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by:Hana

請勿轉載


 

封面的扉頁上,是拿著玫瑰的千秋。

「若是還能來得及的話,希望可以趁著花朵盛開的時候,將花交給她。」プロフ的畫像也彷彿應和著千秋,相映著豔紅玫瑰所象徵的熱情。


 
和Milch同時消失的野田妹-

路卡本來想聯絡Auclair老師,告知他野田是因為小事請病假休息,但是他又怕老師的課會上不成。
同時,路卡還詢問了法蘭課跟塔妮亞,二個人也說不知道野田妹去向。若是野田妹離開前,有向任何人告知去向的話,也不至於讓大家都為此擔心--雖知如此,路卡還是一臉的不安。
 
塔妮亞打給雲龍亦無從得知野田的去向,他接著並試著詢問同住的畫家長田,但他也表示不知道野田下落。難道,她跟千秋在一起嗎?

但是得知野田妹失蹤消息的千秋,正置身於義大利。此時,已經是野田向學校告假三天之後的事了,亦即從她對千秋求婚拒絕那天起,就已經不知去向,連她的手機也轉到語音信箱。
 
(是的,當王子你在抽鬼牌時,野田妹已經被Mephisto帶走了!)


此時的野田,其實正跟Milch在一起排練。

雖然是未曾彈奏過的曲目,但是才花了一周時間,野田妹已經可以進行獨奏,並且已可達到完熟彈奏的等級。這樣的野田妹看在Eliza眼中,也覺得此刻的她,充滿了幹勁。
話雖如此,但是Eliza卻老覺得對野田妹一直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只是任憑她怎麼想,也找不出答案。

(那是因為妳每次到日本抓Milch時,都只有跟千秋講話,當然沒什麼注意到總是站在旁邊的不起眼小女孩@@)
 
千秋跟在日本的峰及偶爾出現在店裡吃飯的清良通電話。
清良說:「千秋,你跟野田吵架了嗎?」
峰的爸爸也擔心的問:「是野田怎麼了嗎?」
「夠了......」被問的直冒冷汗的千秋,急忙掛上電話。

千秋心想,也許野田妹是跑回到日本的老家,於是這次換成打到野田家。
「連父親節、母親節都沒有連絡,是你跟小惠大吵了嗎?」
面對擔心的洋子(野田妹的母親),千秋開始焦急了。
於是他趕緊話鋒一轉,說:「不不,謝謝你們寄送了那麼多海苔過來,米跟昆布都很美味」,聽到這話的洋子笑著沈醉在道謝的幸福中。而野田妹的父親,則是滿心喜悦的問著千秋:「過的還好嗎,兒子?」

(野田爸,要是你知道你非常喜愛的『半子』,把你女兒弄丟又弄哭,你就只會想打斷他的腿吧?)
 
最後是真澄主動打給千秋:「為什麼都沒有連絡我呢?我跟野田也是閒話家常的朋友啊!」真澄生氣地說著。
接著問千秋:「那你找我有事嗎?」本想問出口的千秋,聽到真澄回答他們倆人最近聊的是:四句諺語、菜單討論、屁屁占卜、戀愛或個人運勢......千秋在心裡不禁覺得,還真是全都沒有辦法幫得上忙的事。
 
沒有人知道她在哪裡,也不在學校跟家裡,電話也不接。現在的野田妹,到底置身在何處?焦頭爛額的千秋,內心非常的懸念。
 (只差沒登報?)



Chopin的Piano concertos No.1 in E minor(蕭邦的鋼琴協奏曲第一號短調),有著憂鬱的浪漫寂靜、美麗晶瑩的月色,以及無數快樂的回憶。看著皎潔月色的野田妹,不由得想起過去在日本時,圍繞在千秋以及音樂中的那些生活點滴。
 
問野田:「這首曲子如何?」
「過往的戀情,思念著情人的夜晚,是充滿快樂又洋溢著悲傷,是否讓人想起了過去那些無憂無慮的生活?」語畢,又問她「在學校裡負責教妳的老師是誰?」
 
「是Auclair老師。」
野田妹的回答,竟讓Milch表情大驚。

這二個人該不會是處於情敵或是宿敵之類的關係吧?

