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Hana

村健?
那個總是在電視上搞笑又好色的男藝人?


「他是非常有才華的藝人,不但即席表演能力好,又總是很有笑點。」
「我對這個人不太瞭解。」那認真的模樣,讓一澤知道野田妹是對他說真的。
「可是我那時就是因為在看雜誌上的志村報導,才會笑的那麼開心啊!」

什麼?
她靈動又可愛的笑容,竟然是為了一個搞笑藝人而綻放的?

「原來如此。」
可是這樣的喜好,對於高中女生來說,真的是非常奇怪!
「如果你也喜歡他,我可以把雜誌借你看。」想到可以認識多一個欣賞志村的人,感到心滿意足的野田妹,也不禁對著一澤笑了。

那清純的甜美模樣,讓一澤心跳也跟著漏了一拍。
志村健,是嗎?
 
 
「野田!」
放學後的校門外,是一澤等待的身影。
 
對這個說不上熟卻有才華的男生,野田妹只有不好不壞的印象。
「有事嗎?」狐疑的表情,是她掛在臉上的反應。
「想邀妳一起去看有明海。」
「有明海啊?」
有明海有什麼好看的呢?爸爸的船,每天都會從那裡經過的呀!
「因為聽說明年要開始興築提防了,所以現在的海岸線大概很快就消失了。」
「好像有聽爸爸說過………一澤是要去拍照?」
「嗯,想一起去嗎?」
「好啊!」
 
黃昏的海邊,養殖海苔的漁船陸續返回,夕陽逐漸西下的景致,把海面倒映的奪目極了。
 
弓起手擱在額際擋住猛烈的斜陽,野田妹看著逆光的一澤身影。
「你經常這樣背著腳架四處跑嗎?」
原本彎著身體靠在相機觀景窗的一澤,因為野田妹的問句回頭。「嗯,我很喜歡攝影。」
「有這麼好玩嗎?」喜歡攝影的心情,是跟野田妹對於鋼琴的心情一樣嗎?或者,是更多,還是更少呢?
「嗯!透過相機的觀景窗看見的世界,很不一樣。就好像可以把很多雜質都去除,只擷取屬於本質的東西。」
 
看來一澤真的很喜歡攝影。
 
「最重要的是,攝影的時候,等候那一秒跟快門的時間,可以讓人沈澱下來。」
等待進行曝光的時候,其實也是一澤非常享受的時候,捕捉一秒跟一分鐘、甚至十分鐘,都是不同的時間凍結方式。
「野田呢?妳也有妳喜歡的興趣吧?」
「我?有啊!但是……」想到鋼琴,野田妹不禁臉色黯淡了下來。
 
-雖然就讀的是鋼琴科,可是好像一點也不像一澤那樣狂熱的喜歡著自己所喜愛的東西,只想要可以快樂又自在的彈鋼琴就夠了。
 
「難道野田喜歡的,也是跟志村健有關的東西?」雖然很難想像,但野田的獨特,讓他也無法臆測答案。
「才不是呢!」
嘟起嘴巴,野田妹想到的是老師斥責她回家沒有練彈的表情。
「我只是想要可以更自由的,去喜歡自己所喜歡的東西而已。」
「可以自由快樂的喜歡,真的很重要喔。」
雖然野田妹並沒有說出原因,但一澤卻深有同感地點頭。

看著海面上的漁船,帶著年少沈鬱的些許青綠色,野田妹的表情也跟著遙遠了起來。
連眼神都跳出了十來歲的青澀,微啟的雙唇溢出輕聲的嘆息。
 
觀景窗那頭的一澤,調整好光圈與焦距,悄悄地留下若有所思的她的表情。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