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のだめ変態の森』看故事、聊交響!Story of Nodame~
変態の森住民:
★嚴禁轉載(貼)「変態の森」任何圖文,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違者絕對公布轉載(貼)者或論壇,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
★譯文與資訊報導,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
★找密碼請爬舊文,非常感謝您為「変態の森」不吝付出的時間,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尚請見諒!
----------------------------------

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09-  

by:Hana

, , ,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by:Hana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089
by:Hana


, , , ,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by:Hana

, , , , ,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 , ,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y:Hana

是啊...如果,不是呢?

仰起頭看著從天空呼嘯而過的飛機,那不知道即將飛往何處的機身遨翔在藍天,直往前飛的機體在視線中逐漸縮小,而至消失。
在視線之後,他才緩緩收回了視線。

很多事情,不是伸出手就能抓住,也不是以為抓住就是永恆...就像,這跟隨早已不知道多少年的恐機症,不知道治療了幾次、花去了多少錢,也依舊無法用金錢換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有這麼好看嗎?」
突然傳來的聲音,讓沈浸在情緒裡的他斂回了視線。
-是那個喜歡亂彈琴的變態女。
-這傢伙怎麼這時間就下班?

「妳蹺班。」這不是問句,而是陳述。
「嗶嘰呀~小惠才沒有!」鼓起腮,小惠因此忍不住跳腳抗議。
「現在才下午3點。」
「今天是星期三,幼稚園2點就放學了!」
「哦。」


真一的視線,從眼前穿著背心裙的小惠,轉向她的腳踏車,然後依序掃過被她隨手丟在車籃裡的筆記本與漫畫書,還有屁屁占卜。

-這傢伙,還真是過著沒啥目標可言的生活。
-明明談鋼琴的技巧很好,手指又能彈到那種速度,卻...算了,不干我的事。
懶得多說什麼的,他轉身決定上樓。

而小惠則是站在原地,仰起頭看著剛才真一所凝視的天空。
只是,她怎麼猜得透那隱藏在雲淡風清的天空下,別人的不為人知?


「對了,變態女!」
原本走開的真一,突然又像想起什麼地,轉過頭走回來。
「我是小惠,不是變態女!」對此稱呼怒目相對的小惠,因為他的失禮而不由得嘟起嘴。
恍若未聞的真一,卻沒打算更正這稱呼。

「妳上次掉了一本粉紅色的本子,還要不要?」那東西放在家裡好久,差點放到忘了。
-粉紅色...本子?
-難道是...
「什麼?竟然在你那裡!」
「要就自己上來拿,本大爺懶得拿過去那破房子。」光是想到她住的那棟老房子,佈著蜘蛛網與發霉的窗戶,就讓真一忍不住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什麼破房子,你根本不懂別人過怎樣的生活。」
雖然被他損的儼然體無完膚,但在不情不願間,小惠仍是乖乖的跟在他身後走進了公寓大門。

因為那本本子,可是紀錄著許多心血的重要筆記,能找回來真的是太好了!


-千秋真一?
-原來這個很嚴肅很驕傲又好心的人,是姓「千秋」啊?
隨著千秋打開門,小惠的視線也由門牌轉向屋內...

「啊!」
才一開門,小惠馬上嚷嚷了起來。
「平台式鋼琴耶!?」
「好棒!!」
懶得回應小惠的真一,只是往客廳走,放下手裡的提袋,然後走到書櫃前,拿起她的筆記本。

誰知,才一回頭,突然看到她已經坐在鋼琴前,一臉幸福地東摸西摸著鋼琴。
「喂!」這傢伙是鬼魅嗎?
「我想彈!」


在小惠的房間裡,只有一台歷史悠久的直立式鋼琴,而且最近一直忘記調音,有幾個音都跑掉了...

「妳自己連琴都懶得調音,為什麼我要把琴借妳?」
「嘰呀啵~你怎麼知道?」
「因為就是有人彈琴不關窗,我每次在陽台抽菸,耳朵都得飽受騷擾。」聽著音律不精準的鋼琴,是一種痛苦的折磨,更遑論彈奏者還經常喜愛隨心所欲的彈,更是雪上加霜。
「那是因為關窗很悶啊!那房間窗戶很小...」

說著,小惠又開心地把臉貼在琴鍵蓋上,一臉幸福。
「啊~好棒喔!」
「好像演奏家...小惠才不去比賽,幼稚園老師不需要比賽,但平台式鋼琴好有架勢...」

看著小惠的陶醉,千真一不由得為此而翻了翻白眼。
-這傢伙怎麼跟傻瓜一樣?
-只不過是有鋼琴可彈就高興成那樣...
「演奏家可不是妳想像的那麼好當,是很辛苦的行業。」拿著她的音樂筆記本,真一走到鋼琴前,站在她身側說道。

「小惠只是不想,那不是我想走的路。」坐在鋼琴前的她,嘟起嘴說。
-演奏家當然辛苦,但她從來沒有參加過樂團,也不曾去比賽,怎麼可能領略到那看似以音樂相連的接近,其實卻是相隔千里的遙遠世界?
-如果不能享受到快樂,為什麼要去做?小時候去練鋼琴時被打的回憶,已經夠叫人討厭那種必須完全正確的音樂。
「既然是妳不想而不是不要,那乾脆彈首曲子來證明一下妳的能力吧!」
帶著挑釁的語氣,真一如是說。


「證明?」
轉過頭仰起視線望向真一,小惠的眼中湧出疑惑與不服輸的鬥志。
-本來就是我不想,為什麼要證明給你看?當演奏家又有什麼了不起?
「是啊!妳喜歡哪位音樂家?貝多芬?巴哈?還是舒伯特?或者誰?」

-哪位音樂家啊...
「噢...」哪位音樂家?一時還真是想不起來。
「妳應該是念音大出身的吧?」否則靠自己學習譜曲還寫和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嗯,桃之丘音大。」
「啊?原來妳是學妹?」同一所大學出來的學生,怎麼會這麼...際遇不同?
「啵嘿~我是谷岡老師的學生。原來你是學長啊?」
不好意思地摸摸頭,小惠說。

「谷岡啊?喔,那個『落後生專攻』...」
不知怎麼地,這答案,竟然也讓真一絲毫不感到意外。

-那就難怪了,大概都由著這傢伙胡來,只要快樂彈琴而不是好好彈琴。
-谷岡很疼愛學生,因為以『學生都是客人』為理念,個性不積極也沒企圖,所以總是收些問題學生或落後生,大概對這傢伙也是這樣。
-但她的鋼琴又不止是這樣,那種說不出來的糾結到底問題出在哪裡?為什麼...

正當真一還徘徊在蔓延的思緒遊走,小惠已經低頭敲下了黑白相間的琴鍵。

(未完待續)


, , , ,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y:Hana

最近,秋季檔日劇大牌盡出,叫人目不暇給啊!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