 
然後,轉到Auclair老師。

野田妹是因病請假嗎?
雖然聽說不是什麼大病,但為何下週還要繼續請假?

老師詢問助理:「她有參加考試了嗎?」
「若是考完了,也該準備演奏會了。在這重要的關鍵時刻,她卻突然請假......」
若是追究原因,該不是為了那件事吧?就算這樣,為何不來學校上課?
 
(是說~打亂尤達計畫的黑手莫過於千秋及Milch這對師生吧?一個把她氣哭,一個帶她翹課OTZ )


野田妹和Milch搭著專機到達了英國倫敦。
Milch向交響樂團介紹,野田妹為本次公演的鋼琴獨奏者。

「她是我在日本找到,已被埋沒三年才華的野田惠。雖然她現在還沒沒無名,但是我將會是點燃她一炮而紅的重要引線,請大家跟我一起引爆她吧!」

「引爆野田妹」對於大師Stresemann的這番說法,全場團員立刻一陣爆笑。
然而Milch心想,雖然可能會被交響樂團的成員們視為中學生,但是若是她演奏的話,大家應該就能了解她的演奏實力了。

 
交響樂團的現場排練,讓從來不曾與樂團進行合奏的野田妹感到略為吃驚。

野田妹說:「我希望受到音樂更大的衝擊才對,對於交響樂團的成員,也本該如此。」
「讓獨奏前的氣氛緊張,保持在空氣凝結的狀態吧!在聽到交響樂團所演奏後,我想試著去配合演奏出一致的音樂!」

Milch回答:「可以可以!」
野田妹說:「回答『可以』時,只要肯定的一次就夠。」
 (野田妹!別害怕,要往前衝啊!心無旁騖地把千秋丟一邊去吧!)


於是讓眾人與千秋都擔心的野田妹,開始在倫敦和交響樂團緊鑼密鼓的進行共演排練中。
讓千秋完全不會料想到的是,野田妹竟然會跟Milch在一塊。

而此時,野田妹心裡想的是,如果這次一起共演的伙伴,是那些讓人思念的樂團成員,該有多好。
 

一個沒沒無名的小女孩,卻受到世界性的指揮大師Stresemann的極高期待。

此事讓交響樂團的成員們,都感到非常地吃驚。
大膽起用野田妹,是因為Stresemann早已洞燭先機,預感她將成大器嗎?
Milch和野田妹的演奏,雖然默契很不錯,但是將會變成怎樣?
而千秋和Auclair老師,將來在知悉此事之後,如何做想?
 
Milch跟Auclair這兩位長輩之間的關係,讓人充滿了好奇!
當Milch米奇知道野田的指導老師姓名時,臉上難以掩飾的驚愕表情,任誰都知道這二人的關係並不尋常,但是Milch的宿敵,真的到處都有,讓人無從判斷原因。

究竟這兩人的過節,是因為感情上的敵對關係,抑或是來自鋼琴演奏的對立?





凌晨三點多了,要命!千秋在床上等我很久了,晚安(早安?)......
今天早上九點半還要開會到中午,熬夜到底在為誰啊!!!(怪喀)
創作者介紹

のだめ変態の森 ♪ 交響情人夢之森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irenelovestar
  • 謝謝你的分享喔!!
    我在這邊潛水一段時間了
    今天看到這一篇~就覺得自己一定要浮上來跟你還有 mimi說聲謝謝

    如果我沒記錯~明天發行的 Kiss 14 應該就有125 話吧
    真的很期待呢!!
  • irenelovestar:

    good morning ^_^

    剛剛mimi打電話回來,
    我一拿到電話就「Kiss14」喊個不停,
    爹娘都不知道我在喊啥暗號,
    日本那頭的mimi應該很受不了吧?
    (她從出國前就開始被我耳提面命...)

    謝謝浮上來,有空常來唷~

    Hana 於 2008/07/10 07:32 回覆

  • 羊羊
  • 感謝千秋因擔心野田而撥電給岳父......(看得很爽~~千秋你活該~~哈哈)

    也非常感激hana的努力及捱夜!(熱烈鼓掌中)
    使我們可以這麼快看到期待已久的125話!

