐的樣子,到底有沒有聽懂別人在講什麼?
「喔......對了,雲龍知道孫Rui嗎?她好像也是中國人。」
「知道啊!」


當雲龍把鋼琴演奏會的DVD翻出來給野田妹之後,她立刻坐到電視機前。

「這個留著長直髮的女生就是孫Rui。」
「她從十歲開始就已經登上世界舞台了,為了學鋼琴,似乎很早就已經全家定居在美國,她在中國還被稱為『天才鋼琴家』,有很多家長為此送小孩去學琴,為的就是希望挖掘更多天才。」
-我爸媽當初要我學琴,也是希望我像她一樣成為世界知名的鋼琴演奏家。
-不過,野田妹怎麼會突然關心孫Rui?


野田妹只是盯著電視,不發一語。

螢幕上觸鍵清晰、技巧純熟的孫Rui,正彈奏著超技鋼琴練習曲,Liszt的Feux follets......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