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開信箱,找尋離開已經一禮拜的千秋學長有沒有捎來什麼訊息,卻意外地發現來信的人,竟是Stresemann。

「嘰呀哦!Milch?!」真是太讓人驚訝了!

一打開信封,野田妹才發現裡頭的內容可不只是讓人驚訝而已,而是驚嚇。

野田妹妹:
妳好嗎?
我們倆個每天都很努力,妳也要加油喔!

看似平常的問候,信封裡裝的照片,卻讓野田妹瞪大了雙眼,火氣更是跟著一張又一張照片,緩緩蠶食鯨吞掉她的理智。

頭一張,是千秋左摟右抱著兩個衣著性感的金髮美女,低著頭沈睡。
第二張,是千秋與穿著小可愛的波霸尤物躺在草地上睡覺,看來不但悠閒又愜意。
第三張,是千秋跟一位咬著紅玫瑰的熱情女舞者合照,對方的手還勾著他頸子。
第四張,是千秋閉上眼狀似沈睡,有著一頭大波浪捲髮的女郎跨在他身上,狀似再一公分就能親吻到他......


啵呀!!!
學長太過份了吧?

傷心的把自己摔在床上,野田妹不禁難過地抱著枕頭掉眼淚,一邊難過的同時,又非常生氣的搥咬著枕頭。
「真一是負心漢!」
「Volage!」
「Obsede......」

肚子傳來的飢餓感,讓原本沈溺在低沈情緒中的野田妹,決定好好做一頓像樣的飯吃。
翻出從日本帶來的鹿尾菜,隨意倒到容器泡水,野田妹打算等到鹿尾菜軟化後,配著白飯吃。
等待白飯煮好的時間裡,野田妹走到窗邊,卻意外發現耳畔傳來好幾種鋼琴旋律。

耳畔的琴音,讓野田妹也忍不住走到鋼琴前,掀起琴蓋彈奏......



「學校開學在即,不調整一下生活步調不行啦!」Frank一邊喝著飲料,如此對著野田妹說來。
「因為開學之後沒多久,學校就要考試,所以最近連Tania也很認真的在練琴!」
「剛剛妳彈的是什麼曲子?好像挺有意思的!」
「是海老原!」拿了琴譜給Frank,野田妹還不停地稱讚海老原是個好人。

打開琴譜,Frank開始邊視譜邊彈奏了起來。
「......節奏變化不少......這種不規則拍子,很有現代樂曲的調性......優雅又有讚美風格......」視奏的Frank在彈琴的同時,也不斷表示自己對於此一曲目的感覺。

看著流暢的動作、聽著美麗的旋律不斷縈繞耳際,野田妹的心中,充滿了訝異與佩服。
-哇......
-Frank竟然可以把第一次拿到手的譜,就能照著譜面彈奏?
-好厲害......


此時的上海-

「千秋!!!」
「這不是我平常用慣的那把梳子!」
「梳起來硬硬的!我不喜歡!」
「這條毛巾也太硬了,不及格~~~」
任性的Stresemann,嚷嚷的聲音迴盪在偌大的專屬休息室裡。

早就領教過Stresemann孩子心性的千秋,只是默默地接過他擲來的毛巾。
「那個!海報貼起來!」指著桌上的泳裝寫真,Stresemann又大聲地要千秋做下一件事。
「好。」

「千秋!」手上的膠帶還沒撕完,背後又緊接著傳來新的呼喊。
先深呼吸之後,千秋才回頭。
「有什麼吩咐?」
「人魚果汁呢?我要喝人魚果汁、人魚果汁!」
「是......」
手上還抓著毛巾,千秋已走到休息室的長桌前,挽起袖子開始準備這位任性的Stresemann所交代的果汁。



「那是什麼果汁?」
「你好厲害,被這樣叫來叫去都不會上火?」
「連果汁機都是從法國背來的嗎?」
「助理真不是人做的工作......」
把事先已經準備好的食材放進果汁機,忙碌的千秋只是邊點頭,手也沒停過地,趕緊處理大師的「長生不老」飲料。

「把感冒藥順便吃下去。」
端著果汁來到Stresemann面前的千秋,交代著看窩在沙發翻寫真集的他。
「不要!我不要吃!」
「一定要吃!」要是感冒可不是小事,世界巡迴可不是短時間的活動,才開始就生病豈不影響後面演出?
「我死也不要吃!」
縱使千秋語氣堅定,Stresemann也任性依舊地耍賴。

拎起Stresemann的衣領,千秋抓著他不客氣地命令。
「少囉唆!你給我吃下去!」

對於千秋的暴行,Stresemann也不是省油的燈,乾脆摀住耳朵。
「我沒聽到,我不要吃那種東西,吃了會讓我想睡覺!不要不要!」
「這是不嗜睡的感冒藥!」
「不要!」Stresemann的吼叫,聽來倒是元氣十足地不像個病人。
「你給我吃!」
「不是甜的我不要!」不斷耍賴的他,只是繼續把千秋惹到爆發邊緣。


「大家都表現的非常好。」
「我們把第四樂章再來一次吧!這裡......」
看著舞台上的Stresemann,嫻熟地指揮樂團進行綵徘的千秋,認真地勤做筆記。

-唉!真是受不了這個人的性格。
-但他指揮出來的音樂卻又那麼深刻動人。
-假如他沒有了音樂,還能做什麼呢?



看著譜面試圖試圖彈奏的野田妹,想的也是同樣的問題。
如果沒有了音樂,還能做什麼......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C
  • 一直沒辦法理解為什麼當野田妹要黏在千秋身上時他都會很兇的把野田妹大力推開卻
    沒以比推野田妹更大的力氣把那些 working girls 推開.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真是令人生氣!
  • JC:


    我記得以前在角色設定書還是哪裡,有看過那些照片(千秋與眾女性的曖昧合照)是怎樣來的,其實都是Stresemann搞鬼的,所以請別冤枉千秋啊~


    不過,野田妹確實之於千秋是『不同』的。因為意義與情感的特殊性,讓他相對在彼此關係的對應上更迷惘,也才會以直接、粗魯的方式對待。


    在確定自己的心意後,其實千秋就沒再這麼粗魯了,反倒顯現出更多真實的自己。(雖然其中也有不少具有負面性的方式)

    Hana 於 2008/08/17 12:39 回覆

  • JC
  • 千秋對感情事是有逐漸進步啦. 只是沒他指揮事進步的快...
  • JC:

    這句話說的真是棒~深有同感~~>_<

    Hana 於 2008/08/28 08: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