    很期待看到千秋跟Auclair老師看到野田演奏的驚訝表情.....

    Milch 跟 Auclair老師可能已往曾有爭學生事件?兩人都是發掘天才的能手啊.
  • 羊羊:
    對阿!千秋擔心成這樣,真是太好了!(心中的惡魔不停地在偷笑)
    不過『誘拐犯』Milch把野田妹帶走,
    應該讓Auclair老師很頭大吧?
    這兩位師生真是搗蛋二人組.......
    126又要等到8月9日了,
    簡直是在為出刊數日子嘛!

    Hana 於 2008/07/10 20:04 回覆

  • star
  • 千秋之後會想到是Milch吧?
    畢竟Milch曾經有過記錄阿....!?
    千秋這樣緊張真是難得哩~
    很期待野田妹和Milch的演奏耶!!
    不知道會有怎樣的火花及眾人的反應~
    新的一話又要等一個月真是漫長....哎呀
  • Star:

    千秋想到Stresemann是遲早的吧?
    可是他現在應該滿腦子都是自責,
    認為是自己拒絕了求婚而傷害野田妹,
    (當然這也確實是既成事實)
    所以應該還沒想到是被拐走而不是氣走......

    等一個月沒關係,
    老師不要倉促了結故事就好OTZ

    Hana 於 2008/07/11 00:51 回覆

  • Nodamefan2008
  • Dear Hana:

    Thank you so much for staying up to write up the most updated story for us. Hope that your meeting went well that morning.

    You know what? I just lost the message that I typed in Chinese. Oh, boy, what did I do? So frustrating!

    However, I wish to let you know my appreciation. Therefore, I leave this message in English. I hope it's OK.

    I am happy that Chiaki called Nodame's parents. That's a big step for him. Also happy to see those old friends in Japan again. Like you, I also wish to see R&S Orchestra again. How could it happen? Maybe like Mine said, Chiaki and Nodame could perform together with R&S??

    It's a joy to read the manga of "Nodame Cantabile" which is my first time to read a manga series. Last month, I was serching for "Faust", and this time is for "Chopin, piano concerto, no. 1" as I knew almost nothing about music. It's fun to learn more along with reading the manga.

    Please take a look of the following link:
    http://www3.ouk.edu.tw/wester/composer/composer011.htm

    I was surprised to see the 2nd and the last pictures of the page. Don't you think they look a little like Tamaki Hiroshi (when he was 2 yrs ago and now)? Oh, my, it reminded me of your previous article "Chiaki everywhere", haha! No, no, I am not a fan of Chiaki or Tamaki. Look at my ID, I am a Nodame fan lah! ^o^ Just like to share this with you. I agree with many other fans that "Tamaki Shinichi" looked the best! ^o^

    Have a great weekend!
  • Nodamefan:


    好長的英文留言啊!看的我的眼睛,也跟野田妹一樣骨祿地轉個不停,也辛苦妳打了這麼一長篇吶!辛苦!OTZ


    的確,直接打電話回日本找人,對於千秋來說是跨出很大的一步!
    除了他必須面對自己對野田妹的情緒外(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躲開野田妹求婚一事),同時還必須承擔他者的目光,無論是R★S的大家或野田妹的父母,無疑都讓向來處事低調的他,非得拋下過去優等生的冷漠不可。


    在這段處理上,光是看著劇情發展的過程,就已經讓人對千秋對於這段感情的份量上,有了了然於胸的感受,兒時對於父親的回憶固然是他黑暗的過去,但他跟野田妹的相遇,真的點亮了他。


    反觀野田妹,我反而希望她可以更有勇氣些呢!對於自己、對於千秋、對於音樂,雖然野田妹總說自己有努力、有正面去面對,但不知怎麼的,我總是覺得真的還不夠,不只是力道,連勇氣的重量也是......

    我始終期待野田妹是真的享受音樂、正對音樂,也正對自己的生命,無論是課業或愛情,都要不怕跌倒地充滿自信。(怎麼儼然一副她娘親的樣子)


    其實我喜歡的也是這個故事本身,而非因為男主角或女主角,因為我是聽古典音樂的文化人,欣賞的是田村正和、喜歡吃的是安靜的餐廳,興趣是攝影跟寫作,完全跟Tamaki或Juri扯不上關係。(白天跟晚上的生活,兩個BLOG完全不同的調性)


    但這部棒到變態的作品,卻讓我看見了這兩位的努力與魅力,尤其是Tamaki的敬業與執著,讓人多認識他一些就會多欣賞他一點。煞車檔根本就壞掉了吧~~~~


    現在還開始學日文,明明我房間的一堆日文書放了經年、護照上都是日本進出境紀錄,小姐我也硬是不學日文。現在卻想第一時間看到我想看的Nodame,每天抱著50音猛背。


    只能說,Nodame會讓人變得很變態啊!!!這裡依舊是Nodame的家啦,別擔心~

    Hana 於 2008/07/11 21:55 回覆

  • vv
  • 謝謝你啊~~

    忍不住浮出水面感謝你的分享啊~~
    看到尤達大師對Nodame的未來規劃,不由得也有點擔心起來了啊...
    不知道Nodame這樣是不是會真的打亂計劃呢...?
    畢竟比賽以及考試也是一個重要的歷程及目標呀!
  • VV:


    週末愉快!
    其實危機也是轉機啦!雖然Milch這傢伙向來胡來又任性,
    但他是個非常懂得惜才愛才的大師,
    所以讓人非常地期待接下來的故事發展!

    有空常來玩唷~~~^_^

    Hana 於 2008/07/12 21:27 回覆

  • 潔西卡
  • 噢~~~[過往的戀情]...這句話刺傷我了.....
    該不會野田妹一氣之下,決定投身於音樂而忘了千秋?
    或是在音樂中找到一輩子的快樂,而感覺不再需要千秋??
    或是在和大師合作過之後,[曾經滄海難為水]
    無法在和千秋這個小咖合作???(千秋,你終於被"看扁"了~)
    好多的不確定,請Hana愛情張老師指點一盞明燈...
    但也請別因為千秋而累壞身子了~XDDDD
  • 潔西卡:
    野田妹不會這麼快就把學長給甩掉吧?
    不過跟大師合作過,千秋真的就變成小喀了,哈哈!(有種大快人心的感受)

    愛情張老師......這......感情不是談的次數多就好啊OTZ

    Hana 於 2008/07/13 23:52 回覆

  • 嵐兒
  • 我浮上來了~
    劇情真的是越來越精采啊~
    千秋快去尋找他的愛妻啊!也期待米奇真的可以引爆のだめ!XD
    另外,http://blog.pixnet.net/laluz/post/19845710
    這個版主的BLOG也有125話的消息跟圖片唷~不知Hana知不知道?!
    提供小消息給您~
  • 嵐兒:
    謝謝提供訊息!
    不過今天下午到現在都在寫東西,
    所以等有空再去晃晃。
    現在其實比較想看的是125話的完整圖檔,
    揭露片段消息的文,大概看過一次就夠啦~~~
    非常感謝唷!^_^

    Hana 於 2008/07/13 23:50 回覆

  • irenelovestar
  • 不好意思~我浮出來一天之後就跑去玩了 ^^||
    看了修正版的125話...真的很想看圖呢~
    尤其是 Nodame 和交響樂團練習的那一塊!

    感覺上 Auclair 老師和 Milch 以前應該是敵手吧(呵呵)
    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Auclair 指導學生的方式特別,Milch也有所聞
    總而言之.....我比較好奇的是二之宮老師會怎麼處理這一條線
    至於千秋......你就慢慢找吧
    我很想看到千秋聽到 Nodame 的蕭邦會有什麼表情呢~(再一次覺得自己追不上??)
    另外~也很期待 Nodame 真正的超越那道牆,真正的享受音樂!

    126話要等到 8/9 號喔.... >.<
    好久啊!
  • irenelovestar:


    午安!

    這種天氣,您跑去哪避暑啦?
    真羨慕去度假的人啊~

    125的圖,修好9張放在...
    在完整翻譯出來前,請湊合著看吧!
    昨晚mimi被我荼毒到臨睡前,
    她躺在床上抓著125的第九頁,
    已經呈現昏迷狀態,
    我硬搖著mimi:「至少要翻完這頁啊!」
    她才又力圖清醒一下,
    用鉛筆在輸出稿上寫上翻譯,
    然後把紙飄到地上傳給我......

    不知道mimi今晚精神怎樣?
    希望元氣很高,可以多幫忙看幾張>_<

    有關名師與大師之間的糾葛,
    我也想過各種可能,難道是因為理事長?
    總不可能又是像Vieira一樣,
    是為了買玩具而鬧翻吧?


    千秋其實好幾次都不斷要自己小心野田妹的成長,
    早就預知遲早會超出他所能理解的,
    在118話的KISS之後、野田妹的城堡音樂會時,不只一次地預想到未來......

    126話不遠啦!
    剩下3個禮拜而已,咱們一起來倒數吧!

    Hana 於 2008/07/16 13:25 回覆

  • minna
  • Dear hana,
    謝謝hana及mimi喔^^ (在公司裡竟然跑上來看?→我是找死的了 XDDD)

    看漫畫時(尤其歐洲篇)一直也對野田的行為什不理解, 一直只覺她只是口中說愛千秋但行為反應卻不然, 反之野田在千秋心中佔的位置愈來愈重(只是口硬), 到底這二人是怎攪的?! 歐洲篇的野田一點也不可愛喔! 只懂逃避→那求婚只是逃避音樂, 她並不甘心只當千秋的妻子! 她要在台發光發亮(已經不是以往只想當幼園教師的野田了), 可與千秋匹敵才是她的真正理想啊!

    今天看了125話突然有點理解野田一直以來之行為, 好勝自信的她在日本時一直也沒什麼挫敗的感覺, 一直自豪著自己的聽覺, 認為自己若下苦功的話一定勝過到人. 但到了歐洲後才發覺世界是這樣大, 不明的語言不熟悉的地方每個同學也是千秋學長連老師也問她來這裡幹什麼?! 自己一直自豪的鋼琴被徹底擊倒了...曾努力去改善不停練琴為求別人認同自己卻令自己迷失了方向, 可惡的是千秋學長卻不斷地拋離自己: 明明他喜歡我的鋼琴但為什麼老師不喜歡?! 不可以参加比賽?! 千秋學長是不是可憐我才不惜犧牲自己的時間來幫我? 我才不要他來可憐! (←自尊心很高的野田) 故野田把陪她練習的千秋趕走了...

    而千秋沒應承野田的「求婚」是正常行為! 正如他常向人說「她不是我的女朋友」一樣 XDDD 但今次是因為他真的知道這只是野田逃避面對音樂的藉口吧?!

    到底米奇是否又依舊地像在日本篇的第五集內讓千秋(野田)認真地面對及享受音樂呢?! (It's show time :>) 野田能否不再口中說認真面對但內裡卻不一呢? 若野田能認真面對音樂, 好好學習下苦功, 相信若果是今年年尾真是結局的話, 野田會牽著千秋的手快快樂樂的向千秋說:我倆很快會共演的了, 學長要等我呢! (而不是打倒千秋真一或雅之 XDDD)

    以上只是我的想法. hana請原諒我在你家胡扯(←在人家地方亂說一通就請人原諒你實在太不該了/-_-\)
  • Minna:


    Bonsoir!


    妳的長篇大論讓我『受寵若驚』吶!
    我想,野田妹若能真正正面去面對音樂,應該是所有人的期待吧?
    千秋沒有答應求婚,固然傷害她想逃避現實的情感,
    但這樣的拒絕反而給了兩個人反思的空間。(老實說,這種求婚,正常人都會拒絕!)
    讓千秋想想自己與家庭、野田妹想想自己與音樂,
    兩人或許一時都面臨低谷,卻不會是永遠的失去。
    好期待126呀!幸好還有半個月,咬牙撐過就到了!有空要常來陪我玩啊~~~

    Hana 於 2008/07/22 20:51 回覆

  • 悄悄話
  • R.FISH
  • 想像

    出來透透氣.....潛太久了

    再次回頭看看漫畫,在跳到125,突然湧出一個想法,該不會melch跟歐各雷先生,是....傳說中的(自己幻想中的)兄弟吧~哈哈~~

    看到125的圖檔,看到NODAME後來對迷路費的要求,讓我覺得,原本有點敷衍的野田廢,感受到與樂團合奏的衝擊力後,終於開始認真對待鋼琴演奏。

    也許野田廢原本的想法,或許跟千秋所感受到的「儘快結束這一切...」是一樣的,但是因為迷路費的帶領、及樂團演奏所帶給他的衝擊,讓野田感受到不同以往的感受。

    真的好期待126快點出版~還有真人版。

    胡言亂語一堆~還請多見諒
  • R.FISH:


    Bonsoir!
    我們果然是第一次見面啊!謝謝潛水員浮到水面來打招呼~(羞)

    Milch跟Auclair血統是一德一法,
    要當兄弟好像有點遙遠ㄟ,
    不過倒是想像力豐富(我是假設過這兩人一起追理事長、或因為同台演出而吵架、或因過去學生時代結怨......)

    光是現場的音樂演出,跟聽音樂CD是不一樣的。更別說野田妹是由觀眾席,直接進階到獨奏,絕對是不小的衝擊啊!

    其實我也會擔心『盡快結束這一切』,無論是野田妹或者二ノ宮老師OTZ

    求真人版,要靠信念;等126話,要度時間。
    快了快了,就快了......

    Hana 於 2008/07/24 23:54 回覆

  • mitsuho
  • 說到勇氣
    野田妹確實是少了點
    但我覺得這是因為她此刻尚缺乏自信的關係
    千秋和孫Rui的音樂路
    到現在已經屬於可以收割的階段
    但是野田妹卻還走在必須默默耕耘的崎嶇路上
    階段不同
    使野田妹覺得自己始終落在千秋身後
    也感受到孫Rui隔在她與千秋之間
    所以才會著急

    野田妹是太著急了
    可能因為她從小到大缺乏奮鬥成功的經驗
    達到成功的方法也是要經過學習的
    這是他跟千秋之間的鴻溝
    這不是只要有勇氣就可以做到的
    她必須經過磨練
    才能產生自信
    才能坦然面對她和千秋之間的感情

    Auclair老師的訓練方法就達到成功而言是正確的方法
    可是野田妹目前面對千秋缺乏自信的心理狀態
    恐怕只有Stressemann下的猛藥才能產生效果
    但這是兩面刃
    野田妹可能還沒有準備好面對公演成功或失敗的後果
    也許這是二之宮老師在這裡引用Faust的涵義吧



  • mitsuho:
    嗯!確實,自信的建立,
    除了內在的自我建構外,
    往往也需要透過外在的契機強化,
    孩童時的陰影讓野田妹在鋼琴上,
    求的是快樂、自在,而非成就、掌聲,
    以致雖然具有天分卻以自己的方式前進,
    像是不喜歡練琴、用聽力來背譜,
    若不是因為千秋所造成的『刺激』,
    或許也就沒有那些『坎坷』的苦練。
    如妳所說,
    千秋與孫Rui確實也是苦過來的,
    而孫Rui又相較於千秋是『走火入魔』的,
    在她的世界裡除了『鋼琴』還是『鋼琴』,
    野田妹不會成為她,
    一如她也跟野田妹看似相同,卻又兩相殊異。

    Stresemann啊...
    我一直覺得漫畫裡的他,是個帥哥呢!
    雖然任性地讓人受不了,
    不過倒也不至於拿野田妹的將來胡來,
    期待一個月後就能看到127~

    Hana 於 2008/10/31 01:49 回覆

  • PITCH
  • 天啊!
    怎麼會有這麼優秀的FAN!

    感謝你的翻譯!

  • PITCH:
    優秀的FAN?哪?(左顧右盼)
    歡迎來到のだめ變態小花園~^_^

    Hana 於 2009/03/06 21: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